徐心

平日看電腦多,看書少。常常執筆忘字。趁還記得,随心随意的寫一下。

【社區活動】雞同鴨講的經驗|隨時都會發生

發布於
世界上其中一種最遙遠的距離,是大家都在說同一種語言,但你卻不知道我在說甚麼......
海外篇

有一次去台灣旅行時,因為民宿附近沒有早餐店,所以就去了麥當勞食早餐。記得當時點了一杯熱飲,而當負責點餐的店員跟我再確認是冷或熱飲時,她說:「『樂』嗎?」

是的,我當時是聽到她說「快樂」的「樂」這個發音。我一臉漠然的看著她。

她再重覆了幾遍,然後是其他店員發現了再跟我重覆一遍。這時我終於聽到了:「『熱』的嗎?」。我連忙跟他們說是的。

到底是我聽錯了,還是台灣真的在不同地區對「熱」這個字有不同的發音?


內地篇

因為工作關係我常要到大陸和內地的同事溝通。

有一次當我要到其他樓層和同事開會的時候,大家約在一樓碰面。等我到了一樓的時候卻沒有看到人,所以我就打了電話給我的同事:

我:「你在那?」

同事:「我在一樓門口啊。」

我:「我也在一樓啊,但我沒有看到你?」

同事:「我也沒有看到你,我就站在前台旁邊啊。」

我心裡想:「前台不是在地下嗎?」腦海轉了轉,然後我明白了。因為在香港,一樓是指地面的上一層,但在大陸地區,一樓就是地面的那一層,結果我們根本不是在同一個樓層等對方。

自此以後,我就很記得在大陸的話,一樓就是地面。


香港篇

不要說在不同的地方,就算在同一個地方也有雞同鴨講的時候。

有一次約了朋友去長沙灣廣場,所以我們就約了在地鐵站碰面。

那天我到了地鐵站之後就跟我的朋友說在便利店旁等。

朋友到了之後打電話給我,卻說沒有看到人。

我:「是不是在另一邊也有便利店?」

朋友:「我走過去看看……有便利店,但我看不到你啊。」

我:「我也看不到你。」

大家就這樣看了幾分鐘後,朋友問:「你在那個地鐵站?」

我:「長沙灣站啊。」

朋友大笑說:「長沙灣廣場是在荔枝角站啦!」

我心裡突然清醒過來,默念了一個S開頭的髒話,然後再默默地坐地鐵到下一個站:荔枝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社區活動提案:雞同鴨講的經驗

【社區活動】雞同鴨講的經驗|無法理解彼此的戀人

閱讀筆耕|#雞同鴨講的經驗•新北百慕達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