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之燼

香港➡新加坡。在此釋放腦裡那些無處排解的思想和感情。時間不多,且行且珍惜 IG:www.instagram.com/time.ashes

為什麼我會成為無性戀者——關於愛、執念又或迷戀的那些事

發布於
於是又回到那個問題:我是否真的是一個無性戀?或者如果是我選擇成為一個無性戀,我是否有足夠的定力去維持這種狀態?畢竟這可是人類認知而來,最強烈的情感。

即便是最偉大的人也總逃不過愛情的命定,因為這種感情是如此巨大。也許因此,我便成了一個無性戀。

最根本的原因,大概在於我深知所有的愛都有完結的一天,而失去所愛之人的絕望實在難以忍受,所以我選擇避免它,或許逃避是一個更好的用詞。理性警示著我不應把所有的感情投放於同一個人身上。

我有時候會想,是否我在太年輕的時候接觸到張國榮,這個於我眼中近乎完美的人,並完全迷戀於他,因而喪失了再去愛他人的能力。我並未跟周圍的任何一個人傾訴這份感情,因此我注定只能夠單向地將我所有巨大的能量和掙扎,獨自去散發開去。更可悲的是,這個人甚至已經不再生存在這個世界上,他於我的存在,某程度上與虛構人物相似。我連對未來會收到他的近況的那份希望都難以擁有。這份『初戀』,其實已經超出可以回報的定義,比單戀更絕望,即便『遠遠望著你,知道你過得好,我便心滿意足』這僅餘的安慰都一早就抹殺掉。

再加上這種感受並非只是愛,更多是在於仰慕。這個可悲的事實經常提醒著我:如果我沒有這樣深去了解這個人的話,也許我不一定會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但大多能更快樂。我在過於年少時就接觸到人類自身的限制,那接踵而來的醒覺,是毀滅性的;仰慕往往伴隨住一種想成為那個人的希冀,但當了解到成為一個多麼想成為的人,結局會是如斯的時候,帶來的是對人生未來的絕望——再努力去完成,追求什麼,結果都會死亡,落得在宇宙一片虛無中湮滅。

因此反過來看現在的我是多麼的幸運,能夠放縱自己沉浸於生命中的各種美好裡,不需被可惡的存在危機,及可恨的死亡恐懼偷去我的注意力。這是我從沒有想過的,而我他媽的太喜歡這種感覺了。

我會將它歸功於宗教的力量。看似很荒謬,但卻是必須的。它給了我希望,這個我認為生命裡比愛還更重要之物。因愛相對上,好像太垂手可得。用一個奇怪的比喻,就好像BL世界裡盛行的一種文體Hurt/Comfort一樣。內裡包含著一種對所有事物都能被掌控,一起都會好起來,所有的不安、困苦、屈辱以及苦惱,都會因最終的安慰變得可以忍受。而在這旅途上,永遠都會有人陪伴著你不會孤獨。稍微褻瀆一點的說,聖經就是一個完美的Hurt/Comfort故事。不管它是真是否, 我會認為此刻發生在我身上的,本身於我而言,便已是個生命裡的奇蹟。

這份平衡對我來說是如此難能可貴,以至於我小心翼翼不讓任何過份顛覆性的事物去摧毁它。我仍然能在許多方面感受到愛——起碼我還有不少好友。我們真誠的關心對方,分享我們對世界的看法,困惑,迷茫,在低谷時給予建議和鼓勵,可都功能上滿足我對愛情的需求。

至於愛裡的那份激情,那實在是牽涉太多人和物了。我會把這些都稱為我的『迷戀』。張國榮在其中永遠是特別的一個, 就如我的錨一樣,但在他以外世間還有許多值得探索之物。隨著我不斷去探索這個世界,我不斷發挖到新的領域,以及偉大的人物。在他們身上,我看見人類在血肉之軀之上真正的力量,甚至感悟到活在這世上的真正意義。那份感覺是如此的無與倫比,只恨自己不能擁有永生去繼續探索和感受他們所創造之物。

我記得愛因斯坦說過一句:『死亡,就是再也聽不到莫札特的音樂』。我想,就該是這樣的感覺。太捨不得世間這麼多美好的事了。即使背後有多少辛酸醜陋不公,但這些人經歷那麼多痛苦創作出人類的精華,而我,卻只需安坐家中對著熒幕,或帶著耳機就可以欣賞它們,並能在內心,或現實上尖叫著讚歎活著多好。況且世間上的好文章好音樂又或帥大叔(原諒我的膚淺和表面)是數之不盡的,短短一輩子七八十年都略嫌時間不夠用了。

就這樣,愛情好像相對下,變成了一個選項,甚至是該避免的。我背後的混亂,註定我這難得安穩的狀態一旦被打破,便可能迎來災難性的後果。而我深知愛情所蘊含的威力,因此把它分解才是個安全的做法。在朋輩中我可得到它實用上的功能,在各種藝術下可相對安全地感受它各種各樣巨大的情感:迷戀,佔有,不能自拔,卑微,妒忌,刻骨銘心,求之不得,執著,釋懷...再寫下去就是個林夕的詞作目錄了。反正人生就已經滿是從第一天早注定不能彌補的錯失,沒有戀愛的遺憾相對顯得不太重要。要擁有真正的自由,總要懂得適度取捨。

於是又回到那個問題:我是否真的是一個無性戀?或者如果是我選擇成為一個無性戀,我是否有足夠的定力去維持這種狀態?畢竟這可是人類認知而來,最強烈的情感。

那可能是沒有答案,人的思想和感情可是會隨時變動,特別是我最近有種心裡日益壯大的孤獨可能會持續到終老(假若有幸)的預感。

不不不,愛情還是太冒險了。靈魂伴侶也許更好。

但這只存在於烏托邦吧。

哈,我不管,我還是看今日份的BL故事好了。在那個世界裡,無論遇到多少苦難,主角都總會找到永遠理解並接納他的那個小夥伴。我曾在網上看到一段話,很精要的概括了這份美好:『那個夥伴一直伴隨他,那個夥伴會無時無刻地逗笑他。那個夥伴不會讓他失望。那個夥伴給予他陪伴。那個夥伴會給他念悼詞,或者他給那個夥伴念悼詞,這無所謂。那個夥伴會在他的葬禮上使勁損他,如果那個夥伴還能講話的話。』

People change, but there are somethings in them that will never change.

然後我做了一個夢,夢裡未來的我跟我説:這個人生也過得不錯,可以再來一次。

這是我聽過最美的童話。

PS:突然發覺張國榮十號風球這首歌很適合這篇文的心境。

《The Lovers》 By René Magritte “如果看著我,不妨濛一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 | 無差別愛人:寫下愛的故事

給十年前的自己 | 我多麼希望能抱抱你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