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之燼

香港➡新加坡。在此釋放腦裡那些無處排解的思想和感情。時間不多,且行且珍惜 IG:www.instagram.com/ashes.of.time_/

剛畢業21歲的我,不假思索的就簽下了異國的工作

發布於
修訂於
至今我還在想我這個做出舉動的動力是什麼。是出於年少無知?還是一直長大的地方真的已經不復以往?那麼這失落去到異國就真的能得到解脫嗎?

至今我還在想我這個做出舉動的動力是什麼。是出於年少無知?還是一直長大的地方真的已經不復以往?那麼這失落去到異國就真的能得到解脫嗎?

於是為了整理我的想法和對香港的留戀,我在今年年初離開之前打了這篇文。現在看來,與其說是簽與不簽,不如說『走與不走』 才是我們香港人當下要面對的兩難。

所以這決定的背後推動我的,也許並不是想像中成為世界公民的浪漫,而只是自己的根被動搖後尋找新土壤的嘗試。

簽?不簽?從來都並非能完全自主的決定。


周圍的人一聽到我剛畢業就拿到一個新加坡公司不錯的offer,不用留在香港『困獸鬥』,好像都是一片祝賀的回應,好像那是真的什麼值得慶幸的事似的。

離開香港出去闖闖的想法,早在5年前就已開始發芽。甚至我還因而當初不顧一切的申請英國的大學,也取了offer。只是最後因為金錢上的考慮才沒有起行,但卻因此遺憾很久,且想走的心一直沒有熄滅。於是當我收到這個offer的時候,幾乎立刻就決定接受了。

事實上,這是一條頗為意想不到的路。自己並非一心要找份外國的工作,事實上我報了過百份香港的工,卻只遞了這一份海外的工作。雖這份並非高薪厚職,卻足夠支撐獨自在外的生活過得充裕有餘。以自身的條件來說,在這時勢下沒什麼可抱怨了。

因為雖然我心中萬般不捨香港:我愛香港的那份底蘊;愛廣東歌裡的愛恨情仇;愛舊香港電影下混亂中面斥不雅的秩序;但無論感性上有多留戀,理性上我也深知該離開這裡。

當然香港不理想的工作環境也是個極大的推力。前陣子EY 的電郵大家都有所聽聞(詳情可以看這裡 https://www.hkgoodjobs.com/articles.php?p=4800&cat_id=1),要我做這種強度的工作,相信我很快便會發瘋崩潰。雖然新加坡未至於不用加班,但至少我還能過個安穩的睡眠,工餘時做點無聊的玩意吧。人一生很少多於一世紀,不值得。

當下定決心後,我幾乎看所有事物的角度都改變了。買一件物品前,我會首先想起我是否會把它帶去外國,是否真的值得現在購買。一切看似習而為常的風景,均會想將來再回來是否模樣依舊。又或許,景物依舊,但人和事早已變樣。

特別是這個時勢下,保守估計未來一兩年都難以回來。有朋友甚至凝重的告訴我:可以的話,再也不要回來。

也許我的心病會慢慢變好,畢竟當以一個過客身份在他鄉生活,遙遠看著自己曾經的舊愛時,那就再不會因為失望而感到痛。如果盡力也只配有場遺憾的話,不如自選輕傷更聰敏。

我想,我離開的一天是高興的。畢竟距離不會戳破幻想,因此幻想都總會是甜美的。香港在我心目中,永遠仍是其年輕活力,自由奔放的模樣。就像老人們回憶起初戀時,嘴角總會掛著一絲微笑。

請勿回望,但也請勿善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簽?不簽? | 社區活動第三季提案

給十年前的自己 | 我多麼希望能抱抱你

青春的味道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