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與中國

大廈將傾,塵埃四起。迷霧中,一艘方舟正在成形。 這是權貴的船艙,一待風雲譎變,它便駛離這片土地,留下滿目瘡痍。

殉道的基督徒和永不出征的战狼

發布於


1.中国的意识循环和“战狼”的诞生


中国曾给世界一个印象,就是谦逊而平和。似乎只愿闷声发大财,因此大家都乐于与其打交道。

但中国实际是个外好静,内好动的国家,因为我们有一个爱搞运动的政府,以及爱鼓噪的文宣队伍。

从历史看来,中国大多数时间都偏安一隅,深耕内务。但韬光养晦久了,未免就想要追求个头角峥嵘。因此每每在一段安生日子过后,就会锋芒乍现。

就如十九世纪,朝廷相信可以依靠刀枪不入的义和军抵御洋人,给了联军侵华的借口。也正如几十年前,共产主义宣称可以赶英超美,实行红色输出,因此招致了多年的经济封锁。

这多少由于我们总在强调意识形态斗争,因为思想一旦不巩固,人心就会涣散。所以官方媒体从来就没有消停的时候。

而最近几年,中国又再次进入了一个循环的新高点,从“低调谋发展”,进入了“中国影响力”的时代,因此媒体逐渐改弦易辙,宣传上的步子也跨得大了一些。

中国的运动斗争搞了几十年,历来有表忠心的传统。走卒们办事,比的是谁更锐意进取,所以很难收得住脚步。就好比当年从鼓吹粮食增产演变为一场宣传竞赛,最终把产量吹成了天文数字。

而如今为大国崛起,各路媒体只担心吹捧力度不够,因此辞藻越发夸张。最后发现纸上说来终觉浅,产生不了具象效果,于是精明的爱国生意人就盘算做视觉产品,因此主旋律题材甚嚣尘上,当手法拿捏得越发娴熟之后,就产生了巅峰作品“战狼”。

这部电影沿袭了中国的武打素材,算是走着传统民粹路线,外加近年流行的英雄主义,视觉效应上就分外夺人眼球。

“战狼”最精明之处就在于掺入了洋味,场景选在了国外,角色也是中外混杂。宣传搞了多年,大家发现逻辑自洽的路走不通,最终还是没有洋人做背书来得有效。因此一部中国武侠有了洋标签做装潢,就格外显得扬眉吐气。

不过民粹题材最终还是为了颂扬意识形态和宣传国际形象。借着战狼的春风,媒体们也找着了新方向,新闻标准也大多定义在民族崛起,中国力量之类。


2.被恐怖组织刺破的战狼神话


中国舆论有个常年的惯性就是,岁月静好的时候尽可战鼓连天,谁也不愿屈居人后。以至最后卫星放得太大,成为牛皮纸糊的鼓面子,外面膨胀得泛出油光,内里却依旧空虚。倘若常年岁月安好,没有好事的人来敲打,似乎都还可以撑得大一些,不过一旦遇到点尖锐的事件,就加大了爆破的风险。

就在战狼热潮方兴未艾之时,突然传来了 ISIS 劫持中国人质的事件。两名在中东的中国公民被绑架掳走,两星期后就被宣布杀害。

按照惯例,ISIS 宣布对此事负责。而基于这个组织平素的作风,人质被杀的过程通常伴随着残酷的行径。

新闻被四处转载,舆论一时有些失控。对政府来说,人死事小,带偏了风向事大。毕竟泡沫刚吹起来,定然不希望就此破裂。“战狼”气氛当头,大家都在看政府怎么表态。然而外交部低调发布了一番谴责言论后就再无声响,因此民间一片物议沸腾。眼看此事即将影响到政府对群众的影响力,文宣队伍也就立刻开始研究对策。

好在这些年死在外面的中国人为数不少,媒体早有处理经验。——首先思路两头开:既然杀人的是恐怖组织,那么自然就不能走讨伐路线,毕竟对方不是西方列强,不会跟你讲道理。

因此还只能从两名死去的公民身上下手,——首先查看他们的社交通讯,试图找出一些反动或不当言论,其次再查看他们的职业和生活上有无污点。如果都找不出什么可指摘之处,就只能从动机方面罗织罪名。这一手段素来有用,反正都是主观性的东西,难以考察个究竟。正好媒体发现受害者是传教士,并且就任于韩国教会,这就成为显著的动机问题。

媒体平时没事就骂周边国家,韩国早被定义为邪教国。虽然保护公民安全跟招募他们工作的组织没必然关联,但媒体就是有这个能力把水搅浑,随后一批网军上阵,也就把风向带上路了。

接下来自然是外宣组合拳:找对手一定找不会还手的,所以惯例地先把脏水泼向西方,放出一些恐怖组织和美国勾结的小道消息,先转移了憎恨再说。其次从动机上质疑受害人,最终得出他们行为不端的结论,因此死了也活该。——综合定调下来,就是此事必然有境外势力参与,打击中国的同时离间我们和巴基斯坦的友谊。讨论来讨论去,竟把杀人的恐怖组织都一并撇干净了。

风向带上了路,大家也就安之若素。尽管网上还有一部分食古不化的杂音,但好在大方向上已经转移了矛盾。


3.国事与家事


其实从历史中按图索骥就明白,中国行事总有个潜规则:从不谴责,从不抵制的,必定是民风彪悍,惹不得的国家。这正如中国人游行示威,总是挑法制国度一个道理。伊斯兰国这类恐怖组织早已凶名在外,因此在处理上一个失慎就怕捋了虎须。毕竟官老爷们贪污那么多钱,都指望家人情妇们在外面过好日子的,一旦境外树立些凶顽的敌人,就怕破坏了经营多年的稳固环境。

且尽管“战狼”呼声再高,毕竟还是建立于武术范畴,加之这两年武术界打假,大家就明白习武之人最怕就是真要跟你打擂的人。——恐怖组织没有国际规则束缚,一旦动起手来就没有迂回空间。不像帝国主义那群纸老虎,可以随意骂阵,伊斯兰国定然不是纸糊的,那是真刀真枪,手手毙命。

因此战狼只能收敛气焰,转向内部维稳。甚至为了避免敌对气氛蔓延,还要陪陪笑脸,传达善意。意思无非就是虽然你杀了我公民,我自会打理干净,不给您添一点麻烦。

政府讨好外国的工作做了几十年,也算轻车熟路。毕竟旁边就有个虎狼之邦俄国,地缘上没有安全感。平时早已习惯了唯唯诺诺,前倨后恭,尽管耳光挨了不少,仍要笑脸相迎地称呼老大哥,好朋友。

重要的是政府比谁都清楚,“战狼”不过是给草民的一剂鸡血,银幕上大可舞蹈弄棍,耀武扬威。说到外交,还是要机警圆滑,才能长治久安。狼和狗毕竟是一家,吠不吠叫要看周遭安不安全,自家院落尽管呲牙裂嘴,大肆叫嚣。但遇到凶徒,就需要夹紧尾巴,缩着身子躲开。


4.法律和舆情


我们的政府一直有个原则,就是不出事的时候,总跟大家讲法律,一旦需要见诸法律,就和大家讲舆情。政治上棘手的事情,总是推给舆论去解决。正如这次基督徒被杀,“热心网民”们就认为是自食其果,因此漠视国民的生死也就仿佛是“顺应民意”。

再加之近年来国家打压教会,拆教堂,禁洋节,所以往基督徒身上泼脏水也算是政治正确,有了指导思想的后盾。

凡是涉及到政府的事件,必有一批敏锐的媒体打开舆论战场,其先锋就是臭名昭著的“环球时报”。“环时”素来最能领会中央精神,自然是长期与西方唱反调,根据“敌人反对我支持”这一原则,还一度发文为 ISIS 寻找合理性。

不过此文 14 年发布,15 年就有国人被这个组织斩首,因此环球时报也被鞭挞得体无完肤。

两年后, ISIS 再次杀了中国公民,尽管这次环球时报没有愚笨到再去为其辩护,但兵法就讲究个避实击虚,——恐怖组织的问题定然是要回避的,不过栽诬栽诬死者,以及带领红小将们辱骂韩国和基督教还是可以的。

不过“环球时报”也好,泼粪的红小将也罢,他们都忽视了一个问题:法律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那么何以基督徒传教而死就成为“咎由自取”。即便是基督徒,他也没有脱离中国国籍,只因死在了恐怖分子手上,就罔顾他们是中国公民这个事实?

其实从头至尾也没人指望祖国会为这两名枉死的公民讨回公道,这样的事毕竟少有先例。但战狼不出征就罢了,能让死者平静也还算得仁慈,恶毒就在于媒体竟至对受害者不依不饶,——即便他们是传教士,得不到政府的欢心,但仍生而为中国子民,没有违反中国法律,没有抹黑中国,仅基于此,也断不应当在被残杀后受到祖国如此鄙弃。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这些叫嚣的红小兵,也未必能保证自己的运气就比他们好。只要你在外面遭遇横祸,祖国同样能将你弃若敝屣。如果大家还记得 20 世纪最大的两次屠华事件,——黑色五月暴动和红色高棉大屠杀,就不难理解政府对海外公民的政策是一直不变的。

如果说这些不过是陈年旧事,不具有代表性,那么就例举近年的例子,海外华人被抢杀的事件不胜枚举,且发案地大部分都是我们的“老朋友”,与“战狼”正好相反,中国人恰恰成为了最不安全的身份。

每每出现这些事件,战狼总是充耳不闻,大使馆亦是息事宁人。联系到基督徒的事件,大家也就明白了个中规则,——网评员们大骂两个基督徒,并非由于他们是基督徒,而是由于被他们被杀。错的不是他们的信仰,而是他们死在了中东这种危险之地,让祖国和战狼难堪。

因此无论是佛教徒也好,道教徒也好,无神论也罢,只要你在外面出了意外,就是给祖国添乱。总之最后不是祖国不好,而是你等小民乱跑。

我们不清楚国际上对待恐怖主义是什么惯例,但按理来说都应该是指责的。然而自己的公民被杀害,对凶手噤声不说,反倒想尽一切办法玷污被害者,估计世界之大,也仅此一家。且不说已崛起的大国,即便是蕞尔小国,也万万做不到如此懦弱和下作。


5.属于自己的国


尽管历经几千年的文明,当下的世界仍然存在很多险恶之地。不过我们依旧看到有基督徒愿意前往布道。在世界各地因传道而牺牲的基督徒,并不仅仅这两个中国年轻人。

许多中国人对信仰持鄙夷的态度,因此也不知道何谓用生命求得荣耀。在他们看来,好死不如赖活,人生忙碌,不过三餐而已。因此不明白灵魂还可以获得新生,生活还有更高的指望。

实际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从这些殉道者的行为中理解信仰。信仰让人不拘泥于自己的种族,为自己构建着新的生命纽带。信仰让人迎难而上,面对死亡的威逼。每一个布道者的牺牲,播下的都是信仰之种。

所以媒体和网评员们向这些殉道者泼再多粪,也只是增添他们的荣光,因为你们实在不能理解信仰所带来的勇气和力量。基督上十字架前也受尽凌辱,并对信徒说:

“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

“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

受难的基督徒明白,所以他们面带安慰。——“他们欢喜,是因为他们与基督一同受苦”。

殉道的人不过是先行一步脱离了地上的国,而回归了天上的国。他们不再有国籍,不再有户籍,没有嫌弃他们的祖国,而是造册在了神的名下。

那些侥幸而卑微地活着的战狼们,以及对死去的基督徒口出谰言的评论员们,实际这两位殉道的基督徒远比你们幸福。他们也并不会对你们的污蔑心存记恨。因为他们说:“要爱你们的敌人,为那些逼迫你们的人祷告。”

但我更倾向于另一句话:“不要把圣物给狗, 也不要把珍珠丢在猪前, 恐怕它践踏了珍珠, 转过来咬你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