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牘

人一個。

3-078996

發布於

到底我是不是想死?這個問題相當困難,但死亡一直都在腦海盤旋,時不時便蹦出來撩一下:你想跳下去嗎?

跟朋友剛下課出來,她說“等我一下去個洗手間。”《等待戈多》的劇情便徐徐回想,到底戈多什麼時候會來?這樣無止境地等下去好無聊,不如自殺玩一下吧。

背後就是欄柵,這樣通風的設計在夏天真的會有點涼,和方便踩上去。就可惜有點矮,只有三樓。以前的生物老師說跳樓記得找高點的跳,不然跳下去沒死就難受了,很有可能會有後遺症永遠拖著一副要壞不壞的身體生活,所以跳得干脆點,找高的才跳。最下面的錦鯉池就很普通的一個池,一看就覺得被誤用那種。明明是個噴水池然後養著錦鯉,而且水池還是兩層式設計,那麼在中間的魚是怎麼游下去的?就這樣莫明其妙地存在。坐下面辦公室的人還很有雅致放龜進水池,再放一塊小石頭方便爬上去晒太陽。之前模仿過荒誕派的寫法反而東施效顰略顯笨拙,如果那條魚做代課一定是出勤率最高。

“OK了,走吧。”

把外面的半截身子收回來,“好。”站定一秒把眼睛重新對焦才看清路。下去時走到水池旁邊“你不說我也不知道有魚”


“對啊,看著挺療癒”又是沒死成的一天。


和被你救回來的一天。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