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大王
奥巴马大王

有拍必回,有fo必fo 大家好,我是奥巴马大王

盘点145位创始人:不同赛道的互联网创始人有何特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咨询(ID:org-dna),作者:廖瑜 Zoey,原文标题:《盘点145位创始人:10点你不应错过的异与同》,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创业难免历经风浪,公司创始人作为掌舵人,是带领公司乘风破浪的关键。


对于那些勇立潮头的创始人,我们不禁好奇:


他们是谁?来自哪里?


什么专业居多?理工科或是经管法?


创业前在哪儿工作?成熟大厂还是新秀公司?


不同行业创始人的不同之处又有哪些?


……


为了回答上述问题,我们从新消费、企业服务、平台型公司这三个当红赛道切入,盘点145家1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1],得到一些有趣的结论,希望与你分享。


具体分享前,补充两点:


  • 过往成功的案例缺乏失败的对照,因此,本文重在事实分析,而非阐释创始人特质与成功的因果关系。


  • 我们尽可能多方验证,但数据难以100%准确。错误可能来自公开信息的偏误、历史背景的缺失,以及幸存者偏差。但是,这不妨碍我们了解过往趋势。


一、新消费的“人口画像”


新消费公司:指生产实物消费品的公司,但与传统消费品公司相比,拥有新的产品/新的客群/新的渠道等。本次研究中,共有22家有效公司样本。


超过四成的“两湖人”


历史上的两湖地区(湖南、湖北),似乎总在拥抱新变化。譬如,早在唐宋时期,岳麓书院就是中国古代哲学思想传播的地标之一。当下,在消费领域,两湖人也热衷于开放和尝试。


数据显示,新消费赛道中,44%的创始人来自于湖南、湖北地区



我们尝试从已被验证的学术研究中找到原因:


  • 从文化角度看,两湖地区的文化注重求新、开放与进取[2]。譬如,“江小白”的创始人大胆跳出白酒的传统桎梏,关注年轻群体的精神诉求,成功打造一款年轻人的白酒品牌。


  • 而从地理位置来看,湖南、湖北四通八达,不同人群的交流碰撞有利于洞悉垂类需求。


颇具“食力”的广东


“食在广东”、“得闲饮茶”等词语似乎已经勾勒出广东繁荣的饮食文化,而在“吃”之外,广东也是不少新消费公司选择的创业第一站。


据统计,新消费赛道中,36%的创始人们偏好在广东开始创业,这与其他两个行业颇有不同。



在新消费领域,广东的独特吸引力可能来自:


  • 广阔的消费群体:广东为中国人口第一大省,人口结构丰富、人均可支配收入高[3]


  • 发达的外贸环境:2020年,广东省外贸进出口总值占全国的22%[4]


  • 优秀的供应链:珠三角区域轻工制造业发达。


崛起的女性力量


研究证明,女性创始人在沟通、抗压方面的出色表现正深刻地影响着组织[5]


通过数据,我们也看到了女性力量的崛起:在男性创始人依旧主导的情况下,新消费赛道中,女性正在成长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她们占到了14%的比例



她们有哪些共同点?


  • 她们都是经管背景出身,创业前没有技术背景,但商业敏锐度高。


  • 她们从个人生活场景出发,解决真实的消费需求。比如,对于小皮(婴童食品品牌)的创始人而言,创业的初心之一,就是让自己的孩子能够更便捷地吃到高品质的辅食。


二、“硬核”的企业服务


企业服务公司:以企业为客户,基于技术和行业理解,提供工具/软件/系统解决方案等服务。本次研究中,共有69家有效公司样本。


“别人家的孩子”


在三个赛道中,企业服务的创始人是当之无愧的“学霸出身”。


  • 近2/3的创始人本科毕业于211及以上的院校,非本科学历占比不到2%[6]


  • 同时,持续深造直到博士毕业的创始人,在企业服务赛道中占比16%。




无论是第一学历还是最高学历,他们都展现了自己的独特优势,这也恰是行业特性所需。


经验丰富的技术派


不出意料地,企业服务赛道的创始人中,76%在创业前积攒了相关领域的工作经验,43%在大厂工作过(市值百亿美元以上的公司),比例均高于另外两个赛道。




同时,超过一半的创始人为技术背景出身[7],其中有数位曾是学界明星,这与企业服务对技术的高要求直接相关。



我们不难发现,企业服务赛道的创始人是当之无愧的“硬核”玩家。这与行业特性相匹配,企业服务领域的创业,在技术水平、相关领域经验以及创业成本上都有着更高的门槛。


 三、“平台”的台下故事


平台型公司:指连接供需两端,把流量聚集在平台上,并基于流量制定规则、获取收入的公司。本次研究中,共有54家有效公司样本。


需要注意的是,平台型公司的市值普遍较高,为筛选出更有代表性的样本,我们主要研究了市值30亿美元以上的平台型公司及其创始人。


当打之年的“70、80后”


对于创始人,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姜还是老的辣”?


整体看代际分布,70、80后是创业中坚力量,行至半途,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资源,也有足够的精力迎战未知的挑战。


当中,平台型公司的创始人中,70后、80后则更集中,合计超过80%。在个人特质之外,两次行业级风口(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在他们而立之年的创业初期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不倦的连续创业者


大卫·鲁宾斯坦(凯雷投资创始人之一)曾说:“无论是商界或政界领袖,虽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领导方式,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


我们的盘点结果也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点——平台型公司中,58%的创业者为连续创业者,28%的创业者曾有3次及以上的创业经历,面对“高风险、高压力”的创业,愿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尝试。



当然,平台型公司可以连续创业,一定程度上也和其速赢的商业模式有关。


比如,连续创业者的论断似乎并不适合企业服务。企业服务公司的创业成本更高、验证链条更长,创始人需要借助深厚的经验积累,更准确地找到切入点、更耐心地深挖护城河。


四、共同发现:学什么、在哪干、和谁闯


除了把眼光聚焦在单赛道,我们也有一些基于三个赛道的共同发现。


学什么:工学占比遥遥领先


人们常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那么,理工科出身的创始人会更容易成功吗?


我们发现,不同赛道的创始人专业背景相对趋同,工学确居首位,经济管理次之;进一步到各个赛道来看,企业服务和平台型公司中,工学背景的创始人尤占多数,分别为60%、66%。



根据教育部数据,工学类毕业生占比的确最高,但仅为33%[8],显然低于上述比例。由此可见,在互联网属性显著的行业里,技术驱动是大多数情况下颠扑不破的规律。


在哪干:大厂玩家不少,非大厂玩家更多


市场不时会更青睐大厂出身的创始人,毕竟大平台意味着更丰富的资源和更体系化的锤炼。不过,如果抛却大厂本身的光环效应,整体而言,不具备大厂工作经验的创始人占比更大。



譬如,在互联网变迁的风口上,平台型公司的创始人虽然没有大厂经历,但其创办的公司成为了“大厂”。而对于新消费赛道而言,创始人的洞察更多来自对垂类用户的关注,大厂经验的输血可能有限。


和谁闯:“团队作战”或“单枪匹马”


伴随一众明星科技公司成长的约翰·杜尔认为“考核商业计划时,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创始人的团队,因为它是经验和个性的混合,是带有化学反应的。”


那么,这样的化学反应在不同赛道是否有所差异呢?


有趣的是,在企业服务和平台型公司中,超过3/4的创始人偏好“团队作战”;而在新消费赛道里,过半的创始人更习惯“单枪匹马”



这背后的原因可能是什么呢?


平台型公司在速赢的角逐中,领域跨度更大、变化速度更快,如果责任始终集中于一位创始人,Ta可能难以兼顾。同时,企业服务的链条长、专业度高、创业成本高,合伙干事业也成为更可行的选择。


而对于新消费赛道,创业初期更多需要洞察用户需求,然后跑通单店模型、逐步扩张,其初期落地所需能力有可能集中于一人。


五、结语


创业之路,道阻且长。


创始人在找风借力的同时,往往也承担了风口上最大的压力。那么,他们在高压的环境下,是如何做到乘风破浪的?这会是我们一直的好奇。


不过,这样一群人往往也是难以被了解的,丰富、复杂、不断进化且难以触达。


附录


A. 研究方法


1.   定义研究对象

a.    行业定义

新消费:侧重于生产实物消费品的公司,但是与传统消费的区别在于,通常拥有新的产品/新的客群/新的渠道等。

企业服务:以企业为客户,基于技术和行业理解,提供工具/软件/系统解决方案等服务。

互联网平台:连接供需两端,把流量聚集在平台上,并基于流量制定规则、获取收入。

b.   公司名单选择

我们参考了

1)多家第三方机构的评选榜单;

2)各行业市值排名榜单,以获得尽可能齐全的初始样本集。

由于上述全集存在标准不统一的情况,我们首先参照公司主营业务和行业定义进行了名单调整;其次,希望按照下列方式筛选出相对领跑的公司。

筛选依据:公司市值。市值是通用的、可量化的公司价值衡量指标。

筛选标准:针对企业服务和新消费公司,筛选市值大于10亿美元的公司(独角兽标准)。针对平台型公司,因为其市值相对更高,为筛选出更有代表性的样本,我们以30亿美元为筛选标准。


2.   公开数据搜集

本研究共搜集了145家公司及其创始人的信息,信息的主要渠道有:

1)天眼查、IT桔子、鲸准等商业信息查询平台;

2)公司官网、招股书、年度报告等公开信息披露;

3)媒体新闻。


3.   研究维度

公司维度:关注公司的市值、融资等信息,以更好地理解目前公司的发展情况。

创始人维度:基于参考资料和业内人士访谈,关注创始人的人口学、学历、工作经历及创业经历等信息。



B. 参考资料


行业定义参考资料

[1]新消费品牌是不是伪概念?:

https://zhuanlan.zhihu.com/p/145291311

[2]DeepTech 深科技:

https://www.sohu.com/a/398252335_354973

[3]诸神之黄昏:2021年以后的互联网及新兴行业 

https://mp.weixin.qq.com/s/8OLcpiKshn7v7JMtxsPF4Q


代表性第三方机构公司评选榜单

[1]2020年度新消费品牌价值TOP100报告

https://www.sohu.com/a/442172192_184436

[2]海豚社2021年中国新消费新国货Top100排行榜

https://www.sohu.com/a/449479711_482004

[3]2019年《互联网周刊》&eNet研究院 SaaS TOP100 

http://www.enet.com.cn/article/2020/0310/A202003101103777.html

[4]2020年 CBinsights 企服TOP70 

https://www.sohu.com/a/398252335_354973

[5]http://www.51yuequan.com/?type=newsinfo&S_id=414

[6]https://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19-08-14/doc-ihytcern0692309.shtml


注释

[1]截止2021年6月17日,我们所选取的145家公司市值均为10亿美元以上。

[2]江凌. 近代两湖地区居民文化性格的形成及其特征[J]. 社会科学, 2012(8):150-157.

[3]澎湃新闻:观察|人口规模超过日本,中国人口第一大省再无悬念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692406

[4]广东省人民政府数据:2020年广东外贸蝉联全国第一,出口规模创历史新高

http://www.gd.gov.cn/gdywdt/zwzt/yqfk/fgfc/content/post_3182029.html

[5]关于女性领导力:职场“花木兰”是如何炼成的

https://mp.weixin.qq.com/s/Khh1TKAOqQ7CIX25pOFxMw  

[6]由于部分创始人的公开信息中未披露第一学历或最高学历,两者的总样本量略有差异,因此对应表格中“非本科”的占比不一致。

[7]本文中的“技术背景”特指从事信息科学类的技术工作。

[8]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统计数据:2019年普通本科分学科学生数

http://www.moe.gov.cn/s78/A03/moe_560/jytjsj_2019/qg/202006/t20200611_464767.html


致谢:感谢腾讯咨询Sharon(李晓红)、实习生Oscar(曹秉翰)、Eva(郑商羽)、Pei(汪星霈)对本文的重要支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咨询(ID:org-dna),作者:廖瑜 Zoey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