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托海

纯理性主义者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中国人与防火长城的斗争

如果你身处大陆还能看到这篇文章,那你应该对翻墙并不陌生。普通人的理解,翻墙就是突破大陆网络封锁的过程。尽管对于使用者来说,翻墙的结果都是“打开了Google”,但背后所使用的技术在这些年里发生了很多变化。

在这篇文章里,我将尝试用技术小白也能理解的语言,介绍一下这十多年来翻墙手段的演进。

https://www.fairobserver.com/region/asia_pacific/great-firewall-china-censorship-chinese-news-today-vpn-china-38018/

约定俗成:VPN

最为人所熟知的翻墙技术就是VPN,这个词甚至流行到用来指代一切翻墙技术。在大陆的互联网上,VPN就是梯子,就是用来翻墙的代理。但实际上这个说法并不准确,现在大多数翻墙的方式并不是通过VPN。所以如果有人说“我的VPN又挂了”,你就有八成把我判断他是个不懂技术的小白。

VPN即Virtual Private Network。设计初衷是用来在不安全的网络中传输机密信息,尤其是在90年代网络还没那么发达的情况下。如果你在一个大公司工作,十有八九你会接触过VPN。你可以通过VPN进入到公司的内网,或者学校的教育网,访问外网无法获取的信息。这时候你能看到的信息,跟你在公司/学校内网络看到的一样。当然,会有延时。

https://www.webhostingsecretrevealed.net/zh-TW/the-a-to-z-vpn-guide/

其实这才是VPN的真正作用:在互联网上建立一条虚拟的加密通道。

刚才说到,连上公司的VPN,你的网络会跟在公司内网里没有区别。于是聪明的中国人很快发现,如果这家公司在境外会怎么样?没错,连上境外服务器的VPN,就跟在境外没区别了。于是本该用于内部通信的VPN成了中国人翻墙的工具。

VPN有很多种,L2TP、PPTP、IPsec、AnyConnect等等,这里不说技术细节。

至于为什么VPN成了翻墙工具的代称,我认为跟iOS有关。NetworkExtension是苹果提供的用于配置 VPN 和定制、扩展核心网络功能的框架。Network Extension 最早出现在 iOS 8,不过只能调用 iOS 系统自带的 IPSec 和 IKEv2 协议的 VPN。在 iOS 9 中,开发者终于可以实现非标准化的私密VPN技术。连上以后,Status Bar上都会有一个“VPN”的标示,尽管那不一定是VPN。

就这样,VPN阴差阳错成了翻墙的代名词。

启蒙:无界/自由门

很多人最开始用的翻墙工具就是无界/自由门,我也是。因为那时候谷歌还能上,Facebook还没什么人知道,没有必要花钱在境外租服务器架设代理。这两个软件的原理大概就是通过经常变换代理服务器的地址,提供http和socks协议的代理。

不过这两个软件因为资金来源问题,每次连上后都会打开大纪元等轮子系网站。不过也正是因为有资金支持,这两个软件都很稳定。

直达目的地:host

在防火墙的最初阶段,被墙的网站还没那么多。尤其是最常用的谷歌并没有完全被封锁,GFW会针对谷歌的域名进行DNS投毒。

什么是DNS?网络上每个设备都会有一个IP地址,用于通信。如果你在境外可以用电脑ping一下matters.news,或者用其他在线服务,会得到一串数字,我ping到的是42.200.114.232,是香港电讯的地址。但这种数字太难记,加上服务器不一定只有一个/只在一个地方,于是需要DNS服务器将https://matters.news/ 这种网址转换成相应的IP地址。

GFW会让你企图访问google.com的时候给你解析到错误的地址。对于这种手段破解方法很简单,我不让DNS服务器解析这个地址,在本机的hosts文件写好域名和IP的对应关系,直接在本地解析。

这种方法对当时的谷歌系网站比较有用,因为谷歌的IP非常多,服务器遍布全球。香港的访问不了,新加坡的总能访问吧,新加坡不行,澳大利亚总行了吧。

后来封锁升级,不是针对 IP 地址,而是针对每一个网络连接。受限于为数不多的几个出入境节点,网民的每一个出境网络连接实际上都被扫描过一遍。HTTP协议的设计者哪能想到中国人的这些大智慧都用在研究封锁上了,所以设计时并没有考虑到这点。导致HTTP/HTTPS协议的特征非常明显,看连接的前几十个字节就能认出来了。

于是域名没有封不掉的,只有没发现的。hosts路线走不通了。

免费的午餐:Goagent

这个时候谷歌仍没有彻底被封杀,仍有服务器能连接。于是人们利用Google App Engine平台,在上面搭设代理服务器,通过HTTPS协议翻墙。还能实现通过pac配置条件,让国内数据直连,境外数据走代理。这其实就是用谷歌服务器搭的一个梯子。

后来随着谷歌服务器逐渐被封,这条路也死了。

另辟蹊径:西厢计划

我之所以记住这个,是因为名字太好记。西厢计划不是一个协议或是服务,而是针对TCP连接重置、DNS劫持、IP封锁和URL关键字过滤的一组工具。比如GFW只检测出境的流量,而不检测入境的。通过让回程流量直连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后来随着GFW的升级,可钻的空子越来越少。西厢计划终结。

去中心化P2P:Tor

Tor是美国开发的一款自由软件。初衷也不是为了翻墙,而是为了匿名。在你和目标服务器之间,通过三个节点进行中转。这样目标服务器就没法知道你的真实IP。

Tor还可以建立只能通过Tor网络访问的网站,这就是所谓的暗网。曾经很有名的黑市“丝绸之路”就只能通过Tor访问,在上面你可以用比特币购买各种违禁品。

尽管主要用途是匿名而不是翻墙,但如果最终的出口节点位于境外,也是能起到翻墙的作用的。只是你应该能想象到,经过三个节点的中转,Tor的速度非常慢。

改变历史:Shadowsocks

要讲翻墙史,不可不提的就是Shadowsocks。本质上这是Socks 5的加密版本,无法被检测出来。并且可以针对境内外流量自动分流。Shadowsocks部署简单,对服务器配置要求低,使用自行设计的协议进行加密通信。因此这个协议一经推出,就成为最流行的翻墙协议。毕竟和VPN不同,Shadowsocks就是为翻墙而设计的。

另外还有在Shadowsocks基础上开发出来的ShadowsocksR,但这个协议的开发者引来过一些争议,不再赘述。ShadowsocksR被昵称为SSR酸酸乳。Shadowsocks被简称为SS。

Shadowsocks的火爆也给开发者Clowwindy带来了麻烦,被警察请喝了茶。之后他删去Github上的项目,现在已经跑路美利坚。

因为Shadowsocks的标志是一个纸飞机,因此现在也会把提供翻墙服务的服务器称作机场。

釜底抽薪:应用下架

当然这些协议再怎么加密、混淆,也斗不过GFW强大的算力。现在之所以还能用纯粹是因为封掉所有境外服务器不现实。

于是中国想了一个新法子,要求各应用商店下架代理类应用,包括App Store。从此以后要想下载app得先翻墙,还得有个境外区的账号(Apple ID)才能下到。这一步阻挡住了很多小白用户。

Surge是最早一批利用Network Extension支持SS等协议的产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即使在今天这也是iOS平台最稳定、体验最好的代理应用——当然作者会说这个是网络调试工具不是让你翻墙的,但,你懂的。

但Surge的价格太高,于是一个叫Shadowrocket的产品逐渐流行起来。这个产品支持SS、SSR等各种常见代理协议,价格又便宜。由于icon是一个火箭,又被称作小火箭。

需要分清,Shadowsocks、SSR这些是协议,而Surge和shadowrocket是应用,这些应用通过协议达到翻墙的目的。

新时代:v2ray

由于SS和SSR的作者都不再继续开发了,近两年有个后起之秀v2ray开始流行。简单点说,v2ray是模块化的代理软件包。支持很多协议。

模块化,简单来说就是乐高积木,每一块积木都有统一的接口(有例外,这里忽略),积木和积木之间想拼就拼,想拆就拆,很方便。V2Ray 也是这样,V2Ray 中的每一个功能都可以简单地添加或移除。

其中Vmess是该项目组开发的协议,也拥有加密和混淆的功能。通常情况下梯子服务商说提供“v2ray“的意思其实是”支持vmess协议“。

然而v2ray开发者也已经消失一年了。。。

并不光明的未来

一边是强大的国家机器,拥有近乎无限的资金和人力——都是顶尖高校的精英,还有最强大的计算机;另一边则是散沙化的个人开发者,不能公开身份,随时会被喝茶(目前判刑的都是卖代理服务的,没听说过哪个单纯的开发者坐牢)。这场战争的输赢显而易见。

在十年前,GFW还有很多漏洞可以钻,它也没有那个资源检查所有流量。但现在基本上没有发现不了的翻墙,只是想不想管的差别。19年十月前后大批机场阵亡就是例子。说实在的,你现在还能翻出去,只是因为翻墙门槛已经很高,政府不想赶尽杀绝而已。毕竟还有很多人需要靠这个工作和学习。

但这场个体和国家的对抗,结果早就注定。

小喵翻墙记

《起初他们》送给翻墙到Matters的人们

免于恐惧的自由:写给大陆翻墙网民的建议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