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托海

极端分子

西北偏北:北疆环线游记(超长超多图慎入)

發布於

这是一篇迟到了好几年的游记,拍摄的图片都是若干年之前了。我就淡化时间和人的因素,重点晒晒风光——当然,还有美食。免得写的都是政治话题。

在广东人眼里,省外都是北方;在大多数中国人眼里,陕西也算是西北;但在新疆人眼里,只有河西才算是西北,陕西那简直是地理中心好不好,怎么能是西北呢?

虽然生长在新疆,但我也只在假期跟家人走马观花地去过一些地方,并没有亲自参与制定行程。更重要的,那时候还没相机,以至没有任何图像留下来。

在家的时候一心想着出去,真的出来后反而开始想念家乡,开始了解那里。于是前几年的十一假期,我决定带上女朋友,去我成长的地方看一看。

新疆最适合的旅行方式就是自驾,因为风景都在路上。但新疆又特别大,全部走遍至少需要一个月。要想租车不交高昂的异地还车费,就得走环线。新疆大概能有4个环线可以走,这次我选择了(我认为)风光最好的北疆环线。

路线图

我们一行四人(另外两人是在网上找的拼车的),去程特意选择了火车。目的是感受一下从亚热带季风气候到温带大陆性气候的变化。第一天不会看到什么变化,窗外始终是农田和绿色的山。直到第二天醒来几个小时后,过了天水可以明显的看到山开始变黄,荒漠的比例开始超过农田。

甘肃榆中县某处

这些广东人觉得很稀奇,对我来说只不过是大学期间年年都要看到4次的地方罢了。有个说法是新疆人出省,大部分时间是在甘肃境内。所以我们对甘肃绝大部分地区都有所耳闻。

再睡一晚上,第三天,才算进入新疆境内。当醒来发现窗外是真正寸草不生的戈壁,你就到哈密吐鲁番之间了。两旁看不到任何人类痕迹,除了远处的吐哈油田的油井在喷火。曾经有一年有列火车在这里被大风吹翻,可想而知环境之恶劣。

乌鲁木齐

到了乌鲁木齐,第一件事就是去租车行取车。只剩下半天时间,只能在市内转转了。本来带了个港版手机插了电信卡准备用来做导航,没想到没有信号!跟客服扯了一会淡之后意识过来,那时候新疆除了少数几个城市都断了4G网络(现在有了),港版手机不支持电信3G,所以完全没信号。

第一顿饭来的是据说是最早发明辣子鸡的金玉兰辣子鸡。辣子鸡源于四川,被来新疆务工的四川人带进来,改造成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新疆菜形成时间很短,除了烤肉、馕、烤包子、抓饭等传统维吾尔菜,那仁、熏马肠等哈萨克菜,你所熟悉的“新疆菜”大多是在80年代后由外地人结合新疆饮食特点和当地特产,创造出来的新菜品。比如现在全国到处都是的大盘鸡。

这顿饭我点了一个大份大盘鸡,一个大份辣子鸡。新疆的大盘鸡分量大概是内地的2-3倍,一般是一整只鸡。最早是跑长途货运的司机吃的,诞生于塔城地区沙湾县。大盘鸡里有陕西的裤带面,四川的郫县豆瓣,新疆产的辣皮子,典型的融合产物。

源于川菜的辣子鸡。诞生于乌鲁木齐的柴窝堡

乌鲁木齐的民族聚集呈现明显的地域差异。维吾尔族住在南边以二道桥、大巴扎为中心的老城,你走在那边的街头,可能10个人里才能看到1个汉族,还不确定是不是回族;汉族主要在北边稍微新一点的城区;回族到处都有,在北边从昌吉回族自治州并入的米东区有较多分布;爱自由的哈萨克族则在城郊分散居住。

饭后带他们去游客打卡地大巴扎拍完照就立刻离开,那种仿古建筑我没情趣。我们来到南门二道桥一带散步。这里清真寺非常密集,基本上两三百米就一个。穆斯林们按照自己的家乡抱团,所以这一片的清真寺多以他们的家乡命名。如青海大寺、巴里坤清真寺、兰州寺、永登寺、固原清真大寺、河州清真大寺、凤翔寺、撒拉寺(这个是按民族来的)。

陕西大寺由陕西来的回族修建,风格是纯中式。可惜我们去的时候大门紧锁,又没好意思进去看看。

离陕西大寺不远处有汗腾格里寺,算是乌鲁木齐最早的清真寺,原来叫喀什寺。这个就是典型的伊斯兰风格了,花纹非常漂亮。然而他们在搞什么活动,也没能进去。

能称得上有书法的文字除了汉字,那就是阿拉伯文了

逛完街差不多也到吃饭的时间了,我在大众点评上找到一家评分颇高的餐厅叫“游牧传奇”,主打哈萨克菜。吃了后觉得名副其实,除了贵没缺点。不仅根据现在人的口味做了很多改进,连服务都是高于新疆水准。

哈萨克传统名吃:那仁。广东人们表示这道菜非常好的体现了食物的 本味
一种肉馕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了,因为今天路途艰辛,我们要赶500多公里的路尽量在天黑之前感到可可托海镇(点题,我的名字由来)。

今天大部分时间将会从古尔班通古特的边缘经过。这是中国第二大沙漠。和一般人想象的沙漠不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是半固定沙漠,是有植被的。因此也是很多野生动物的家园。很可惜我们没看到普氏野马或者蒙古野驴。

距离阿勒泰506公里
近距离看沙漠。其实这不是土,而是细细的沙子。植物大概是梭梭树吧。
这个角度看有没有《无人区》的感觉?

中途在火烧山服务区吃个午餐。在新疆连这种地方路边的小店做的都不会难吃。

开出沙漠,植物开始变多,即将进入阿勒泰地区。

这些可不是野生动物

经过一整天的奔波(主要是一路上有很多检查站,给你发一张带有时间的纸条,超速要扣分,所以速度不是很快)终于到达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阿勒泰地区富蕴县可可托海镇。对于新疆行政区划有疑问的,去看我之前写的文章

大晚上吃这个有点顶。但是是真的新鲜啊

可可托海

可可托海跟海可没有关系,哈萨克语里是“绿色的丛林“的意思。这里是额尔齐斯河源头,曾经以矿业为主。后来矿挖完了,发现景色还不错,于是转型旅游业了。两年前这里建了一个有着国内最大落差的滑雪场。

我们需要在早上游览完可可托海,然后一路狂奔到布尔津县赶上五彩滩的日落。

这时候正是新疆入秋的时节,也是阿尔泰山最好看的时候。但容易遇到下雪封山,影响后续行程。

一路流向北冰洋
可以看到远处的山上已经有雪了

布尔津/五彩滩

从可可托海出来我们一路不停,直奔布尔津县。

著名的喀纳斯湖、禾木村就位于布尔津县。这里曾经有个码头(在现在河边的夜市那里)直通苏联,还有苏联驻布尔津办事处。伊犁州的这些地方跟苏联的关系都曾经很密切。

布尔津的建筑很有特色,像是童话里的建筑。知乎有个《哪座中国城市最有魔幻感?》的问题,一个高票回答就讲了布尔津。

是不是很不像“中国”

到了布尔津酒店后稍作休整就赶往不远的五彩滩。

懒得P了

等到日落后,回县城,烧烤走起!


烤肉烤狗鱼吃上,大乌苏和格瓦斯喝上,过一个传统的新疆之夜。

和我的记忆中唯一的不同是,在进入夜市前我们需要过安检,不远处的一辆装甲车上的武警默默注视着我们。

禾木

早早出发前往禾木村。这是一个图瓦人、哈萨克人聚集的村落,离喀纳斯湖不远。经常有人徒步穿越两地之间。

到了冲乎尔镇一个游客服务中心的时候我们被拦下,这里停了很多车。交警说山上下雪,要控制流量,暂时只让SUV走。排了半个多小时我们终于能走了。

地势陡然抬升,我们就看着背后的冲乎尔镇越来越小。随着海拔的升高,我们逐渐来到雪线附近。

之后来到一个岔路口,一条路向喀纳斯,一条路向禾木。到了禾木停车场,所有人需要买票,换乘景区区间大巴进入。

禾木已经很商业化了,家家都有对外的床位。

懒得P
原图直出
调了一下亮度

我找了匹马上山,从高处俯瞰禾木。

如果不是交通不便,我真想住在这里。

山下还是一片金黄的落叶,山上就是枯黄的草和雪了。

下山后也就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

晚饭随便找了一个店进去。阿勒泰政府对这里的商品进行了限价,一串烤羊肉的价格被限制在了5元。这在新疆的城市里绝对算得上是天价了,但对从深圳来的我们,简直跟不要钱一样。

烤肉加乌苏

在内地如何辨别新疆烤肉是否正宗?1,用的是扁铁钎;2,3瘦2肥黄金比例;3,煤炭烤的更好。

天黑之后禾木下起了大雪,广东人们激动地捏雪球,打雪仗。只有我忧心忡忡:草,明天不会走不了吧。

喀纳斯

结果第二天真的等到中午雪化了以后,区间车才开出。我们原计划在今天看完喀纳斯湖,明天就能去克拉玛依魔鬼城。结果一场大雪迫使我们延后了一天的进度,今天赶到喀纳斯已经快天黑了。在喀纳斯新村订的破木屋匆匆睡下。

第二天一早就被窗前景色震惊了。

我就当昨晚没有被冻个半死吧!

看喀纳斯湖的最佳地点是附近的一个最高点:观鱼亭。然而因为下雪,区间车停了。难道就这样回去?不可能。我们决定沿着盘山公路走上去。

这条路不知道走了几个小时,但一路上和最终的风景证明,我们的选择是值得的。

山顶上风很大,在被吹傻前赶紧下山。

很有名的一个角度

从山上下来后,回到停车场,已经是下午5点了。在一个东乡族开的饭店里吃了拌面,店主告诉我们,今天就是他们最后一天营业了,明天开始因为大雪封山,他们这些做生意的要撤到布尔津县,等待来年。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

吃完饭下山,到达布尔津县的时候已经完全天黑。在前往克拉玛依的路上,我把车停到路边打开双闪。因为我发现举目所及,没有任何城镇的灯光,没有任何车辆的灯光。我此生第一次看到了如此壮观的银河,那种感觉真的很难描述。然而戈壁的大风让人坚持不了多久就要逃回车里。

接下来的行程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俩回我家休息几天,其他两个人开车继续往乌鲁木齐走。我们就此别过。

我一直认为新疆拥有中国最好的自然景观,也一直鼓动人来这里旅游。不来新疆体会不到中国有多大,这个遥远的边陲之地有多少壮阔的景色和多彩的人文。

希望看了这篇流水账游记,将来有一天你也能过来看看。我也算没白折腾一晚。


1 人支持了作者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