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托海

纯理性主义者

一百年前的新疆:开篇——注《新疆游记》

这个系列不谈政治,只谈地理和历史。

1916年,谢斌奉财政部命,调查新疆、阿尔泰财政。他将一路的经历写成了《新疆游记》。

这是一个观察民国时期的新疆的一个宝贵的材料,当然是以汉人视角,还是个外来的官员。我还看过一本同时期本地锡伯族视角的《广禄回忆录》,以后有机会再介绍。

但是对于不熟悉新疆地理的人来说,看此书会觉得非常无聊。我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不知道书里说的各种地名现在叫什么。所以我觉得如果重新翻译一下,把地名替换成现在的,加一些注解,可能会更有意思。

我毕竟不是靠码字为生,所以这件事能坚持多久也说不好(看反响)。精力有限,只能选部分内容翻译、注释。如果是大量重复的描写我可能会简化处理。所以一定要注意,本系列文章不是翻译!不是翻译!也没打算靠这个赚钱,注多少算多少。

另外研究他的路线一定得结合地图来看才能更好理解。我将配上大量Google Earth地图,结合他的记录,顺便介绍一下新疆的风土人情。


作者的原计划,是从哈尔滨搭乘西伯利亚铁路,从满洲里出境,到达新西伯利亚,转乘土西铁路到哈萨克斯坦的塞米伊,乘船经斋桑泊、额尔齐斯河直达布尔津,或者陆路到塔城。

因为在那个时候,并没有兰新铁路,铁路最远修到函谷关。所以往来新疆和内地往往借道西伯利亚铁路,或者经呼和浩特横穿蒙古到达奇台,而不是饿殍遍野、鸦片泛滥的陕甘道。就连新疆和中央政府之间的电报也需要经过塔城、俄国,才能送到内地。所以在当时,对于南疆发生的事情,远在北京的外国使馆反而比乌鲁木齐的省政府先知道,就因为消息经中亚、印度再到北京使馆,竟然比疆内传递还要快。

路线大概是这样的:(随手画一下,感受感受就好)

计划进疆路线,到达塞米伊后可走陆路或水路

结果因为当时中国禁止俄国再招华工(因为德奥抗议),俄国就不让中国人走这条路去新疆。于是改变计划,从传统的陕甘道入疆。

实际的进疆路线

过了兰州,路线基本和今天的连霍高速重合,也就是“河西走廊”,也是从星星峡开始正式进入新疆。

作者经过哈密、吐鲁番、乌鲁木齐、乌苏、伊犁,走现在大概是G218线,经巩留、巴音布鲁克,独库公路南段到达库车。之后到了阿克苏、喀什、莎车、和田、于田,再到且末、若羌、库尔勒、焉耆,再次到达乌鲁木齐。之后走奇台,沿着大致G216从准噶尔盆地东边到达阿勒泰、布尔津,最后从塔城出境。

路线大概是这样:

基本上把所有地方都去了。


彼时甘肃还没有从50年前的陕甘回乱中恢复,沿途中随处可见废弃的村镇,留下来的人又好抽大烟,所以作者对甘肃的印象很不好。

沿途所见贫家儿女,严寒犹未着裤,齿颤成声,皮肤红肿,煞是可怜
甘肃土人,男多结辫,虱积如蚁,污秽不堪。女皆缠足,膝行操作……执政者不闻晓谕绅民,教民剪辫,令女放足,听其自生自灭,……又奚贵有此牧民者耶!而贫家儿女,多未着裤,囚首垢面,望之作呕,陇西更甚于陇东,官绅亦视若无睹。至佛宇神庙,则极其壮丽宏大,金碧辉煌,万金一掷,毫不之吝,即在东南富省,亦非多觏。

永登满城的旗人在革命后日子过的很不好,马上他们要进入这个残酷的民国社会,体验满清人民都曾体验过的苦难了。


总之作者从安西(今瓜州县),经过红柳园(推测为现在的铁路出疆第一站:柳园),到达了星星峡。我将从星星峡开始为接下来的行程作注解。

一百年前的新疆:哈密——注《新疆游记》

【中东铁路探访之旅】1. 满洲里:想象中的俄式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