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16 篇作品累積創作 63977 
可可托海

建议COVID-19更名为打脸病

不管是新冠病毒也好,还是ChinaVirus也好,我觉得更合适且更没有争议的名字应该是“打脸病毒”。这病毒一路走来,在各国遇到了不同的情况,但始终没有变的,就是其强大的打脸效果。真的是左右开弓,持续打脸。

可可托海

2020年只过了四分之一

今年应该是绝大多数年轻人经历过最困难的一年:对于生活在和平国家的人来说,此前没有经历过战争和饥荒,没有经历过大萧条,收入越来越高生活水平越来越好。虽然早就知道世界秩序正在悄然变化,但谁也没想到会是一个病毒开启了潘多拉魔盒。

可可托海

隔离中的新疆

其实没想到这个病会传到新疆,因为过去几次流行病很少对新疆造成影响。所以我还抱着一种“躲灾”的心态回家。但最终事态还是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不得擅自离开,有家不能回,住宾馆被拒绝,网络上被人人喊打……。

可可托海

《纽约时报》的春秋笔法

大陆没有什么值得阅读的媒体,这应该是常识。曾经我很喜欢的《好奇心日报》被搞了几次现在一蹶不振了。海外经常报道中国的媒体就那么几个,有的新闻大陆不会报道,只能去这些媒体上看。比如我经常会浏览的BBC,《纽约时报中文版》,尤其是纽时,都是比较好的“干货”。

可可托海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中国人与防火长城的斗争

如果你身处大陆还能看到这篇文章,那你应该对翻墙并不陌生。普通人的理解,翻墙就是突破大陆网络封锁的过程。尽管对于使用者来说,翻墙的结果都是“打开了Google”,但背后所使用的技术在这些年里发生了很多变化。

可可托海

一则判决书——推特不是法外之地

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公诉机关武汉市蔡甸区人民检察院。被告人王某,男,汉族,1963年5月23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大专文化,九三学社武汉市委员会蔡甸区支社社员,系武汉市蔡甸区农业技术推广报务中心(以下简称蔡甸区农技中心)技术员,现住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

可可托海

新疆瀕危語言現狀

新疆是希臘、華夏、印度和伊斯蘭文明的交匯地,人種構成非常複雜。相應的,這裡流行過的語言也特別多,基本可以歸類為印歐語系、阿爾泰語系和漢藏語系。早期印歐語系遍布南疆,有塞語(包括于闐語、圖木舒克語),還有被誤稱為吐火羅語的...

可可托海

一文搞懂新疆的行政区划

如果问中国哪个省份的行政区划最复杂,那非新疆莫属。新疆不仅存在着好几个地区、自治州,还有伊犁州这个副省级单位,还有遍布全疆的兵团城市。各区域之间的边界犬牙交错,到处都是飞地。所以新疆的行政区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可托海

越辦越好? 2019年新疆遊客數量井噴

阿勒泰禾木村我來洗地了。其實是作為自帶乾糧新疆旅遊宣傳大使和免費路線規劃顧問,一直比較關注家鄉旅遊業的發展。(不然怎麼給人推薦)。然後兩個月前發現今年新疆旅遊的數據非常不錯,國內網絡上關於新疆的遊記攻略、短視頻也多了起來。

可可托海

我不能理解的美国:Drugs

又一个💊朋友在微信问我:“你知道Juice Wrld吗?” 我笑了,哪个hip hop我没听过?英国的Savage 21世,我听了好几年。“肯定知道啊,怎么了?” “死了。” 当时我就想,卧槽,不是被枪杀就是OD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