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国特色党政军aPCL正统共左派专政室

大中华特色科学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阶级专政思想教室 三位一体PRC中华人民共和国 CPC中国共产党 PLA人民解放军 正统马列毛另类左派学会altleftsociety 东方集团 小公社 USSR KGB 苏式军事 特务警务机关

世界上无论何种政体、何种类型、何种地位的资本主义道路都是走不通的

發布於

毛泽东说:“走建立资产阶级专政的资本主义社会之路吗?诚然,这是欧美资产阶级走过的老路,但无如国际国内的环境,都不容许中国这样做。依国际环境说,这条路是走不通的。”(《新民主主义论》,1940年)


毛泽东说:“资产阶级的共和国,外国有过的,中国不能有,因为中国是受帝国主义压迫的国家。唯一的路是经过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共和国。”(《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


以上两段论断告诉我们,在中国,走不通的是“欧美资产阶级走过的老路”、“资产阶级的共和国”。“欧美资产阶级走过的老路”,是指大多数欧美国家所走过的,经过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及其复辟和反复辟的斗争,所逐渐确立的民主政体和或独立(中立)、或对外扩张的道路。“资产阶级的共和国”,一般用来指民主政体的资产阶级国家。


这也就是说,在中国,走不通的,是独立的、民主政体的资本主义道路。这是因为,中国内部不存在这种资本主义生长的土壤,中国外部不存在这种资本主义生长的环境。


那么,如果不是独立的,而是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不是民主政体的,而是专制政体的、法西斯式的资本主义,走得通走不通呢?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多次讲到防止资本主义复辟问题。如果无条件地说“资本主义走不通”,那就同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相矛盾了。既然走不通,为什么还要防止?但是,这时,毛泽东所防止的所谓“走得通”的资本主义,依然不是“欧美资产阶级走过的老路”、“资产阶级的共和国”。这种资本主义在中国永远都是“走不通”的。毛泽东所防止的是附庸的、买办的、专制的、法西斯的资本主义。


1965年毛泽东重上井岗山,对当地领导等同志说:“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人家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了几百年,比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得多,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中国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会历史长,地区发展不平衡,近代又被帝国主义弱肉强食,搞得民不聊生,实际上四分五裂。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别人的附庸。”(马社香:《前奏:毛泽东1965年重上井冈山》,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11月出版。《党的文献》杂志,2006年,第3期)


《毛泽东年谱》记载:“1967年2月3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一一八厅会见卡博、巴卢库等……毛泽东说:多少年来,我们党内的斗争没有公开化。比如七千人大会时,我说修正主义要推翻我们,如果我们现在不注意,不进行斗争,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中国会要变成法西斯专政的。”(《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5页)


——以上的话难道不都是已经被实践(虽然很残酷)所证实了的科学预见(虽然很无情)吗?


张春桥的女儿张维维写道:“我问他中国将来是否会复辟资本主义,他说中国不会复辟成资本主义,因为中国从来没有过真正意义的资本主义。中国只会回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官僚M办资本主义的状态。”(《女儿眼中的张春桥:张维维访谈》,《张春桥狱中家书》,湘岗中文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302页)


——中国的社会主义之前,如果是“真正意义的资本主义”,那么,一旦发生复辟,就会回到“真正意义的资本主义”;中国的社会主义之前,如果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官僚买办资本主义”,那么,一旦发生复辟,就会回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官僚买办资本主义”或类似于这样的资本主义。不仅逻辑如此,事实也是如此。


总之,在中国,独立的、民主政体的资本主义道路,不仅当年走不通,现在走不通,将来,仍然走不通。非要走,那就只能走附庸的、专制政体的资本主义道路。



但是,有的人说:“什么‘资本主义道路在中国走不通’?人家已经走了40多年了,难道你不知道?”“‘资本主义道路在中国走不通’是有条件的,不是绝对的。这句话在49年是正确的,在65年就是荒谬的……”


以上的话乍看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后来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但是,中国走的是哪一种资本主义道路呢?中国走的是不是一条独立兼民主政体的资本主义道路。这是铁的事实,是任何人也否定不了的。


分不清或故意混淆不同类型、不同政体的资本主义,武断地说毛泽东的话在某某年就是“荒谬”的,这是很坏、很卑劣的行为。这种将科学论断污蔑为“荒谬”的放肆的狂妄的桀犬吠尧般的小丑形象,是何等的令人鄙视、蔑视和藐视。


此外,有人引用凳晓瓶的一句话:“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如果出现资本主义复辟,必然会变成超级大国。”(《中国代表团团长凳晓瓶同志在联大特别会议上的发言稿》,1974年4月11日《人民日报》)来证明今天中国不仅是独立的资本主义,而且是资本主义的超级大国。但是,40余年的事实证明,这句话是错误的。前者不是后者的充分必要条件。“什么叫超级大国?超级大国就是到处对别国进行侵略、干涉、控制、颠覆和掠夺,谋求世界霸权的帝国主义国家。”(同上)今天的中国,不仅没有做到这些,反倒是处处被别的超级大国甚至超级小国所欺负、侮辱和刁难。关于这个问题,证据汗牛充栋,这里不便展开。如果展开,那将是一部淌着泪水和血水的《帝国主义辱华史》的当代卷。


毛泽东“审阅修改”(见《毛泽东年谱》)的《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编辑部文章《列宁主义,还是社会帝国主义?——纪念伟大列宁诞生一百周年》(1970年4月22日《人民日报》)写道:“历史的经验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权,一旦为修正主义集团所篡夺,或者象苏联那样变为社会帝国主义;或者象捷克斯洛伐克和蒙古那样沦为附属国或殖民地。”——半个世纪的史实证明,这句话才是正确的。


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无论大小,一旦发生资本主义复辟,其直接结果不是一种,而是两种:“或者……或者……”。“遗憾”的是,我们没有能够成为前一个“或者”,而是沦落为后一个“或者”。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这里必须指出一点:所谓附庸的、专制政体的资本主义道路“走得通”(复辟),也是相对的、暂时的、有条件的。一旦条件变化了,无产阶级的力量重新强大起来了,这条道路也就“走不通”了。


从历史的大趋势来看,无论何种政体、何种类型、何种地位的资本主义,世界上所有的资本主义,别看其今天如何“风光”,其道路,归根到底都是“走不通”的,它们的前景就是死路一条。


唯有社会主义道路,才可以使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唯有社会主义道路,才可以使中国人民得到真正的自由、民主与幸福;


唯有社会主义道路,才是一条虽然曲折而险峻却“走得通”并且越走越宽广的金光大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