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王市长

呵呵

像W一样伪善的民主派不过是精神病患者,诈骗犯和谎话连篇恬不知耻的合集

發布於
随意篡改记忆,随意篡改事实,扣帽子和双标,全了。

W自己非常清楚,市长刚来matters时候既不喜欢台湾人,又(更)不喜欢中共,更恨中共背叛左翼运动远大于指摘民主派的问题。

经过W的不懈努力,市长兄认识到中共只是叛徒,而民主派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不折不扣的人渣。怎么样?“启蒙”成功了?

隐藏立场?不不不,认识到你们是人渣,觉醒了而已。“民主”的启蒙嘛。

W有何神功,做到如此大的“启蒙”呢?


自然是靠不停的撒谎,不停的扣帽子,以及随意扭曲自己的立场,只要符合反共叙事,随意篡改事实,只要能符合自己那点可怜吧啦的复辟幻想罢了。

不知道共产党是不是土改没收了他家的地,让他发疯到这种程度。

比如写一篇民国架空小说,市长写的完全是幻想线里中共全灭之后被后人回忆成民主战士,非常合理,也非常常见的历史现象,因为人们的记忆通常都是自我加工的结果,却因为不符合W的“反共叙事”,哪怕是在小说里的人的梦里,一个架空再架空的幻想设定,就被W纠集一大群自由派左右批斗。

然后呢?W旋即就在自己的小说里把蒋公渲染成老好人,三国演义刘备的形象,把国民党渲染成”民族良心”,最好玩的一点,W的小说的设定还不是完全架空的,而是这个世界线,(他认为的)真实的国民党。

噗,阿兹海默症患者是吧?还是一个喜欢玩批斗的阿兹海默症患者。


再比如W明明天天自己的文章里阴阳怪气的自我审查玩台湾价值,却还有脸批判别人。不一一列举就知道,一个满嘴放屁的撒谎家,本身没有资格讨论任何意识形态。我也不会把它当作自由主义者,而是把它当作troll而已,仅此,和多数的自由派一样。

爱心哥早有所言,自由派里根本没有自由,正如人民币里从来没有人民。非常正确。



和W这群人混在一起,除了智商归零满嘴谎言之外,哪怕批判中共的角度不够“台湾价值”,不够“爱港护台”,不够“伟大民主”,都要被批成狗头。


反观哪怕是怒火一兵这样的对中共深度忠实的人士,无论是我批判W,还是我同时辱共辱华辱台都没问题,或者三者皆辱也没问题。


显然,面对一个谎话连篇的自由派和真正的自由面前,我必然选定后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維權事宜與境外勢力

4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