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nYung

生於香港 微不足道社會學人

數碼社會不平等

“數碼社會不平等“ Digital Inequality 或許是社會學和其它社會人民科學學術領域上近十多二十年的一個重要課題。過去部分學者對普及的互聯網有一定期望,期望資訊流通會為社會帶來一定的程度社會平等,不過這個社會趨向平等的期望並沒有發生並有擴大的趨勢。社會平等的課題在年齡,性別,教育,工作,階級,種族,經濟,宗教,語言,等等社會因素有一環扣一環的關係。比如性別或語言有較大機會影響經濟收入。在數碼社會中這些傳統的社會因素對數碼社會不平等構成相影響可能較少,反而是社會大眾對數碼社會接受和適應能力出現落差。各地學者認定“數碼社會不平等”為大眾能有渠道使用互聯網,使用互聯網的技能和對使用互聯網的認識,和於過去已有的社會不平等如性別年齡的差異同樣重要更不能漠視。

現在我們的已發展社會在使用數碼社會上的產品和服務大都不會因為經濟原因,性別,工作,階級,種族,經濟,宗教,語言等差別而妨礙大眾使用。大多數家庭都可有電腦裝置,大多數人士甚至學童都有一部智能電話在手並能無時無刻都可以隨時街接觸到所需要資訊或應用。問題在於個人真正有能力和有效使用資訊或應用。這些資訊或應用使用或多或少會影響到個人的生命機遇和日常生活。在個人層面和宏觀角度來看,當數碼社會不平等出現時候就有一定程度影響個人生命歷程和上述如教育、工作、階級、種族、經濟、宗教、語言、和社會資本的累積等方面的社會不平等。換句話來說這些數碼社會不平等會帶來各方面的不平等,而反過來說這些因素就不一定影響數碼社會不平。

我們肯定的是在數碼社會和網路媒體和應用的生活會為絕大多數人帶來好處,但不同程度的使用和接受就帶出新的社會不平等和衍生新的社會問題。“數碼社會不平等”並會加上固有的社會平等現象可會另社會不平等問題加深。在不平等的兩極,既有利益者會因為這個數碼社會為他們帶來優勢,另一邊固有弱勢的一群會加劇被邊緣化。有利的一群會有更好的資源如可以獲得較好的設備、能力、速度、去使用各種數碼社會上的應用和資訊以有效改善人際、財務、社會、文化等的資本。如果社會不同背景的人士能有同讓的資源和能力去使用這些數碼化服務或資訊等,我們應該看不到原有的社會不平等有大的變化,但現實和案例告訴我們但社會不斷投入新的數碼化服務或資訊會延續其社會不平等,並令社會中不同角色的階層產生更大不平等差距。在另一角度來看,部分在較少優勢的一群會因為有資源和能力使用和應用數碼化服務或資訊來達到較好的社會經濟地位從而減低其個人在社會不平等的位置。

在使用數碼化服務或資訊的環境亦會帶來不少負面影響,這些情況較社會沒有數碼化前更為嚴重,網絡欺凌或網絡上的詐騙數量和程度比過往的社會有過之而無不及。大眾不會因為有便宜而且較快互聯網鏈接和手上一部智能電話就可以帶來社會公平,反之不善於應用、缺乏技巧、無知識應對不斷更新的界面和功能,都為部份人士帶來較不公平的現象。小城社會現在有越來越多的生活上的手機應用和網上服務,當然不少市民可以更快預約服務、更有效率處理交易、得到即時的資訊,但我們也許忘記了部分人士會比邊緣化。

今天能跟上日新月異的資訊科技應用人士不代表他們未來能夠追上,但滯後的一群人就會格在資訊科技的牆外 。在公眾場所有免費上網是好,但常常看到一些人是對不同的上網認證產生難題就可見差異。不懂上網預約服務,不懂如何用智能電話交易,那是一個數碼社會的不平等,不公平。過去不懂使用銀行自動櫃員機還可以走入銀行大堂排隊,現在不少服務可能沒有實體的安排。筆者就專成嘗試購買加密貨幣,那購買過程對不少大眾可會是一個難題。


AY 20181027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