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希

🌙如果我能將你拾起,用文字給予一個大大的擁抱 🌼instagram:@__akichen__ 🌺長期支持:https://liker.land/akiju1909/civic

【短篇小說】紅旗袍

發布於


你很順手的將鬧鐘按掉,打算再賴十分鐘的床。

你緩緩睜開眼睛,試圖習慣這個亮度,惺忪著雙眼走到浴室,拿起牙刷,閉著眼刷牙,你覺得牙齒有些許不對勁,卻說不出是哪裡不大對。突然感到肚子些許疼痛,於是坐在馬桶上打起盹兒來。

「還是現在方便,以前哪有抽水馬桶,現在的小孩真幸福。」你喃喃的念著,想起以前上廁所還要走到離家一段距離的地方,忽覺時間流逝之快速。霎時意識到自己敗犬的處境,一股寂寞莫名地湧上心頭,看著自己的模樣,身材凹凸有致,稱不上是絕世美女,但也不算差,或許是最近太忙太累,沒時間交際聯誼,於是你打算給自己一段改造之旅,彌補這一塊缺憾。

走到衣櫃前,一股最愛的檜木香迎面襲上,揀了一件大紅的旗袍,你愛上面淡藍的繡花,別緻的粉色珍珠鑲在耳際,那是你最珍貴的飾品,將十八歲的青春記憶全凝成渾圓飽滿晶瑩的珠。

你對自己的樣子滿意極了。你很是得意,因為一路上的人無不對你行注目禮,甚至店員都停止了動作。

「今天搭火車好了,遠行吧!」你想。

走著走著,忽然緊張了起來,「車站在哪兒?這裡是哪裡?該不會迷路了吧?不會,我怎麼可能迷路,冷靜點。」

你不可置信的再度環顧四周,這下你相信了,「我迷路了!」

你慌張無助的哭了起來。你很不甘心,為何都沒有人前來詢問協助。

於是你悄悄放下掩著雙眼的手,看著身旁的人各個行色匆匆,你覺得這裡的步調似乎變得快了許多,「他們那麼匆忙到底是要往哪兒去?」你心裡想著,雙腳卻跟著他們朝同個方向前行。

                                                        /

看著眼前陌生的車站,一輛列車從你眼前駛過,正困惑著自己到底多久沒有坐火車,怎麼不知道車站翻修得如此新穎現代。

你疑惑的看著進站的人們拿出一張卡,「嗶!」的一聲進站。於是你走到售票機前,仔細端詳卻不知所以然。

「需要幫忙嗎?」你轉過身,與一位眉清目秀的男子四目相交,你羞得低下頭,微微點點頭。

他將單程票輕觸感應區,帶你到候車區的椅子坐下。這時你十分確定丟下筆桿走出家門的決定是對的,至少邂逅這位俊俏的男子,是這段旅程美好的開始。

「嗶嗶嗶!」對面月台的列車發出的聲響打斷了你的思緒,你驚訝得往列車看去,列車就在此時關上車門,彷彿嘲笑的大嘴一張張閉了起來。

他帶著你來到轉乘至新北投的月台上,月台上的原住民玩偶裝扮深深吸引你的目光,你不知道原來月台可以妝點得如此賞心悅目,心情就像鐵道邊跳躍的麻雀一般。沿著地上各式色彩的觀光路線走著,最後決定停留在溫泉路線。

列車緩緩進站,你向他道了別,車門打開那一剎那,眼睛為之一亮。

仿木的車廂,連座位前都有木製浴桶,你歡欣選在靠近浴桶的位置,這才發現上面有個銀幕。

「原來是電視啊。」你有點失望。

隔壁傳來開心的笑聲,他們拿著相機對著自己拍,你對於他們的舉動感到相當新鮮。

「原來現在年輕女生都是這樣拍照的。」頗有收穫的你出了車站,從包包裡拿出買了一些時日的立可拍,學他們擺pose自拍,你覺得這麼做會讓自己看起來更年輕、更誘人。

                                                      /

站在梅庭前,深深的吸一口氣,清新的空氣竄進腦門讓你感到清醒舒適。

走進屋裡,木製地板發出聲響,因此你小心得踮著腳尖走,在擺滿一排白色的椅子邊,揀了張靠窗的椅子坐下,看著落地窗外的風景,懷念起老家的光景,眼淚撲簌簌的流下。

耳邊響著介紹于右任先生書法的聲音,但你一點都不想抬起頭,你不是一向愛觀書嗎?怎麼有鑑賞的機會卻放棄了呢?

低著頭好一陣子,你起身向門外走去,一路失了魂似的,軀體機械的擺動著,毫無知覺。

經過溫泉博物館,來到北投圖書館,你覺得這個景象很奇妙,一排舊式的建築,古色古香富有人文氣質,後面居然是櫛比的現代高樓。你覺得很矛盾,矛盾得衝擊著沉重的腦袋,你很同情這些身處古代與現代交界點的建築物,因為你正是如此,回想旅程的開端,你似乎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你的思想生活都還停留在過往,而現在居然站在冷漠快速的街頭。你覺得頭很疼很痛,好像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於是緩緩走進公園裡的涼亭,急促的腳步聲跟隨在後,你回過頭來,一位妙齡女子抱著你喊媽,你說之後的事都不記得了。

                                                       /

當你再度睜開眼的時候,是在一間病房裡,你覺得被一雙手緊握著,暖暖的很熟稔。緩緩動了動手指,很認真的看著眼前這個人。

「醒啦,沒事沒事,到那麼遠的地方,累了吧,休息一下。」他輕輕拍著你的手,要你等他一會兒,馬上就可以回家。

他佝僂蹣跚的朝門外走去。

「婆婆的阿茲海默症惡化得很快,家裡要是沒有人能時時照料,要不要考慮送到安養院?我知道有一間……」

「就算她永遠不認得我,我也要永遠陪著她,直到我離去。」

我看著爺爺帶著你回到家鄉的三合院,而高樓大廈在你的身後遠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