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winTsai

1985年生,台灣人 2019年11月開始嘗試創作的生涯,練習每日創作1000字以上的文章,原本希望可以持續一年,看看會發生什麼改變。 雖然只做到了三個月,但自己確實感受到變化,那是文字的靈魂在內心已萌芽。

〈小琪的帽子〉黃春明

發布於

這是一個愛上小學三年級女生的故事(誤)

小說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武雄在掀了小琪的帽子之後所發生的一連串悲劇以及內心掙扎的場景。

全篇感覺有兩個主線

一個是同事林再發的家庭奮鬥生活

一個是主人翁王武雄的初入社會體驗

林象徵的是一個中年男子為婚姻、為收入、為生活的困擾和掙扎,王則形容初入社會的自我尋求和觀察的故事,兩位生命沒有交集的同事因為工作的關係,得以在個偏遠的臨海小鎮產生命運的交融。雖然表面上的理由各自不同,就如同我們在世界上,往往為著不同的目標出現在同一個地方,做同樣的事,但這裡描述的其實都是時代巨輪的轉動下,傳統勢力的抗拒以及卑微。

有時候,我們管這種關係叫做緣分。
但更多時候,我們告訴自己這種東西叫做命運。

怎樣才是最適當的做法,或許在一開始,總經理就把話說了清楚:

「用力是必要的。但是太用力也不行,太輕也不行,嘿嘿,剛剛好最好。」

蘿莉控出來了

故事讀到中間,才經由一瞬間的轉場讓女主角「小琪」進入鏡頭。

初次的邂逅,便有豐富的敘述來告訴讀者,小琪在武雄心中有多麼美麗,靠著是一段一段動作和獨白,沒有太多的形容詞彙,就讓讀者清楚感受到心中的好感,也在腦海裡充分描繪漂亮的形象。許多武雄與小琪之間的情感想像,可以見得多半是武雄自己內心的獨腳戲,有趣的是,讀的過程中心理不自覺得有股衝動在說:

這武雄根本是他媽的蘿莉控。

居然可以把年輕自己十多歲的小學三年級女生描繪得如此動人,敘事內容溫柔深情,令人不覺得這是在看一場在正常不過的戀愛故事,但在70年代的守舊社會,這種關係可謂不倫極致。

但誠如課堂中提到的小說概念,不合理的場景意味著作者有話要說,拿一個小學三年級女生作為內心觸動和輾轉難眠的對象,就是有著一股違和感和內心衝突,當然小說當中也用自嘲的筆鋒來帶過武雄自己內心的困惑。

小琪,我想就好比武雄他們在推銷的日本快煮鍋,對於偏遠的農村社會而言,新進來的文明如同武雄眼中這位不合邏輯,稚嫩且羞澀的女性對象,混雜著神秘的吸引力與未知的恐懼感。

文明的進程帶著光鮮亮麗的外表、動人的姿色,以名為落伍的指責推著純樸的傳統文化進行轉型的陣痛,其潛藏的危機和陷阱也如同小琪帽子底下的傷疤,不可見人般的掩飾卻又極其容易地暴露。即便帽子把頭頂包得緊緊的,帽舌壓過了眉毛,但嬌嫩欲滴的臉龐,仍讓人盡是充滿著探究深處的好奇與渴望。

都是小丑

林再發的故事也如同資本主義下的異化論

社會推著資本的巨輪,沒有選擇的餘地,底層的居民不得不被逼著跳上巨輪轉動,到最後犧牲的都是自己一開始最想追求的東西,猶如〈兒子的大玩偶〉裡,坤樹自始自終只能化為小丑,讓兒子可以相認。林再發為了妻子,為了肚子裡的孩子,自始自終做著自己相信的事,那些在武雄眼裡看起來像是被騙的忠誠,那些在年輕人眼裡看起來像是窮忙的愚昧,最後換得的竟是更為悽慘的後果,沒有天公疼憨人的美好結局。

人們都是被逼著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

我們很少問自己是誰,卻總在心力交瘁時,才開始詢問自己是誰,總是在問題出現爆炸的時候,才開始徬徨、求救,宛如最後武雄困在狹小的房子裡,內心不斷的翻滾掙扎、腳步躊躇,所有的道理、思緒、價值觀通通混雜在小小的空間裡,凌亂且沒有任何主見,把每個人在生活中遇到困難時的焦慮、胡思亂想,描述得活靈活現,連讀者也不禁著急了起來、甚至厭煩了起來,想問「你到底想怎樣?」的衝動。

是阿,我們到底想怎樣?總是過著別人指定的生活和規則活著,若是不曾弄清楚自己是誰的話,怎麼能期待出現問題的時候,一時半刻要釐清該怎麼做呢?

故事沒有結尾,也不知道林再發是否最後死了,她的妻子會因接收到噩耗連肚子裡的孩子也失去嗎?武雄會把林再發的妻子娶起來為他照顧嗎?

這裡也是一大片的留白,留給讀者無盡的思緒。

2019.12.31 07:11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