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winTsai

1985年生,台灣人 2019年11月開始嘗試創作的生涯,練習每日創作1000字以上的文章,原本希望可以持續一年,看看會發生什麼改變。 雖然只做到了三個月,但自己確實感受到變化,那是文字的靈魂在內心已萌芽。

主題徵文:那些過年才會遇到的奇人奇事

發布於
攝影師:Valeriia Miller,連結:Pexels 袋鼠也是鼠,可以象徵鼠年嗎?

進入文字創作的殿堂之後,寫作素材的發想和收集,恐怕是我認為比擔心自己文筆好不好還要艱鉅的任務吧,昨天在電子信箱中看見方格子徵文活動,瞧瞧這徵文題目似乎不會離自己太遠,稍微思考了一下好像也能寫出一些東西,太好了!今天的題目就直接下訂了吧,不擔心自己寫出的內容能不能得到青睞,也不擔心究竟能不能得到人氣,持續的為寫作而寫作,原本就是現階段我給自己設定的目標。

寫作自今,總覺得從題目到內容都必須百分之百的由作者自主創作才符合作家精神,像這種因應別人給的題目去撰寫,大概要回溯到學生時期的作文考試了吧,但又有甚麼關係呢?除了寫自己想寫的,硬熬出不知道要寫甚麼的,偶爾寫點別人給的能充實不少創作的旅程。

主題:我喜歡放假,但害怕過年:那些過年才會遇到的奇人奇事

說到放假,也如同寫別人給予的題目作文一樣,離開求學時期進入到社會職場之後,我總是會驚嘆,對於放假的期待感已經大不如以往,暑假、寒假、春節、清明連假甚麼的,在進入輪班制的職場生涯開始,早已如連載完結篇的熱門漫畫一樣,所有精彩的劇情都將成為過往,留下的只剩下反覆翻閱回味的樂趣,和再也不會更新劇情的惆悵。不過回歸到朝九晚五的工作內容之後,這放假的感覺又回來了!而且是專屬於成人的唯一連續假期,同樣沒有寒暑假的青春洋溢,但卻也增添了不少特別的興致和活動,尤其從今年開始我們自己也多了返鄉的主題,必須跨過中央山脈,繞過太平洋、隔著巴士海峽,再從新回歸到台灣海峽的懷抱。

過年對於自己還有甚麼特別的呢?

第一件事情,金錢

便是那以往叫做壓歲錢,長大後叫年終獎金的東西最特別吧,或許再過幾十年我也管它叫做養老年金。

第二件事情,習俗

最重要的就是「團圓」吧,無論家人彼此之間分散的在怎麼遠,總還是會橋出一點時間回到曾經一起生活的地方聊聊近況說說笑話,這是我認為最重要的習俗。或許也會撥出一點時間去看看小學、中學甚至跟高中那些離鄉前結交的死黨摯友,但有了家庭和小孩之後,時間的運作真的是要越來越精打細算,把空檔留給暫時最重要的人。除了牽起人與人之間珍貴的連結,其他感覺都不太重要,尤其對於越來越沒有習俗觀念的現代人。

昨晚圍爐時我不時在心裡抱怨著,為何總是要準備這麼多菜色祭祀祖先,明明現在人都小家庭為主了,還要忙碌的準備一堆人吃不完的食物,慎終追遠固然有其飲水思源的意義,但以活著的人最為主體,不是比較貼近文明和現代的思維嗎?還有焚燒金紙的習慣,現在大型公開的祭祀場所都倡導甚至禁止焚燒金紙了,自己在家裡卻仍然得燒完一疊厚厚的冥錢,祖先們真的有收到嗎?每個家庭都少焚燒一點樹皮,或許可以彌補一點澳洲野火所失去的動植物不也是挺好?

第三件事情,鞭炮

長大以後,幾乎不放鞭炮了,就如同不再聽流行音樂一樣,那些都如同逝水年華般沖到記憶裡的海洋,不過自己不做了,卻不代表能忍受別人做著和你以前同樣的事情。每次節慶,過年、跨年、中秋、國慶,總有一些不想睡覺的人要在擾人清夢的深夜時分裡弄得喧囂嘈雜震懾才罷休,有了一個敏感不容易睡覺的小孩,對這種行為更是深痛欲絕,每每想衝出大門去找出這群不速之客和其理論一番。

第四件事情,打掃

放假是快樂的,但「大掃除」是痛苦的,尤其不管在哪個年紀。學生時期要掃除學校和家裡;成人時期要掃除辦公室和家裡。經常還為了那些明明知道掃完過了沒多久就會一如往昔的惹上塵埃,平日也總是吝嗇給予關注的窗戶、角落和天花板,何必特別費心去清潔和用力呢?這就好像是在消防機關裡的車輛裝備競賽一樣,明知道車底盤、引擎,就是暴露在髒污淤泥的環境中,卻只是為了一時的競賽和檢查非得將自己弄得一身黑白相姦,才能顯示出犧牲奉獻忠誠榮耀,清潔的人知道不能說,檢查的人也樂得展現扣分權力,有多少成分只是人們一味的承襲過往不求進步呢?

第五件事情,體驗改變

很多事情都改變了,尤其每每快過一個年頭又得知自己長了一歲,然後總會回頭看看自己過去的一年改變了甚麼,或者甚麼事情又沒做到,或者甚麼事情依舊惱人煩心。回頭審視團圓這件事情,也是最容易讓人體驗事過境遷的存在感,正因為每年由不得的被提醒著審視家庭的狀況和氛圍,對於我自己來說,以往懵懂無知時過年的氣氛充滿著熱鬧和喜氣,許多平常不會見的叔叔伯伯阿姨嬸嬸們,還有他們帶著一起出現的表哥表姊堂兄弟妹都會一輪接著一輪一起嬉鬧玩耍,曾幾何時開始羨慕著他人和樂融洽的大家庭,即便圍繞在有時令人反感的禮俗約束的中心,所能帶來的家庭連結卻也相對的穩固和結實,究竟是差在哪裡?有時真不能讓人忽視著心裡的疑問。

又過了一年,今年是鼠年,意味著生肖年的輪迴又過了一輪,而明年的牛年更意味著我的人生已經完整的走過三個輪迴。無論過去如何改變或者被期待著,能夠好手好腳好頭腦的活著就是一件最大的幸福和樂事。珍惜現有的家人親戚和朋友,堅持自己的理想繼續穩定的前進,照顧好最親近的老婆和快三歲的小女兒,是給自己新的一年不變的願望,以及爾後的每一年都還能自在的寫下不同的文字。

2020.1.25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