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度仔

撿拾散落一地的文字與心。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金福南殺人事件始末》影後感

發布於
這是一個關於女人的悲劇。

這是一個關於女人們的悲劇。

一個平凡的農婦,如何變成了屠村的修羅。

鄭海媛在首爾的銀行工作,獨身女性、有車有房,在職場上唾棄靠美色親近上司的後輩,也不通融中下階層的人的貸款;在社會中冷漠抽離,看到被小混混調戲的女孩拍車門求救也置之不理,事後警方聯繫她去指證犯人,才知道那女孩被性侵致死,但為求自保,海媛還是甚麼都沒說。因為跟後輩起了衝突,上司強迫她休假,想要從壓迫的都市生活中離開喘口氣,海媛想到了兒時外公住過的小島,聯繫了曾經的玩伴金福南。

金福南是一個平凡的農婦,她從出生以來就住在偏遠小島上,從沒離開過。島上只有六戶人家,人口只有十個,連一個村都不到,而且幾乎全村的人都是親戚關係。福南嫁給萬宗,生了一個女兒小燕,一家三口和小叔鐵宗住在一起。

那是一個離首爾,或說離現代社會很遙遠的小島,島上風景秀美,連電話也只有一支,島民釣魚、養蜂、種菜、種馬鈴薯,自給自足。而他們的觀念也很傳統,長幼有序、男尊女卑,無庸置疑。在這樣的風氣下,最年輕的女性勞動力福南理所當然成為了全村人使喚的對象,但海媛還感受到了一種詭異的氣氛---沒人把福南當人看。

福南的先生萬宗動輒對她又打又罵,姑婆們也總是沒有好臉色,不停地指使她做各種農活,更有甚者,小叔鐵宗會在萬宗帶小燕夜釣時,在福南身上洩慾。鐵宗嚼的草葉隨著動作濺在被褥上,萬宗回來時看見,了然於心,卻也不說破;只是幾天後便叫了妓女美蘭坐船來島上,到家中雲雨。福南坐在門口大口吃飯,看到海媛帶小燕玩回來,便要她們再去別的地方逛逛。

這一切都太奇怪了,但這就是福南的日常。

海媛的到來讓福南非常開心,她時刻想念兒時的歡樂時光,希望從海媛身上得到一些同理和溫暖,但在都市打滾久了的海媛,早已習慣了獨善其身高高在上的姿態,對於福南的土氣舉動看不入眼,但福南不以為意,她早以認命於此,她只希望能保護小燕遠離這個輪迴,帶她去首爾重新生活。

但她錯了。這個島上的男人稀罕而無恥,萬宗居然染指自己的女兒小燕,而小燕年幼無知,還想要像爸爸叫的妓女那樣擦保養品和指甲油,並認為胸部大起來就能得到爸爸的關愛。

福南嚇壞了,她連夜跑去求海媛,帶她和小燕去首爾,而海媛卻對她說萬宗侵犯小燕的話嗤之以鼻,認為福南只是裝可憐;福南下定決心偷了萬宗的錢,打電話給美蘭求援,翌日到了碼頭,美蘭雇來的船夫卻是他們島上的男人,想當然耳,男人拖延至萬宗追來,福南和小燕被逮了回去,一陣拳打腳踢,小燕意外地被撞在石頭上,死了。

小燕的死讓福南近乎崩潰,但真正壓倒她的,是當全村人都聯合起來欺騙警察,把小燕的死都怪在福南身上時,當場目睹了一切的海媛卻說她甚麼都沒看到。

海媛一貫地置身事外,福南絕望了。

妳是我最好的朋友啊。儘管我可能是一廂情願,但妳是我唯一的玩伴,妳教我吹都市人才有的笛子,我幫妳摘花打扮;當島上的小男生想欺負妳的時候,我挺身而出,妳逃走了,我卻代替妳成為他們猥褻的對象;長大以後,他們每一個都強暴我,我甚至不知道小燕的父親是誰。

但妳和小燕,都是我能讓我繼續活著的光。

而妳們都轉身離開了。

我也可以離開,但我怎麼能丟下他們呢?這些男人和老太婆們,他們的生活沒有我都不行了啊。既然我要離開,那我得先處理好他們吧。

金福南揮起了鐮刀,將整個島上的人的殺死了。她甚至追到另一個島,把從島上出去在那裡駐守的警察也殺了,而她在離開島之前,甚至把每具屍體都埋好了墳塚。

原本她也要殺死海媛,只是想要在最後再聽一次海媛吹的笛子;她拿出保存已久的笛子要海媛吹奏,卻反而被海媛當作武器刺穿了脖子,最後她的手在空中按著笛子的指法,微笑地死在最好的朋友的懷中。

浩劫歸來的海媛回到首爾,立刻到警局去指認了當時的小混混;她終於肯站出來說出真相,但是這樣的勇氣來得太遲,代價太大了。

這是一個關於女人們的悲劇,並不只是金福南,在這部片中除了福南以外的女人還有海媛、姑婆們、小燕,還有美蘭。

海媛就是典型的事不關己置身事外,而這樣類型的人在我們身邊數不勝數,甚至我們自己也是其中一員;當你累了一天晚上準備就寢時,隔壁傳來小孩被父母打罵的哭聲,你會如何反應?是去敲門關心一下、打電話報警,還是關上窗拉上棉被呼呼睡去?

跟福南可能是同樣經歷的姑婆們,本應該最理解體諒福南,但是她們卻參與了貶低踐踏她的行動,反正大家都這麼做了,少我一個不少,多我一個不多吧?學校或職場,甚至網路上的霸凌,你會是站出來一夫當關的那一個嗎?還是隨著大流,覺得識時務者為俊傑?

年幼無知的小燕,對父母從不懷疑,她單純地想得到父親的愛,可是怎樣叫做父親的愛,她不知道,父親嘴裡說愛她她就信了,她就以為那樣子的動作就叫做愛。但幸運的是,她不痛苦,因為她甚麼都不知道。沒有人來指指點點,世界也就安生了。

最後是妓女美蘭,福南自己也瞧不起當妓女的,說她髒了身體;但美蘭卻說福南還不如逃出去到城市裡,就算打一輩子零工,也好過活在這如地獄的島上。而諷刺的是最後幫助福南的,也只有這髒了身體卻沒髒了心的妓女,儘管最後是悲劇,但美蘭也盡力而為了。若是換了我們,願意對曾經輕視我們的人伸出援手嗎?

有人說「女人何苦為難女人」,這句話包含了更深的哀傷:妳用妳懂得的來傷害另一個妳,妳以為妳贏了,其實所有人都輸了。而這也不只限於女人,而是適用於人,我們與惡如此之近,牠就在我們體內,在我們手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