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贺 Matters 迎来新版首页~

ace

这种Twitter式的左中右三栏设计,非常,非常,非常不适合长文阅读。

太难受了。

当一群人准备在纽约缅怀李文亮医生……

ace

在它们眼里,你把手伸出笼子感受一下外面的空气都是不对的,遑论会飞了。

过去沉默的大多数是基本盘,现在年轻一代的它们甚至不沉默了,张嘴就是战狼怒吼,抬脚就是为国出征。你看四个月前那一天沸腾得震惊世界。

它们这些最坚实的基本盘,哪怕铁拳落自己头上也只懂得哭着跪下求主子开恩,不会醒悟。

【隨感】 這十個月來,以及在李文亮醫生去世的今晚,我一直在默默的截圖

ace

谢谢你截图,为这时代留下记忆,请继续截。

你比我截的还多。由于我身在墙内,长年累月全方位沐浴在伟大光辉下,不得不屏蔽很多渠道以抵御润物细无声的浸染,所以留存的记忆反倒比你少得多。

千万不要动怒,那样的声音何止亿万。无视他。

可以考虑利用Google Photo,高画质保存图片又不占用空间,可以无限上传,随时分享。

相信终有一天,所有我们各自保存的碎片拼凑到一起,把真实的历史还原。

疫情中的一次抱团取暖——谈论这种无聊、愤怒又无力的感受

ace

香港人在过去大半年向全世界展示了他们的文明和勇气。但在我看来,最让人敬佩的是三个字:不割席。所以他们不是一盘散沙,并且坚持这么久也没被打散——在以斗争出身且几十年坚持斗争的当局如今斗争的能力和手段早已远超人们所能想象的情况下。无论我们是否认同或理解那些勇武,他们所有人都在承担自己的责任。

正如昨天疯传的那张图片,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网路在香港是能加强手足之间联系的方式,而在我们这,表面上似乎在不断出现的一些事件时似乎也是如此,但实质上更多的作用是消解。

李医生这事儿一夜之间全网怒吼,然后呢,仅仅一天,已经风平浪静。回望过去,这种事早已上演了无数次。

昨天无数的人在「请求」当局给我们宪法规定的权利。可是我的傻同胞们,古往今来,你可曾听说权利有谁求来过。

专制真正的坏,不在于剥夺了我们的权利,而是免除了我们身为公民本该承担的责任。而这责任,因为恐惧和无力,导致我们都没有勇气去承担。

若有一天,我们能面对自己的恐惧,把愤怒化作勇气,像过去十来年被打压的那些公民行动者们一样站起来行动,担起自己身为公民应尽的责任,才是专制最怕的,才会改变。

若没有火炬,我就是那唯一的光。鲁迅说。

不,只有很多人都做那光,才可能把这夜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