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的生活隨筆

新手媽媽,與英文更有緣的日文系。 回頭看發現人生前段有太多空白,決定好好留下點什麼給往後的自己。 我的點滴日記和隨筆隨想。 英文專欄誕生,如果能讓大家也有那麼一點點喜歡上英文,那就太好了! 個人網站:https://www.notion.so/2c1bf3cc145e45c3bfe1f4de0cda17a1

霸道總裁——在這

發布於
對,是我。

小時候上學阿嬤會幫我跟哥做早餐,下課回家踏進家門,我的招呼儀式是「阿嬤!哇霸豆夭啊!」然後阿嬤就會煮給我吃。

記得有個禮拜,我失心瘋似的愛上手打麵。

「扎等袂甲啥?」「手打麵!」

「夭未?闇等袂甲啥?」「手打麵!」

「蛤?甲袂仙喔?賀啦賀啦,哇來煮。」

連續七天,14餐手打麵,不過從此以後我完全不想再吃手打麵了。

長大以後我回去阿嬤家都會吃醬油炒蛋。簡單好吃!

上次清明節回家前還特地跟阿嬤點餐,想吃阿嬤牌的油飯。阿嬤的油飯不是一般的咖啡色、棕黃色,而是白色。麻油跟炒薑的香味,最愛的香菇和阿嬤特地去市場買的雞腿肉。熱騰騰,我整「鍋」吃完了。

阿嬤會做很多古早味,菜頭粿、碗粿、甜粿、豆漿、包子饅頭蕃薯包、春卷、蛋黃酥,什麼都會,只差不會鳳梨酥。她以前常常在晚上十點多做粿(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一聞到炒香菇的味道,就會噗噗通通衝下樓進廚房大喊:「哇批丟乓啊!」然後在阿嬤煮好鹹鹹香香的餡料時挖一碗飯配著吃,油蔥酥、肉燥、香菇、胡椒、醬油,此生足矣。阿嬤總會在一旁叨念,怕她的漿都還沒弄好,料就被我偷吃光了,變成沒有料的粿。

不知道從哪天開始,阿嬤想到,在頂樓的花園種起了無花果樹,一個以前聽過沒見過的神秘食物。沒想到我意外的喜歡,我姪子也喜歡,從此展開了我倆的無花果爭鬥戰。

我去找阿嬤時,她會把留給我的無花果拿出來,冰冰涼涼,熟透的無花果紅紅的,很甜。除了在阿嬤那裡吃她偷留給我的,其他的通常就會進到姪子的肚裡,我媽跟我姐眼皮底下的無花果就是姪子的,我不能吃(對,我這阿姨沒有要讓的意思,只是會被禁止)

阿嬤說通常人家吃無花果沒人在削皮,只有我們家在削皮。我們家的水果,如果沒有人削皮切片就會滯銷。S第一次在我眼前啃蘋果時問我要不要來一顆,我說除非你要幫我削皮切一切。

除了阿嬤牌,還有我稱作媽媽牌的魚。因為我嘴巴笨不會蹭,遇到多刺的魚媽媽會幫我挑肉放到碗裡,因為知道我會寧願不吃。

天啊,我好任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生活的雞毛:一個穩賺不賠的好投資 !!!

社區活動提案 之 你是我的霸道總裁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