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然 oce

兒童心理學研究員。研究特殊學習需要,缺乏遊戲時間的小朋友如何悄悄地玩和學交朋友。讀研院前在某一所四大任職電腦審計師及資訊保安師。Research on Special Education Needs. Interested in humor, play, and friendship in children. ex-CISA/ex-CISSP

我想變成三歲小孩一天

發布於
這應該是所有兒童心理學研究員的夢想啊

做研究時,要接觸大量幼稚園學生,他們的行為和發展總是讓人摸不著頭腦,我經常都很想知道,到底他們在想甚麼?他們觀察環境時會數集甚麼訊息?他們如何決定和不和另一個小朋友玩?小孩只有有限的語文能力,他們是如何思考的呢?在還沒有學會朋友這個生字時,他是如何想「朋友」這個概念的呢?

如果研究的是初小學生,你可以直接問他們。有時,你也可以請高小甚至中學生回憶自己當年的行為來了解初小學生的心理發展。當然,我們有時也會質疑記憶的可信性,尤其現在大部份小朋友都有大量的成長片段,他們的記憶很多時受到父母的描述影響。由於大部份高小學生都已經忘記了自己幼稚園的生活,所以他們的描述就更不可靠了。直接問三歲的幼兒也很難:三歲的幼兒,理解能力表達能力都有限,他們就算明白你在問甚麼,就算願意和你分享,他也未必能夠說個明白。

大一點的幼童,他們也不一定明白你在問他的東西是甚麼。如果你試過和小孩子說話,他們有時會答非所問。如果你是他的父母或老師,他們還會因為你提問時的神色而猜你想要的答案作答。例如你指著一個蘋果和一顆提子問他那個大一點,有些聰明的小孩會以為你在考他,因為沒有理由問這樣淺的東西嘛,於是他就會故意說「提子」,然後你追問為甚麼,他就解釋說提子一大串時就比蘋果大。

所以,我最想變成的就是小孩,讓我可以切身了解小孩的思考方法和小孩的感受;而我變的時候,不要是像「上身」的那一種變,因為如果我還有本來的語文能力,本來的想法,本來的記憶,那我最多只可以像卧底一般嘗試和同齡小朋友交談,嘗試收集第一手資料。但現在靠高科技要收集第一手資料其實不難:放很多錄影機和收音器就已經可以了。

我想要了解的問題,我是必須確確實實的變成一個三歲小孩,我的記憶,認知,感官,大小肌的能力,也只可以有三歲的程度。

而我一定要做的事就是:第一天上幼稚園。

第一天上幼稚園,充滿著新事物,新的大人,新的一大班同齡小孩,對三歲小孩的衝擊應該很大。那天的感受,一定可以讓我對小朋友如何學習知識,學習社交,了解周遭事物有更確實的認知。

很多人對童年有很美好的想像,覺得兒童很簡單,就如以下這首兒歌:

歡樂兒童,詞/曲:韋然
兒童是快樂和互愛 兒童是友善和氣 (歡樂兒童,詞/曲:韋然) 

但是,我在幼稚園打滾好多年了,見過太多兒童不快樂不友善的時間,尤其是女孩子,她們之間的關係就有如「宮心計」般複雜,一點也不簡單。如果真的可以變成三歲小孩,體驗他們在鉤心鬥角時小小腦袋到底是在想甚麼的話,那我應該可以更有效地想出一些方法去幫助那些有社交困難的小孩子了。


題外話:如果想看看小朋友交友有多複雜的話,推介英國channel 4的The Secret Life of 4 Years Olds,而我讀研院時的聽了不少四五歲女孩爭朋友的對話,她們比這對英國小女孩還要複雜(sophisticated)得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我想變成xxx一天

東京幼稚園觀課記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