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

陽台上的植物、偶爾才有的讀書心得、絕不媚俗的時事評論、我的貓咪天賜、素食食譜、不算很有特色的文青照、喜歡或不喜歡的音樂、我的舊公寓老陽台,以及無欲則剛的生活。以思想以生活,但不以美文及美圖取勝,來自台灣但不限於。

自我,是問題又不是問題

發布於
如果拋棄了這些負累只為了得到一個不再受禁錮的、能夠平等地參與社會競爭的自我——我、們、會、更、快、樂、嗎?


糊掉的小蝴蝶和牠放養的乳牛——大花咸豐草^^

臉書是個很奇妙的地方。前陣子是梅子季,我的臉書從早到晚都看到有人在買酒、買梅、洗梅、釀酒,好似春天告別前的盛大儀式。提醒我,我們與我們所創造出的城市科技文明,乃是建立在地球的行星生命之上,它的呼吸吐納便是季節遞嬗。

你計算過自己呼吸的時間嗎?若季節交替只是地球生命中的一次呼吸,我們的地球也許比我們想的年輕許多。

我毫不懷疑地球是活的,有生命、有意識的,它樂見人們享受它所能給予的一切,甚至是它不能給予的,這是地球經常被稱為母親的原因。

因為當人類的生理性別仍主宰其日常分工的時代,以生物學為基礎的母親與母職、母愛的連結被視為理所當然,尚未在意識中被為理解對個體性的壓迫——它當然是對個體性的壓迫,因這是母職的生物學原始設定——時,母親的原型就是為了保護及養育下一代而犧牲「自我」,由於人類自我又主要被歷史地、唯物地顯化為力量、權力、金錢,於是導致了母權的勢微,以及母親的不滿足。

因此,當如今的我們拜科技及人文之賜,已有能力選擇拋棄所有因生物性所帶來的社會不利時,我不禁要思考,如果拋棄了這些負累只為了得到一個不再受禁錮的、能夠平等地參與社會競爭的自我——

我、們、會、更、快、樂、嗎?

我想,以我自己的經驗,自我,是問題又不是問題。若是服從於內在直覺的需求,培育及發揚個體性絕對能帶給人更多的快樂,然而,投入於競爭並令如宇宙星辰般紛陳羅列的獨特而多元自我,被僅僅是根據權力、名望、金錢展望等狹隘的外在尺度秤斤論兩,卻是對我等好不容易取得的自我實現空間最狡猾、最窮兇極惡的篡位,根本是個貍貓換太子的邪惡陰謀。

因此,在這梅子黃熟的季節,不太喝酒的我決定明天一早立馬殺去菜市場買幾斤梅子,狠狠釀個幾罐梅酒,以感激地球母親允許我們這些人類不肖子在她身上燒墾、種植,亦即系統性地殺戮與生長,開啟了人類文明中偉大的農業時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生而為人,可以不必說抱歉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