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

生活的紀錄者 關心歷史,宗教,族群,人權議題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08|魯瑪茲星:一個越讀者

發布於
修訂於
作為一個生命,匯入星際間的命運,何其榮幸。

津渡

早晨,我躡手躡腳的起床,換上運動裝,背上相機,悄然出門,

外面晨曦微露,空氣裡有植物在早上散發出來的特有氣息,混雜一些露水的濕氣,非常清新。沿著住宅區微微的坡度往上走,走到社區盡頭,再往後是大片的農田,茶園,小牧場,分佈在廣闊的坡地上。我走入茶園的區域,繼續向上。想要在太陽完全升起來之前,拍下各種景象。

太陽一旦升起來,很多景象會有很多變化,我的知覺與現實景象會有不小的差異,為了彌補這些差異,我永遠帶著我的相機。讓相機的紀錄提醒我,面對這些變化。

半個小時後,走過茶園,菜地,牧場,在最高處拍了今日晨光下的整個津渡小城的全景。我安心的回到家中。

整個路上,小神社是令我不安的一處地方,我知道那裡有時空接口。自從女兒悠悠九歲的時候,在那裡遇到一位願意陪著我們撿橡樹籽籽又特地告訴我們她也叫悠悠的老奶奶,晚上武士就說,那是老悠悠來陪媽媽和自己玩兒了一會兒呢。我驚到。再去,卻再也沒有遇到。唯有地藏神的小石像,有馬頭觀音石碑,有一隻常常凝神看著虛空的白貓。

回到家正好叫兒子英麒起床。

我看看桌子上的今日事清單,凌晨出門的武士加寫了兩件事情,今天有七件任務。

OK,先吃早餐,做盒飯,今天是生活垃圾日。

英麒一邊看新聞一邊仍然迷迷糊糊的,我做盒飯菜的同時也做了手沖咖啡,加了奶遞給他。

45分鐘的時候,他終於吃完,收拾停當,出發去學校了。

我衝去附近農家早市,買好蔬菜,送回家,趕著緊的去武家店舖清掃和開門。

武家交通器材公司在繁忙的國道較平緩的路段上,專門經營買賣各類二手載人交通器材,最大的一件是停在店舖的頂上,是一架中號的飛船。

公司早晨的無人時刻是我這個知覺障礙者能夠顯身手的地方,我知道每一件東西應該在的位置,武家弟弟永遠會在結束工作的時候留下什麼沒有完成的尾巴,我也總是能夠找到那條尾巴令它回到原來的樣子,或者歸回原位。收好垃圾。把屋頂的飛船玻璃擦乾淨,我的準備工作就基本完成了。

結束時我會靠著飛船,虔誠的唸一唸財神的咒語。一邊觀望一下今日風景。

這裡是津渡,位於魯瑪茲星首都附近,而偏安一隅,城內有繁忙的國道,城外有港灣,空中有星船中轉站。津渡從前是首都附近重要的驛站,現在是一個全方位的交通連結點。

打開大門,幾位工作人員出現在店舖裡開始忙碌,我則又回到家中。


給蝸星的時間

10點左右,是我要裝載自轉鐘,跟蝸星聯繫的時間。

蝸星是我的出身地。作為蝸星人來到這個世間,在蝸星上成長。自小體弱,一半時間在醫院渡過,感染過重病,沒能進幼兒園,只能自己在家靠識字遊戲自娛自樂。進小學之前已經能夠閱讀童話書,本來很開心的。糟糕的是進小學,學習的第一篇課文是「你辦事,我放心。」我問媽媽這是什麼,為什麼要學這個?媽媽沒有回答,看我的眼光頗為憂慮。對課本喪失興趣的我在學校的圖書館和親戚家的大書房建立了自己的閱讀世界。大約是在中學時代(拜一位前紅衛兵老師所賜)我的知覺障礙症形成了,我讀過書的情景會成為一個立體的世界包圍著我,而使我看周邊的世界景象模糊。

二十歲的時候偶然遇到來蝸星短期留學的魯瑪茲星人武士,他是我一目了然能夠看清楚的第一個男生。恰好那個時候他也看到了我。

然後我們保持了長時間的遠距離聯繫。

大學畢業後,歷經一年繁瑣程序,他帶著我離開了蝸星。


我的爹娘還在蝸星上。還算健康過著他們的退休生活。

現在每隔一兩天我要用一個小時的時間陪他們倆聊一會兒天。

這是我的提議,我知道他們很是掛念我和孩子們,我們回不去,只能也必須用如此方式來緩解他們對我們的掛念。

我們有時候聊家史,聊一些從前的有趣的事情,有時候萬一不小心說到了敏感話題,(我跟他們意見不合的地方)我也有一個完備的搶救計畫,就是一本《經書地圖》。問他們又在什麼擔憂的事情,我從經書地圖上找到建議,找到咒語,最好的時候,還能找到相應的經典名稱建議,那真是功德無量,他們對什麼時候唸什麼咒語這樣的話題倒是一直保持著濃厚的興趣。

掛了電話之後,我卸載自轉鐘。打開信紙盒,找出美麗的信箋,開始給安妮寫信。這是事務清單上的一件事。今天我終於想好了給她寫什麼。

給安妮寫信

安妮住在H伴星上。就是在蝸星的邊陲,處於將要被黑洞吞噬的緊張狀態,那個地方。

安妮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姑娘,是武士多年前在靈峰山頂郵局的夏季特別工作中,違反工作紀律,給一家人帶回來的大驚喜。為了這位年輕活潑的姑娘,武士帶著前所未有的熱情拼命說服我接受,讓她來我們家作客並住下,他從沒有這樣求我,我愉快的答應了。她的到來確實吸引了所有家庭成員的注意力。

安妮是一個活潑勇敢的女子,穿得薄薄的就膽敢去了海拔3700米的靈峰,而且到達了山頂,據武士描述說,她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把他嚇壞了,嘴唇紫紫的,只能說蝸星語,已經凍到開始亂說話了。擁有豐富登山經驗的武士馬上找了一件厚衣服給她,讓她坐在靠火爐最近的地方,並且跟一同工作的大叔和上司商量,「這個姑娘已經有了低溫症的症狀,一時半會兒恢復不了的,要不,讓她跟著我們的工作拖拉機下山吧?」真不知道他這個臨時工是如何說服一同工作的大叔和上司的,據他說大叔看到姑娘凍得瑟瑟發抖的樣子,想到自己的女兒,留下了感同身受的眼淚,跟他一起說服了上司。三個魯瑪茲星大叔一致同意把這位遠方來的身體不適的姑娘作為郵件的一部分,讓她乘坐靈峰上唯一的機動交通工具拖拉機,護送她下山。再由武士照顧她恢復健康。

武士把她帶回了家。

我們全家就此認識了安妮,孩子們得到了特別的宇宙童子軍紀念品,我陪伴安妮去走了津渡的好幾處地方,陪她吃飯,聽她說各種各樣的事情,一直樂呵呵的聽著。

她不知道,連武士都不知道,我的初戀是一個H伴星人。


這次奇異的緣分,一直不曾結束,安妮保持了與我的聯繫。每一年的夏天之後,我們總會收到來自她的寄自宇宙多個星球的伴手禮。

從前我總是寫電子郵件給她,表達我的感謝我們一家對她的掛念。

而現在,在我得知她在等待一場審判,可能會去獄中。我決定給她寫一封古老的手寫信了。我想只有這樣她才能夠收到。

我選了一張悠悠畫的津渡海邊風景。然後寫了短短的信:


親愛的安妮:

你好嗎?

我們都好,武士大叔有兩年沒能去靈峰山頂做臨時工作了。悠悠去了美術大學,英麒在家裡,準備預考。我還是老樣子,每天忙著讀書,讀新聞,照顧全家。

無論你在哪裡,我們一家人都非常掛念你,希望你再來,我們再一起吃飯,一起玩兒。我們一直等著你。

祝 安好

木心❤️


寫好信,我就去了郵局,寄去H伴星。


馬特宇宙


我去過H伴星。可惜是安妮不在的時候。

那是H伴星成為全宇宙新聞焦點的時候,魯瑪茲星媒體上的有關資訊已經令我讀到受不了,更不用說各種使用蝸星文字的種種媒介,我覺得必須自己去到實際的情境中去看看才能夠理解這個程度。我就去了。

就在我一個人在H伴星上探險的過程中,我遇見了馬特宇宙的入口。

在一家咖啡館,我的身邊坐著一位年輕斯文的女生,她的口音令我感覺到故鄉般的親切,她說,有一個叫馬特宇宙的地方,她說完,我就看見了入口,彷彿有晃過一隻愛麗絲世界裡的兔子,然後我就進入了。

那個時候我看到的馬特宇宙是一片正在開發中的宇宙工地⋯⋯

為了一晃神之間看到的愛麗絲的兔子,我進入了那片宇宙工地,並參加了一些基礎建設工作⋯⋯

我常常把下午的一部分時間留給馬特宇宙。

後來,就是現在,我才知道那個​​​​​​韋瓦第的《四季》入口是屬於fide的。我的入口在他的不遠處,是阿格里奇彈奏的蕭邦


(第一回寫虛構,快要瘋了,在此打住。前面的每一位都給了我靈感和鴨梨,可是我沒有帶手槍也忘記了情書的滋味。唉,馬特宇宙原諒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最後一個O星人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02|而我愛你,而愛無法撐起!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03|蜗星情书作家蜗梨梨

2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