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26322 
张仪

今天之后,我还敢在Matters上继续写么

我的《中国人的囚徒困境》还没有写完。这两个月来的沉寂,并不是偷懒,而是在积累,在读书,在更深入地思考。可是今天之后,我还敢不敢在Matters上继续写《中国人的囚徒困境》呢?我不敢了,因为Matters是一个香港注册的网站。今日之后,党可以决定我们每个人在香港发表的言论是不是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

张仪

当大家讨论方方日记的时候大家在讨论什么

如果我们把人群简单地抽象为三个人, 并且用ABC来代表,我们来试想以下这个三个人将会如何讨论方方日记 。这三个人对于以下几方面问题都有着自己的观念,他们在目前的媒体报道甚至是科学论文方面都能找到支持自己观点的材料,并且自己的观念和所搜集到的“事实” 都能够在自己的体系内自洽。

张仪

中国人的囚徒困境(3)

小序 今年我读了几本奇书。一是《红雨:一个中国县域七个世纪的暴力史》,一是《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一是《现代性之路:英法美启蒙运动之比较》。

张仪

连如何哀悼都要被规定时间、规定方式

今天的微信朋友圈有不少顺手转发哀悼疫情死难同胞的,几乎成了刷屏之势。两个字:廉价。大陆的不少地区已经出现了二次爆发的萌芽,又开始封城封小区,推特上也出现了甘肃临夏劝诫屯粮的文件图片。这场疫情还没有过去,就开始发动全国人民哀悼已经牺牲的同胞,那么那...

张仪

中国人的囚徒困境 (2) 【重写版】

前言:本文第一部分发出后,没想到收到了很多朋友的关注,于是前几天就写了第二部分。写得有点着急,自己不太满意,而且还出现了一个错误。于是决定重写。也是因为要写这部分的原因,把钱理群老师的书竟然几天就读完了上册,接下来会接着读下册。才疏学浅,写文章不查书竟然写不下去,但这对我个人也是很好的体验。

张仪

中国人的囚徒困境(2)

2. 集权的政治制度是不是中国人民历史的选择?我记得高中历史和政治课本都说,社会主义制度是历史的选择;当时只觉得恐怕是作者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为社么中国实行了社会主义制度,所以就拿这种不知所云的话来糊弄人。历史又不是一个人,它怎么就选择了?如今,这种话语还会偶尔以不同的面貌反复出现...

张仪

中国人的囚徒困境(1)

从2014年广电总局发文禁了余英时、张千帆的书开始,我就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觉得这盛世繁华下隐忧重重。焚书坑儒这个头一开,就有可能出大问题了。2012年Xi任期刚开始时,强调了一阵依法治国、依宪治国。在校友群里讨论,有一位说,这恐怕要依的是商鞅之法,发出了两张照片显示一尊的种种做派都在模仿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