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ran

新年愿望:早点去世。

虽然是精神病但是没关系剧评:韩偶剧都开始关注当代人精神健康状况了(三)

發布於
图片来源:豆瓣


在一个公正的世界里,没有慷慨的需要。在康德眼里,同情是一种可憎的品性。人宁愿被忽视,宁愿被侮辱,宁愿被虐待,也不要被同情,因为同情导致了同情者被同情者的一种优越感,这种优越感,康德是坚决抵制的。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所有人都能够自己做主,如果有人同情别人,他就是把对方降格为一种动物或一样东西,或只是一个让人怜悯的对象。对康德来说,这是一种最可怖的对人的尊严和人的道德的侮辱。——以赛·亚伯林《浪漫主义的根源》

E5 食色,性也

第五集前十分钟的剧作老厉害了,简而言之,文英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刚太的家并且留宿一晚之“悬疑大片”。刚太自从搬到城津市好像还没有介绍过他和哥哥居住的二楼空间,所以这集开头因为文英的缘由把二楼的空间彻彻底底的交代了,信息量超大的。看预告片很有可能是仅有的一次如此描摹这个空间,E5对于“争夺家人”的环节,似乎最后是文英胜出了,魔女设下圈套将两只小白兔引入被诅咒的城堡,王子的到来究竟能否打破城堡的诅咒呢?

刚太和文英雨夜交心情节基本上是通过二人讨论“欲望”的话题展开的,桥上相遇的时刻,可以看出文英前所未有脆弱和期待的眼神,一时间柔情万千的氛围围绕着他们两,韩剧真是太会了。当刚太靠近自己身体的瞬间,文英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重量全部依靠在刚太的身上,情不自禁的感叹一句“好温暖啊”。为什么说十分钟剧作厉害呢?通过剪辑观众是知道刚太是因为阅读的《丧尸小孩》之后对魔女有了新的了解,书里面讨论了孩子究竟是渴望食欲还是爱的温暖让刚太崩溃了。在桥上相拥的时候,魔女并不知道他已经读了这本书,毕竟之前邀请他看的时候还被吐槽成年人怎么可能看童话书呢。此情此景,魔女渴望爱的温暖似乎实现了第一步。紧接着魔女第二句“我饿了”,刚太的手指抖三抖,跟文英在一起的体验太刺激了,你永远无法预料这个女人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未知的刺激与恐惧把刚太拴的死死的,此时他心里可能很后悔对这个女人竟然抱有什么期待,果然还是在物化我。

镜头语言对于“温暖”主题的烘托效果做的也蛮好的,从汽车旅馆到刚太的居所,粉色是这段的主打色,我个人感受到两层隐喻,第一层次的是二人情感升温,刚太处于开始接受魔女的状态,“当你想见我的时候我去见你才有意义”,魔女的追逐得到了回应,粉红色出现的时机很恰当。第二层应该是“性”,因为分集的原因,其实从魔女身穿白色透视装的白日剧情开始,这一整天的剧情节奏才是完整的,从魔女开场到E4她这是第一次穿浅色服装,镂空款式为夜晚大雨湿身做铺垫。刚太好巧不巧找了一家“汽车旅馆”,二人推门的镜头前景是一个雕塑,男女裸身拥抱的造型,你仔细品品。店老板向刚太专业介绍的房间时使用的大量“专业词汇”,31岁的刚太反应比起魔女要局促太多了,我心中不禁有一个大大的问号:他真的不知道汽车旅馆意味着什么吗?粉红色的意象此时被创作者赋予了具体的导向意味,如果你看过库布里克的《大开眼戒》,其中有一个场景是医生比尔在深夜的纽约街道上行走,十字路口被一名身穿貂皮黑丝的女性搭讪并跟随女孩回家,女孩房间的装饰和暧昧的粉色系灯光氛围,就知道他们要干嘛了。

看到这里,我真心为韩偶剧的突破感到惊喜,这部剧毫不掩饰的讨论了性的议题,不同于以往观众对韩偶剧纯情的印象。是一种观念的突破,结合剧作所表达的内容也是贴合的, 既然已经在讨论精神病人和非精神病人的分野,追问人本质上是否有差异的议题,那么加入坦荡荡的性的议题,这才是创作者在对人的议题一以贯之的表现,不躲避,用坦荡的态度面对。结合之前魔女和官二代第一次见面,二人煞有介事的讨论性生殖器的片段,魔女淡定自若的评价小可爱的小可爱,小可爱的反应也很有深意,说明二人并不被社会意义赋予性的道德评价左右。反观刚太,他背负了太沉重的社会道德评价的包袱,他介意公共场合讨论”一起睡“的话题,介意汽车旅馆的房型,介意性表达使用的道具,介意对哥哥的养育责任。

福柯有一本书《规训与惩罚》(如果没记错书名)的前半截很有深度的讨论了性的议题是如何从公开化演变成具有社会道德批判的私密话题。美国超级英雄电影《神力女超人》2017这部电影中,戴安娜与史提夫的第一次相遇,戴安娜和正在沐浴的史提夫聊了关于男性和女性的话题,这部电影的导演是名女性。有一个场景让我当时非常震撼,我第一次看到由女性视角出发同男性讨论性的议题不会让你产生奇怪的感受,他们就像在讨论今天天气怎么样一样平常,戴安娜因为隐居的原因不以世俗污染过的角度理解性,甚至有些无知之幕的视角,史提夫的反应也很优异,经历过世俗却不那么世俗的人类挺难得的。韩国将社会议题表现在偶像剧的领域,管中窥见他们的观念和影视的发展已经到达什么境界。

说回魔女和刚太共处一室的夜晚,这段真的绝了,导演给的特别清晰,逻辑严密的铺陈文英当晚去刚太家里是多么的合理,完全不是因为大家想给这对cp摁头在一起。首先,他们俩都没有带手机和钱包,魔女是因为白天被父亲的暴力行为刺激到了,灵魂被抽走似的在马路上游荡。刚太读完《丧失小孩》之后听到魔女白天的遭遇,抓起外套冲出门去寻找魔女,不过我也想吐槽既然已经彻底失去理性的控制为啥还要拿外套呢(当然是为了给魔女披上)。其次,刚太本来就没有想直接带魔女回家,选择了旅馆的方案,这个方案被pass的理由也很诡异,没有带钱。送魔女回家的方案被反驳后,顺理成章的先把魔女带回家,本意似乎是让魔女温暖起来,再送她回家,后来因为开门事件被魔女威胁达成交易,魔女的做法很魔女,刚太的“被迫”接受也很刚太。

如何合理的在刚太家度过一晚,因为刚太在过去的30几年里,每天是和哥哥一起吃饭一起睡觉的,如何使得这个惯例被打破看起来合情合理,莫名其妙的不想让哥哥知道自己把高文英作家带回家的心理,再次向哥哥撒谎了。编剧既能让观众看的爽,又可以从中设置人物性格的梗真是操碎了心。

刚太和哥哥的相处模式逐渐显露出来,哥哥和文英是一类人,他们痛恨撒谎,文英观察能力很强,一眼击穿别人是否在隐藏自己,行为看起来也比较虎,直接撕开对方的面具。尚泰是表现在情绪上面,他不知道怎么直接揪出弟弟的伪装,只是重复的嘟囔“撒谎是可耻的”,没有能力点出弟弟究竟在什么地方(具体的1、2、3)在伪装自己。刚太选择的策略是长期带上温和与微笑的面具,让哥哥感受到自己开心就好,长期积累下来哥哥反而更难接受偶尔发脾气的刚太。魔女了解到刚太为哥哥微笑的原因后,提出渴望对方也对自己笑的要求。刚太容易在魔女面前失控,卸下面具反而是在释放自己,他们俩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点。话说回来,究竟是在魔女面前表现本我是对的,还是在亲人哥哥面前表现装饰的自我比较好,真的很纠结啊。

刚太在魔女面前不逃避的样子太man了,就那么突兀的在作者面前表达一番对《丧尸小孩》的读后感,被戳穿的作者开始给自己修装饰墙了。至此对温暖与欲望的讨论经过两轮的PK没有分出胜负,白天魔女被judge大脑空荡荡,夜晚在汽车旅馆的时候刚太被魔女反击;魔女被刚太戳穿渴望爱的温暖开始心虚,魔女第二次说出“伪装者”的时候,估计也是在说自己。

这部剧在文英,刚太,尚泰三人关系发展线做的超用心的,三个人很少在一个空间里面,基本上是两两组合,但是尽管另外一个人不在场也会被提及,以E6的预告片,接下来可能的事件会围绕三个人在城堡的戏份比较多,前两集猜测的铺垫尚泰绘画天赋的梗果然会和文英有更深的交集。除此之外,这部剧不落俗套的地方在三角关系的处理也很妙。两女一男基本上是平等的地位,两两组合分别对戏的时候也不会暗地里搞对方,基本上是一对一的关系讨论,能不能和刚太搞关系全凭个人魅力。这才是正常的成年人处理感情的方式嘛。

刚太和载洙喝闷酒的独白也很绝,刚太说自己最近经常忘记,忘记过去,甚至忘记哥哥。究竟是文英的出现占据了自己更多的注意力还是他真的患有某种失忆症的前兆,文英在浴室的时候看到墙壁上贴的纸条究竟是用来提醒尚泰还是提醒自己的?尚未可知。最后,谁才是精神病人的主题在这集的观感开始弱下来,病患一语击中穿不穿病患服是分辨精神病人的标志吗?不是。

E6 不要轻易为人父母

紧凑的追剧三周,发现这部剧的套路是偶数集的侧重点是做大量的铺垫,这集在剧作,摄影,构思给人的惊喜不是特别大,上集前十分钟表现过于优异,相比之下E6前二十分钟在城堡展开的本剧主角三巨头终于对面刚的部分略微逊色一些,但情感上却是让人心里最堵的一集。

E6的主题核心是文英和母亲的关系,没想到导演动刀文英原生家庭的切入点竟然是一位患有妄想症的阿姨。新肉生成必定将腐肉清理干净,E4是刚太破除了对母亲的执妄,E6轮到文英了,剧集后半段又在展开精神病人图鉴,导演搞恋爱不忘关怀弱势群体。

穿貂皮妄想症阿姨此前和尚泰因为拍照有过一次交集,她也是一个可怜的母亲,不敢面对女儿的死亡,误把文英是自己的女儿,一直在疗养院偷窥文英。文英对控制欲超强的母亲情感也很复杂,听到妄想症阿姨说自己是还活着的母亲,渴望母亲的文英呆住了,尽管后面妄想症阿姨很聒噪的纠缠,文英也没有动手(非常令人意外了),只是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告诉阿姨“你清醒点吧”。从E7预告片中刚太摸着文英的脸告诉她“做的好”,文英穿的好像是妄想症阿姨的貂皮,姑且猜测文英将错就错干脆把阿姨当作自己的母亲去期待,治愈了自己也满足了貂皮阿姨的妄想。

想起来去年在杭州的时候,路过一间基督教徒,碰巧被一位阿姨布道,我问她为什么做基督徒,我忘不了当时她讲述的时候浓烈的悲伤和遗憾,人到中年事业和家庭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刚好有人向她介绍基督教,于是投入了上帝安慰的怀抱。如果不想清醒的面对,那就去逃避吧,人生太苦了,不必过的那么清楚。

回顾E5结尾,文英把尚泰带回城堡后要求对方跟自己一起住,并且和尚泰签订了一份插画师的工作契约,除此之外看不懂韩语的我并不知道文英的交易条件是提供一辆房车给乙方。刚太兄弟之间的关系随着更多的细节曝光,看起来更加复杂了。刚太下定决心前来城堡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把哥哥带走,二是和文英做个了断。

刚太看到躺在城堡沙发上醉酒的哥哥,脸上写满了“居然让我哥哥喝酒”的愤怒,如果做一个关系的比喻,刚太的举动像不像你小时候偷偷喝酒后被母亲发现,刚太作为弟弟和哥哥关系的错位越来越夸张,他对哥哥的感情早已经变质了,不是兄弟之间的平等关系,而是对哥哥的养育责任。

刚太跟文英的做决断的部分蛮有层次感的,刚太在看到合约前很坚定的实现这次来城堡的目的,把魔女从自己的生活中撇开,把哥哥带走试图恢复从前的生活轨迹,但是楼梯上下意识的关怀暴露了自己的真心。他不敢对自己的未来有期待,当爱情来临时本能的退却,偶尔显露的坚定还没有战胜内心的犹豫。

刚太听说哥哥和魔女签合约的事情,下意识认为哥哥作为无行为能力人,合约一定对自己不利,跟魔女刚刚吵架完毕的他来不及耐心的把合约哄下来,直接抢走并撕毁了合同。尚泰又打了弟弟一顿,这次是真打,而且边打边吼,宣示自己的人生自己决定。打了败仗的刚太失神的走出城堡,习惯性养育哥哥的生活方式突然崩塌了,没有哥哥这个包袱自己能重新掌控自己的人生吗。

镜头切回兄弟二人小时候的场景,揭开为什么他们的关系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手里拿着刚刚得到的跆拳道红带的小刚太兴冲冲的跑回家,他以为母亲会夸赞自己,没想到迎接的是一场暴打,理由是刚太为了自己没有保护好哥哥,母亲和刚太是亲子关系,然而她却像要求自己丈夫去要求自己的小儿子去履行为人父母的责任,完全不顾及小儿子的感受。父母的这种行为反而会影响自己子女之间关系的正常发展,为人父母仍然不懂得如何同他人建立平等关系,母亲一味偏袒有问题的大哥却反而是最正常的,最懂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界限。

小刚太对母亲不公平的待遇是反抗过的,冰面落水的经历,应该是刚太决定当哥哥爹妈的心理转变的契机。刚太的世界从此只有哥哥,他被自己内心的限制圈养在一口水井的天地,魔女小时候救过他一次,今日再次救了他。看到合约上魔女和哥哥交易的房车条款,他意识到哥哥和自己的人生不是捆绑的,应该是平等的,所以还是去城堡和魔女纠缠不清吧。

一家三口在一起住多好,文英渴望刚太身上具备的训练多年的母爱,文英是破除刚太内心迷雾的一把利剑,真的是相爱相杀、相互治愈型的恋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