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齋

码农,膜法师,清诗爱好者。

这次悼念,和12年前为汶川逝者的悼念有何不同?

没有404,就没有今天的4-4。

今天,全国人民深切悼念抗击新冠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

然而在网络上,一些人表达出了对这种形式主义的不满——这里的形式主义并不是指举国哀悼这个行为本身,而是下级衍生出来的种种令人啼笑皆非的行为。

随手在微博搜了两张图,水印已去掉,去搜的话还能搜到很多。

一叶知秋,这次悼念已经慢慢变了味道。我要说“上面永远是英明的,只是下面办事的人出了岔子”吗?不不,这个逻辑和说“中央的政策都是好的,只是湖北省的官员干了坏事”一样。这套逻辑为什么是错的?很简单,因为中国既不实行分封制,也不实行联邦制。

中层做事要向上级负责,而不是向下级负责。因此“做事留痕迹”是十分普遍的一条定律。拿这次拍照“作秀”的行为来说,中层要确保的并不是下面的每个人都在真心缅怀烈士,而是要确保上层调查自己的时候自己能有证据证明自己做了事。这套行事逻辑,是不是也解释了为什么疫情爆发初期地方政府的瞒报、封删行为?

“豺狼当道,安问狐狸。”我们都知道,湖北并不是综合素质最差的一批地方政府。同样的疫情如果爆发在别的省份很可能是和现在同样的结果。那么问题出在哪?就是这套自上而下的行为逻辑,换言之,体制本身。这些在一月底就出现在墙内的言论其实早已经404了,彼时在墙内我们甚至连狐狸都不敢问,所以大家只好去问一问蝙蝠(随着舆论战的展开,舆论普遍引导了这是一只来自于美国的蝙蝠,因此我们连蝙蝠也不必问了,索性直接定性为境外翼手目反动势力)。

老一点的网民可能还记得,当时2008年5月19号到5月21号,全国默哀三天。彼时大家都没有什么反对的声音,只有一个玩“劲舞团”的小孩表达了不满,被全网谴责。

针对这次哀悼发出的一些反对声音,有人说不过就是“我家里真的有一头牛”系列,不就是耽误自己玩游戏了吗?并不是,难道12年前大家就都不娱乐,家里都没有一头牛吗?为何思想相对开放的12年前反而没有今天这么多的反对声音?

其一、2008年汶川大地震,是真正意义上的天灾。但这次新冠肺炎蔓延,其中显然是有一部分是人祸。而人祸的比重到底占了多少,是被明确禁止讨论的。(大陆以外的地区除外)

其二、政府在此之前一直在打压人们从一月至今在社交媒体上自发的悼念行为,各大社交媒体也在因为用户言及某些事不断地屏蔽、封帖、删号。现在政府又统一强制悼念,前后对比带来的反差产生了巨大的荒谬感。倒像是一出“只有我让你哭的时候你才可以哭”的傀儡戏。

其三、生者的尊严还并没有得到充分保证。人民从一月份开始要求“追责”,但依然没有换来令人满意的答复。这次舆论上的施压,也会随着“天灾化”此次疫情的趋势被渐渐冲淡。火神山雷神山施工者的薪资拖欠以及隔离期满不能回乡被迫自费隔离,一线医护人员补贴也一砍再砍甚至还被收回。

一个关于一线医护人员待遇的调查。https://mp.weixin.qq.com/s/PXCdQtnMPSKc52_7VTFwMw

疫情爆发累积到现在的种种社会问题还悬而未决,少数人质疑的声音已经随着“现在大家致敬的时候说这些根本不合时宜”“为什么不能相信政府慢慢会处理好这些事情”之类的喧嚣被埋没到舆论底层。

酒驾撞了人不去追责司机,交通事故永远不会停止。死者固然应当缅怀,但因为缅怀死者而忘记了追责肇事者,既是对死者的亵渎,也是对生者尊严的漠视。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我今天并没有默哀,因为我最近两个月已经经历过了无数次悲伤和愤怒。太阳照常升起,就算今天没有国务院的规定、没有清明节我也一样不会忘记几个月来在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事情,也不会忘记那些因疫情牺牲的一个个鲜活生命。

我有我自己的悼念方式。

不能,不明白。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