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20112 
活齋

【代表我的那首歌曲】|陈奕迅《阿猫阿狗》

作为一个从小在大陆生活的人,我的歌单里其实大部分都是港乐。最开始是因为喜欢林夕的作词,之后从林夕开始慢慢了解到更多的香港音乐人。以前听林夕最多的是情爱词,而这首《阿猫阿狗》是我单曲循环的第一首非情爱词。

活齋

于我而言,讨论不必友善

@凌于深渊 近期发起了一份平和理智讨论的倡议邀我参加,我想了想还是把这段文字单独拿出来发在这里,一是放在评论区太长了,二是有些话也不仅仅是想对凌渊一个人说的。在我看来,任何一个开放的互联网社区想维持一个和平理智的风气都接近于天方夜谭。

活齋

【存档】方方接受财经专访:我如果不交代

按:关于方方作品本身的质疑,方方本人也已经回答得很完备了,这里只是我个人的存档。能攻击方方的只剩下意识形态上的东西,比如一些从《延安文艺座谈会》引申出来的观点,这个问题不再讨论。另一点我想指出的是,我们要警惕舆论对“完美受害者”的苛求。

活齋

当国人指责方方给西方国家递刀时,中国外交部正在瞒着国人递核弹

4月12日,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发表了一篇慷慨激昂的“讨贼檄文”,题目为《把颠倒的事实再颠倒过来 ——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之四)》。http://www.amb-chine.fr/chn/ttxw/...

活齋

读完60篇方方日记,再看这场骂战只觉荒唐

方方日记从最初的备受中文互联网社区追捧,到方方微博的评论区被反对的声音刷屏,网民对方方的评价似乎已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产生了180度反转。因此我花了三天时间,将方方的60篇日记读完。

活齋

这次悼念,和12年前为汶川逝者的悼念有何不同?

没有404,就没有今天的4-4。今天,全国人民深切悼念抗击新冠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然而在网络上,一些人表达出了对这种形式主义的不满——这里的形式主义并不是指举国哀悼这个行为本身,而是下级衍生出来的种种令人啼笑皆非的行为。

活齋

“造谣”与“辟谣”——从今天3月29号一篇央视新闻的推送说起

在大陆生活的人们,这几个月从媒体口中听到最多的大概就是“不信谣、不传谣”这句话。我的一位朋友吐槽过,“不信谣”其实根本没有可操作性。我既然信了,自然不会觉得它是谣言,那又怎么能叫信谣呢。

活齋

词的流亡开始了——于Matters第一篇

张枣敏锐地观察到,词语和它的拥有者一样在流亡。在母语中止、祖国和自我也中止的地方是流亡;而词语因为权力压迫进行的流亡,无疑加深了诗人自身流亡的广度和深度。——敬文东《抵抗流亡:张枣三周年祭》在COVID-19期间,大陆几家垄断社交市场的公司配合政府做言论审查,无论如何都是一件让人不适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