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

Try to be wise.

Chapter I | 梦的开始

和他的相遇就当是一场梦,醒来还是很感动。

第一次遇见他是在交换生的欢迎派对上。

他高高的白白的,穿着一件Gucci的短袖,很热切地和周围的各个国家的伙伴们聊着天。

“Where are you from?"

"I am form Hong Kong."

哦,是个香港人。他好傲慢,听见我和别人说我是大陆来的,连看都不往我这个位置看。肯定是歧视大陆人的那种香港人。

Party上这么多有趣的人,我不和他聊就是了。那一瞬间,我还没有意识到其实我已经动了心。

回家之后,他老浮现在我脑海里,连和异地男朋友视频电话都没忍住提到我遇见了一个香港人。Party后的第三天,交换生的爬山活动,我的眼光也不自觉地寻找有没有他的身影。

第二次见面是吃瑞士芝士火锅。

没抢到票的我偶然从一个本地学生手上买到票,同校的学妹没买到这个场次,我一个人也鬼使神差觉得我应该要参加这个火锅局。刚好他坐在我的对面(后来知道其实不是刚好),艰难地聊了一个晚上的天(因为太吵了)。那个晚上我好开心,他坐在我对面。一整个晚上哎。上火锅的时候我一直在录视频,不经意间把镜头往上抬一抬,把他放进我的镜头里但不能让他发现我想拍他。

火锅局上他告诉我,每个周五在Marktplatz会有农贸集市。需要买蔬菜做饭的我记住了这个信息。

“Hi,你上次在Fondue Night讲周五有农贸市场,想请问在哪里呢?”

“你在谷歌搜索Marktplatz就有啦。我周五也去农贸市场,我和你一起吧!”

“好呀!这么好!”

“我想参观其他人的apartment,我周五买完菜可以去你家吗?我可以做饭的,你可以邀请你的室友一起吃!”

“哦!那得让我问问我室友方不方便。”

“我室友说可以,那就周五10点见面吧!”

周五还约了录居留证的指纹,本来打算早一个小时出门先把居留指纹录完再和他见面。拖延症晚期的我硬是拖到了九点半才从我家的半山上下来。一路骑着我的小单车狂奔,终于跟着google map迷失了几次方向,在他坐着的长椅面前一个甩车停下了来。

他的姿态好女生哦,内八字很秀气地站了起来。

“嗨!等我把车停一下。”

“好的。你可以锁在这里。”

两个人都好拘谨,一点一点在为数不多的蔬果摊位前面来回移动。

“你中午想做什么菜呀?我们在这里买了吧。”

“你有没有想吃的呢?”

“没有哦!你擅长什么就做什么吧?”

“那就黄瓜,土豆吧。”

太久没讲粤语,一讲起来磕磕绊绊。

我和他说我还要去办居留的录指纹,“你要陪我吗?”- “好呀”

回我家的路上,我还纠结了一下要不要他自己导航去我家,我就可以骑车飞回去。想了一下不能抛下他一个人走,就一路推着车从铁轨旁边的废弃厂房小路回家了。

他一边做饭,我一边拍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拍照,好奇怪,我还怼脸拍。

拘谨地邀请了我不是很熟的法国室友一起吃了一顿饭。

吃完饭我们开始聊天,谈天说地。我也不知道他是哪种香港人。当时莽撞的我就直接把我2019年应为香港事件的沮丧说了出来。打开油管的时候还让他扫见了我在主页关注的一些在墙内绝对会被封禁的视频。

我们一直从下午聊到了傍晚,甚至还一起去了一趟超市买晚上的食材。

喝了酒有点微醺,我不舍得说再见,一直讲一直讲到了凌晨。

具体聊了什么已经不记得,只记得我那时说。

“这么晚,你可以留在这里睡。”

我让他睡在床的外侧,我挤在里面。

床实在太小我睡不着。隔着一层被子我开始想:我是不是算背叛我的异地男朋友了。

是的,后来我确实背叛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