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就章:不敢愤怒

曼斯特尔

苛政未必只会以猛于虎的方式出现,它也可能显形为密密麻麻的苍蝇、蟑螂、老鼠和蟾蜍。它(们)同样让人恐惧,同时也让人感到恶心和难以摆脱。它(们)用黏黏腻腻的方式让你蹑手蹑脚,小心翼翼,悄无声息但又无处不在地控制你的精神状态和生活方式。(懒得在文中修改了)

晚期契诃夫

曼斯特尔

谢谢您的评论,对我有启发。最近我在重新思考这个问题,以及诸如契诃夫和福楼拜等作家如何刺破和置换关于“生活”的陈词滥调的问题。福楼拜是选择了另一种描述生活的语言,而契诃夫,如您所言,或许是选择了生活的另一种片段(无聊琐碎——相对于某些戏剧性的突转),然后将其再现为戏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