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杂志WoowayMagazine

万物皆性,性为心生

2. 论女孩子健身的重要性

敏感内容警告(18+)



他的双手和双腿都大字分开被结实而稍有弹性的黑色尼龙绑带牢牢地固定在四个床腿。用来固定手腕脚腕的地方用结实且不磨皮肤的棉布外套,并填充了厚厚的棉花内衬,即使他用力挣脱也不至于磨伤手腕脚腕。调试松紧的部分用了简单实用的粘扣带,是那种巨大的用来固定帐篷或大衣的尺寸,每次撕开都伴随着让人心尖颤动的一长串的噼啪声。

他的眼睛被一个贴的很紧但却不会让皮肤出汗的眼罩蒙着,甚至连强烈的光源都没法透过眼皮让他感知光源的方向。没有了眼睛传递视觉信号到他的大脑,他只剩下触觉,听觉和嗅觉来感知外界,最后用大脑去补充即将发生在他身体上的画面。

他用来和这个世界沟通的器官只剩下了一张嘴巴和一根鸡巴。嘴巴在这个时候貌似说什么都嫌多余,只是不时发出紧张而又兴奋的喘息声。只有那根充血的阴茎在一动不动地矗立着,像马上出征的英雄,也像即将待宰的羔羊。他个子算高,但身体却很精瘦,此时只能任由她摆布

她背朝着他,健美有力的双腿分开在他的身体两边跪着,双手握在他的小腿上以支持自己的体重。她的阴唇微微张开,悬在他挺立充血的龟头上方仅仅一厘米的地方。他能感受到有一股热气包裹着自己的龟头,好像有人在嘴张开马上要吞下去,但却欲吞又止

她突然把屁股沉了下去,湿润滚烫的阴唇内侧没有任何阻碍地就把他核桃般大的龟头了进去。他无法克制的一声惊叫,却没法动弹。然而她仅仅让自己的屁股下沉了一点,小腿的肌肉和踮起的脚尖让他和她的身体完全媾和还有几厘米的距离。她低下头从自己的小肚子方向看过去,看到她和他的身体的唯一连接就是她胯下那一根紧绷着的露出来一半的肉棒。他被蒙着双眼的瘦弱的脸庞在肉棒的后方,惊慌失措,不知进退。

沉稳而又扎实的,她终于坐了下去。他喉咙里压抑着不可控制的呻吟,臀部猛地抽了一下,但四肢依旧被紧紧地固定在床的四个角上。她的屁股和他的下腹部完全贴合的瞬间,两人都如释重负地发出一声喘息。虽然他的身体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部分被她包裹吞噬,但什么都看不到的他,却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挤压着。在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暗红色滚烫而又有力的庞然大物,散发着不可捉摸的生命力量,把他精瘦修长的躯体吸吮,蹂躏,挤压,吞噬。

然而主动权不在他。就在他刚想冷静地享受片刻感官确定性时,她突然稳定身体重心,双腿和腰部肌肉突然爆发,屁股猛地抬起,毫无怜悯地把他的阴茎整根拔出,整间屋子都听得到一声清脆的被抽空空气的响声。他被这连贯而又彻底的卸货抽掉了魂,嘴张开却只有气息没有声响。

靠着极佳的协调性和稳定的下盘控制力,她虽然抽出动作很快,但并没有让龟头完全离开她的阴道口,而是藕断丝连地悬停在合适的角度和高度。没有给他任何再次反应的时间,她又完全抽掉腿部力量,丰满而又健壮的臀部在地心引力的帮助下再次扎实而又彻底地落了下去,整根吞掉,直杵花心,连她都忍不住哼叫了一声。

他完全被原子弹般的感官刺激炸掉了思考的能力,大脑的血液被瞬间抽干调走,涌向他早已血管暴露的鸡巴。他想要粉红色的大怪物饶过他,不要再折磨他;可是脑中的另一个声音却在请求更残酷的惩罚,更彻底的吞噬,更窒息的挤压。

她成全了他。像是逐渐加快的发动机,她的屁股开始在粗壮有力的双腿肌肉的带动下开始了疯狂的上下运动。每一次的抽离都毫不留情,浓浆弥漫,却又停留在刚刚好的高度,让阴唇依旧暧昧地含着他的龟头;还没给他喘息的片刻,她又重重坐下。每一次的插入都撞击心灵,爱液四溅,她臀部的脂肪随着屁股撞击在他小腹部的惯性剧烈地上下摇晃着,只可惜他的眼睛被蒙着什么都看不到。然而啪啪作响的声音却毫无障碍地传进了他的耳朵,击打着他不断加速的心跳,让他脑海里挥墨出比现实更疯狂刺激无法忍受的画面。

他也许有一丝希望,想要控制事情发展的节奏,想要延长他享受的过程,想要拿回他对身体的控制。然而主动权从来就不在他身上。她不要他就没有,她想要她就一定要得到。他的喘息声越发无助,她就越发嚣张和不受控制。她的身体剧烈地起伏,屈伸,弓直,撞击,仿佛一台永不熄灭的发动机。她飘逸的长发和矫健的身躯在灯光照射下投在墙上的影子,像开天辟地的女娲,在与游荡人间的妖怪搏斗;又像勇敢的亚马逊女战士,毫不留情地对敌人进行搏斗。生命存在的意义,在此刻被缩减省略成了一组简单粗暴的活塞运动:完全进去,完全出来,完全进去,完全出来……

他终于无法承受,在一声无法抑制的叫声后,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她握紧他的双腿,再次稳定自己的重心,把身体里保留的力量完全爆发出来,每一次拔出鸡巴的屁股都像要飞起来,每次插入鸡巴的下体都像是要撞进他的躯体。突然,一股滚烫的浓浆从他身体里喷射出来,在她的身体里炸开,射向她的宫颈,覆满她的内壁。她用最后的力气收紧核心,收缩下体,随着他阴茎有规律抽搐着的节奏,让含着肉棒的小嘴不断缩紧,蠕动,挤压。终于,她的阴唇吮吸的动作还在继续,可是他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力量。她挤干了他身体里最后一滴液体。

呼吸还在继续。他大脑一片空白,仿佛时间已经停止。他的四肢依旧被她牢牢地绑在床上。她以满足。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五日

无为杂志

上一篇:启语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