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論辯的魂靈|一百年後給政府洗地的荒謬邏輯仍然沒有變化

發布於

魯迅先生曾在1925年寫過一篇雜文《論辯的魂靈》,諷刺那些無腦為當權者護航,污名化批評者的荒謬邏輯。沒想到這些一百年前就被譏諷拆穿的邏輯,現在的親共人士仍然在繼續使用,並甘之如飴。本文僅擷取一些章節,對比今時今日的講法,以供參考。

「洋奴會說洋話。你主張讀洋書,就是洋奴,人格破產了!受人格破產的洋奴崇拜的洋書,其價值從可知矣!但我讀洋文是學校的課程,是政府的功令,反對者,即反對政府也。無父無君之無政府黨,人人得而誅之。」

漢奸會翻牆。你主張拆除防火牆,就是其心可誅,存心讓西方反華勢力對我國民眾洗腦進行顏色革命,就是反華勢力的狗腿子,人格破產了。人格破產的漢奸狗腿子講的話價值可想而知。而我翻牆是因為我有判斷能力,絕不會被洗腦,我翻牆是為了和境外反華勢力戰鬥幫偉大的政府辯護。反對者,就是反對我反對境外反華勢力,就是反對政府。反共就是反華,反政府就是反對國家,人人得而誅之。

「你說中國不好。你是外國人麼?為什麼不到外國去?可惜外國人看你不起……。」

你說中國不好,你怎麼還不移民,太平洋又沒加蓋。你嫌棄中國又賴著不走,講白了還不是你白皮主子也看不起你不要你,劣等華人真可憐。

「你說甲生瘡。甲是中國人,你就是說中國人生瘡了。既然中國人生瘡,你是中國人,就是你也生瘡了。你既然也生瘡,你就和甲一樣。而你只說甲生瘡,則竟無自知之明,你的話還有什麼價值?倘你沒有生瘡,是說誑也。賣國賊是說誑的,所以你是賣國賊。我罵賣國賊,所以我是愛國者。愛國者的話是最有價值的,所以我的話是不錯的,我的話既然不錯,你就是賣國賊無疑了!」

你說共產黨不好,共產黨也是中國人,那你就是說中國人不好。既然中國人不好,你也是中國人,就是你也不好。既然你也好不到哪裏去,那你和共產黨就沒什麼區別。而你祇說共產黨不好,卻沒有自知之明,你的話還有什麼價值?你說你和共產黨沒有關係?笑話,共產黨九千萬黨員,哪家哪戶和共產黨員沒有一點關係,所以你在撒謊。賣國賊也喜歡撒謊,所以你是賣國賊。我罵賣國賊,所以我是愛國者。愛國者的話是最有價值的,所以我的話是不錯的,我的話既然不錯,你就是賣國賊無疑了!

「自由結婚未免太過激了。其實,我也並非老頑固,中國提倡女學的還是我第一個。但他們卻太趨極端了,太趨極端,即有亡國之禍,所以氣得我偏要說『男女授受不親』。況且,凡事不可過激;過激派都主張共妻主義的。乙贊成自由結婚,不就是主張共妻主義麼?他既然主張共妻主義,就應該先將他的妻拿出來給我們『共』。」

民主選舉,全民直選未免太過激了。其實,我也並非反對民主自由,我以前也贊同中國應該循序漸進地慢慢開放,慢慢改革。但那些自由派太極端了,太過極端,即有亡國之禍。所以氣得我偏要說「支持中共,支持一黨一人永續執政」。況且,凡事不可過激,過激派都主張解體中國,屠支滅共,跪舔美國。自由派贊成自由民主,不就是主張解體中國,屠支滅共,跪舔美國麼?自由派既然主張解體中國,屠支滅共,跪舔美國,那就應該先把他自己殺了,他也是支那人。

「丙講革命是為的要圖利:不為圖利,為什麼要講革命?我親眼看見他三千七百九十一箱半的現金抬進門。你說不然,反對我麼?那麼,你就是他的同黨。嗚呼,黨同伐異之風,於今為烈,提倡歐化者不得辭其咎矣!」

自由派都是騙子想騙錢,不騙錢,為什麼要講民主自由?王丹不是貪污了陳水扁給的國務機要費嗎?你說王丹不代表自由派?反對我的觀點麽?那你就是王丹的同伙啊。可嘆,自由派比共產黨還喜歡黨同伐異,貪污腐敗,中國到了今天這個程度,主張民主自由的人都難辭其咎。

「丁犧牲了性命,乃是鬧得一塌糊塗,活不下去了的緣故。現在妄稱志士,諸君切勿為其所愚。況且,中國不是更壞了麼?」

64事件中有不少學生工人都犧牲了性命,他們死是因為事情鬧得太大,他們本身被反華勢力所操控搞反黨遊行被人民所唾棄,已經無顏活下去了。現在居然有人稱他們為志士,大家千萬別被其矇騙了。而且,就是因為他們中斷了中共自行進行的政治改革,搞得中國更壞了。

「戊能算什麼英雄呢?聽說,一聲爆竹,他也會吃驚。還怕爆竹,能聽槍炮聲麼?怕聽槍炮聲,打起仗來不要逃跑麼?打起仗來就逃跑的反稱英雄,所以中國糟透了。」

劉曉波算什麼英雄呢?聽說,他主張中國應該被殖民三百年。這樣的人不是歐美狗腿子漢奸嗎?所以他一定支持帝國主義來奴役中國人,甚至支持南京大屠殺。支持南京大屠殺的人居然被人稱為英雄,中國真是糟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洗地」的三重境界

10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