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從王喜事件看部份港人對台灣的"Zeal of the convert"

反抗的初衷是為了不跪,而非換個人跪

香港演員王喜日前入境台灣接受PCR採檢時,發生意外事故,被醫護人員捅傷鼻孔後血流不止。據王喜個人臉書所述,該醫護人員沒有任何後續動作而直接離去,引發王喜不滿,並將此情形PO上社交媒體,並報警處理。


對此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表示現場有人要幫助王喜止血但遭到拒絕,更是引發王喜反彈認為所謂的幫助止血不過是給王喜廁紙,正常人都會拒絕。王喜此時可能有些憤怒莊人祥講話不講全貌並推諉過錯,因此PO臉書時用了一張莊人祥的黑白相。

如果持平講句,以服務態度出名好的台灣發生了這種醫療事故,主要責任人不進行後續動作,包括向受害人道歉並用合理手段幫助王喜止血反而直接離去的確是不妥的。從王喜提供的現場相來看,其鼻孔受傷不輕,流血很多,同時,當時的他看來莊人祥有避重就輕,不還原事實全貌並把責任怪到他身上的問題,因此當事人王喜先生有情緒和不滿是很正常的事。王喜後來向莊人祥致歉,該名醫護人員其實祇要再出面向王喜道歉,事情本就應該完結,此事本身也是件小事。

但是王喜將事件放上個人臉書後引起媒體爭相報導,一時之間成了台港兩地的熱議話題,而王喜更是遭到了數量不少的台灣鄉民的留言洗版,讓王喜滾回去,不要來台灣。溫和一點的言論如陳孝志先生,認為王喜不應該報警,不應該將事情放上公共平臺佔用資源,散播負能量,醫護人員已經很辛苦了,不就是不小心把你弄流血,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看到這些言論,筆者祇能苦笑,兩岸果然一家親,不想認都不行。這些要體諒要包容不要祇想著你個人的權益,不滿意你可以滾的言論,其實也是大陸網友時常表達的意見。在這一點上,兩岸又如筆者一直強調的那樣,雖然互相看不順眼,雖然都認為自己的制度文化優越,雖然都認為彼此大不同,但在面臨類似事件的時候想法居然是驚人一致的,一致到把主語換掉,可以毫不違和地用在任何地方。對此有為王喜抱屈的香港網友揶揄,「還以為你回到了祖國」,可謂十分形象。

對於台灣鄉民的表現,筆者因為太過熟悉所以毫不意外,祇不過此次出征王喜的大軍中,居然發現了不少用廣東話的香港人夾雜其中,順著這些台灣鄉民的意見大罵王喜,以台灣鄉民之所是為是,以台灣鄉民之所非為非,黑白不分,公義不辯,總之你王喜就是不能批評台灣的任何事情,台灣沒有任何不好,所以都是你的錯,是你高傲自大。你要是不滿意台灣,就滾回祖國。

雖然從邏輯上來講,王喜不過是對行為不當的台灣醫護人員不滿,對莊人祥的言論不滿,根本無法上升到整個台灣的層次,更無關中國。而王喜維護個人權益,也很難講他有什麼大錯。但是這些網友接連犯下slippery slope和whataboutism等邏輯謬誤,強行將王喜的言行劃分到不尊重台灣,唱衰台灣,甚至是暗地裏在講台灣不如香港,不如中國的層次。還好王喜本身和杜汶澤一樣,早年因為在臉書上揶揄中共前領導人周恩來被黃安舉報,與周子瑜為同期被黃安舉報的港台演藝人員,後被中共當局封殺。在反送中時期王喜亦仗義執言批評警察,本來應該也是「手足」。不然,恐怕「中共同路人」的帽子王喜就完全無法摘掉了。

這類無底線向部分台灣民意獻媚的香港人,證實了港人"zeal of the convert"的真實存在。其中,又以香港演員杜汶澤為代表。杜汶澤移民台灣後,就有過諸多向台灣政府投誠獻媚,令人作嘔的言論。比如明明在他自己賣鴨血的生意場合,他卻從麻辣鴨血的辣夾硬扯到台灣兩個辣台妹保衛台灣,一個是媽祖(神明),一個是蔡英文,大搞個人崇拜,神化台灣總統。並為了討好台灣,講什麼自己是台灣商人,鴨血賣得好不是因為他自己,純粹是因為大家相信台灣。

在此次王喜爭議中,杜汶澤自然也不能缺席,他除了發文繼續吹捧台灣是自由、民主、文明、和公平的,也講祇要透過正常途徑申訴就一定會得到公平的對待。這類他講過無數次的套話,最關鍵的是,他勸王喜「希望各位同鄉明白,這就是現實,在尋求自由的時候,亦應該尊重別人的習慣和文化,英國人有英國人的文化,台灣人也有台灣人的文化,就算不能令該地方更加和諧,至少不必產生過多衝突。」

我不知道杜汶澤是不是常識不夠,還是故意想抹黑台灣?杜汶澤到底是認為發生了醫療事故後醫護人員不用道歉不作適當的處理立即轉身離開是台灣的文化,還是認為個人權益受到損害後發文抱怨被鄉民謾罵出征是台灣的文化?雖然仍然有腦袋不清楚的台灣人讚揚杜汶澤這類祇會講「台灣好棒棒」的香港人才是台灣人歡迎的,但是事實是這難道不會砸掉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台灣的服務品質很好」的招牌嗎?另外,這套邏輯如果成立,那你杜汶澤又有什麼資格酸去大陸賺錢的港台藝人呢?人家一樣可以把這句話拿出來講啊,在追求自由時,要尊重當地人的文化?

講到此處,筆者不由得又聯想到早前有些港人因為對民進黨與蔡英文在2019年選舉時要幫助香港人的承諾失望,認為民進黨以及蔡英文口惠而實不至,既不修港澳條例,也不立難民法,並沒有給香港手足制度性的幫助和庇護,因此對民進黨政府頗有怨言。當時就有一批無底線投誠,徹底向民進黨政府跪下的香港人立馬積極站出來表態與這類對民進黨政府有怨言的香港人劃清界線,痛罵這類有怨言的手足不止,甚至講他們可能是中共派來分化台港關係的。當年各位在香港抗爭時死不割蓆,如今為了搖尾效忠倒是毫不猶豫就割蓆了。民進黨做什麼都是對的,任何人敢表達對民進黨的不滿都是居心叵測,敢講台灣的任何不好,手足都冇得做。筆者甚至還在馬特市上看到了這類的割蓆文。

從台灣的角度看,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或社會是完全沒有缺點,是十全十美的。當有人發現了台灣的缺點和不足,應該大方講出來,這樣才有可能幫助台灣改正。民主社會的一大優勢就是言論自由,批評自由,而非如中共極權社會一樣祇允許唱讚歌。James Baldwin曾講過「I love America more than any other country in the world and, exactly for this reason, I insist on the right to criticize her perpetually.」在民主社會中,批評也是愛國的一種展現已成為了共識。從東方文化的角度講,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孔子亦認為,交朋友應該交正直和誠實的人,而非善於阿諛奉承,花言巧語的人。台灣人應該接納敢於批評台灣社會中的缺點的朋友,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而非一味吹捧那些祇講台灣好棒棒的人。

從香港的角度看,香港人為什麼要用生命去抗爭?當然是想保持自己的自由之精神,獨立之人格,不願意向中共下跪。結果抗爭失敗後,結局居然是,雖然不向中共下跪,但是去台灣向當地的政府下跪。反正都要跪,為什麼當初要反抗?這類玩"Zeal of the convert",不讓任何香港人批評台灣的「新台灣人」,真是把當初香港抗爭的精神和初衷都丟盡了。香港人抗爭的結果,難道是為了讓你們向另一個權力下跪,拋棄原本的手足嗎?希望這些人記得,反抗的初衷是為了不跪,而非換個人跪。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台灣當然不欠香港人,但前提是台灣從未給香港人幻想

8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