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市長的六四謊言和扭曲解讀

 (編輯過)

這篇文章的主角,仍然是我前一篇文章提到的的市長兄(如前文提到的,原始帳戶名為Bürgermeister,有多個小號)。這位兄台的立場飄忽多變,手段靈活詭譎,我在前文已經講過了。因為筆者此前長期和他爭辯,所以對他的發言和論述有一定的瞭解。他是一個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喜歡玩COS(角色扮演)的人,在我印象中,他就長期在歐洲人與中國人,左翼和右翼,親共和反共的立場上長期反覆橫跳,以證明他立場的客觀性。比如他曾講自己從小就對中國特別失望,但後來突然又為中共自豪起來了,比如他亦曾以左翼和社會主義者自居,在某一個時間點又成了右翼和民粹主義者,在比如他明明講身為中國人而自豪,為了在頌揚中國批評美國時顯得更客觀,又臨時扮演起了局外的歐洲人。更令人震驚的是,這些立場的突然轉變並非經歷什麼重大變故和滄桑,而是在短時間內為了達到目的而有意為之的結果。由上可知,市長兄的論述其實並沒有什麼價值,有點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意味。

更因為他的辯論習慣並不好,長期張口就來胡編亂造,就算被筆者以數據或證據反駁,他要麼繼續轉戰他途,要麼就以「我有一個朋友」來證明這是真實感受,要麼呼朋引伴自嗨,時間一久就讓筆者覺得這不是真正有意義的討論,故本來無意和他繼續糾纏下去。但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市長兄藉著六四又開始活絡起來,用其中一個小帳@汉堡王市长 轉載和發表多篇文章,並多次tag筆者回應。本來無意理睬,但發現有一些看上去比較中立的用戶在他的狂轟亂炸之下有被帶偏的趨勢。也就是說很多用戶對市長兄的認識還不夠清晰,故筆者決定再回應一次。談一談他對六四的謊言和刻意扭曲的解讀。

市長兄的第一篇《遙遠的六四想像謬誤》開頭引了一些資料的片段,對這些筆者無異議,但他下面的扭曲解讀就很有意思了。比如他提到:

「除了亲历者当中的人,中国的防火墙和海外的媒体墙共同塑造了一个虚假的六四记忆,一个从来不存在的六四。而曾经组织联合罢工的工人和在外围围堵军队进京的市民,自愿放下武器撤出北京的军队,还有反对镇压的党政领导,均被彻底遗忘。而最重要的,六四本身的意义最终也被彻底扭曲,成了和一般的“茉莉花革命”一样毫无意义的,无聊的,养尊处优的小市民们的谈资,或者一种用来破坏中国国家机器的工具。」

事實上海外媒體並沒有徹底遺忘過他所提到的這些。比如反對動用軍隊鎮壓學生運動的軍長徐勤先和反對鎮壓的黨政領導,比如趙紫陽,鮑彤,李銳等也多次被海外知名媒體多次報導採訪過,包括紐約時報BBC自由亞洲DW,美國之音,以及RFI等等,連港台媒體如蘋果日報,明報也多次報導過這些人物。至於圍堵軍隊進京的市民和學生,也有非常多的外國知名媒體報導。比如紐約時報就有提到:「That attempt failed, after thousands of Beijing residents swarmed the streets and halted their convoy....But on the way there, our convoy was stopped by an ocean of students on Chang’an Boulevard at Gucheng Street. 」

這類低劣的謊言,隨便用Google搜尋就能破除。這也是筆者前文提到的的市長兄長期喜歡胡編亂造張口就來的習慣,筆者並不意外。至於他如此胡編亂造的目的,則是強行把不讓人討論六四的中共和報導過這些運動細節的海外媒體滑稽地歸為同一類,以暗示的方式來合理化中共的行為。這類的手法在後文我們還可以多次見到。


隨後市長轉載了另一篇文章《1989年六四当中的工人和学生》,這篇文章是闡述六四期間學生和工人的一些矛盾和爭議,其本身其實也有一些不嚴謹的地方,比如這一段認為:

「Much that was distinctive about the gongzilian political mentality is due to the fact that the leaders and members were almost uniformly ordinary young workers with little education and virtually no movement experience.」

即所謂的工自聯的領導和成員們幾乎都是沒有受過教育和沒有運動經驗的的年輕工人。但實際上,北京工自聯的核心人物本身就有不少是學生領袖。比如為工自聯起草第一份宣言的李進進,就是北大博士,亦是北大研究生會主席,也是工自聯的法律顧問和代表之一。再比如曾經擔任過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主席以及北京高校學生對話代表團團長的周勇軍,也曾積極参與工聯會引導工人運動。也就是說,北京工自聯本身就是一個學生和工人合作無間的工人組織。當然,即使這篇文章本身有不嚴謹之處,但也總結了當時工人和學生的一些分歧,仍然值得參考。

最有趣的還是市長兄的自行解讀:

主要是他们对于工人的那种傲慢态度,让工人们看到了共产党的影子。
不过说实话,真的这要比共产党烂多了。早年起家的时候共产党不管是真心还是装样子,也要做出尊重工人的样子来。民运领袖是直接连装都不想装了,以至于工人们都看出来他们其实到底是什么货色。
但是最终还是工人去送死,民运精英逃海外;一众港人哭精英,百姓冢前无人问。
中国的事情就总是这么吊诡。

這類的言論還在他隨後的原創文《為什麼六四人民最同情學生》中展露得更具體,篇幅所限筆者就不一一列出了。

這其實又是一種張口就來的結論。因為89民運本身就魚龍混雜,沒有嚴密的組織,所以內部有分歧是難免的,尤其是在運動早期,學生確實沒有強烈意願去發動工人。但工人和學生的分歧並沒有他描述得那麼嚴重,至少在後期兩者的合作得也很不錯。比如北師大宣傳隊就寫過一篇《致工人階級:成立組織共同戰鬥》,「我們不願看到這次民主運動被強權和頑固的一小撮獨裁者鎮壓下去,不願看到夭折的結果,不僅需要人民和群眾物質上的支持,而且需要一個像波蘭工人階級「團結工會」那樣的組織,來領導工人自己的隊伍,使此次運動向更深更廣方向發展。⋯⋯為了挫敗李鵬等獨裁官僚政客強權統治、為了中華民族還有希望、為了我們後輩、為了推動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我們呼籲你們成立自己的組織來幫助學生共同戰鬥。我們希望像首鋼這樣的廠家起帶頭作用。」而且工人糾察隊還阻止過一場針對當時的學運領袖柴玲和封從德的綁架陰謀,再比如前文所講的北京工自聯本身也沒離開學運領袖的參與和支持。

89民運當中,學生和工人本身的關係就很複雜,並不是單純的緊密結合或勢不兩立,而是既有合作,又有不信任的關係。同時學生內部對工人的態度也有分歧,有些學生希望這是一場單純的學生運動,但也有周勇軍這樣的學運領袖積極參與領導工人運動,因此學生內部也非鐵板一塊,並不能張口就來說什麼學生領袖對工人的傲慢態度,更無從得出一個讓工人想到了共產黨的結論。

至於什麼讓工人去送死,民運精英逃亡海外這種說法本來就非常偏頗。共產黨當時主要的頭號通緝犯仍然是學生領袖,並沒有對學生領袖網開一面。其中中共對學生的通緝名單上有21名學生領袖,但只有7名逃出了中國。「非法組織「北京市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高自聯」)在北京煽動,組織反革命暴亂,現決定對其在逃的頭頭和骨幹份子王丹等二十一人實施通緝(通緝名單及體貌特徵、照片附後),請接此通緝令後,立即部署查緝,發現後及予拘留,並即告北京市公安局。」通緝榜上排名首位的王丹也是入獄兩次,才在美國的過問下保外就醫。也就是說,當年的學生領袖直接逃亡海外的仍然是少數,固然有柴玲這類吃人血饅頭的敗類,但大部分仍然遭受過中共的嚴懲和牢獄之災。只不過少數逃出生天的人有機會發聲,讓他們的聲量更大,他們的名字更為人知而已。同時,在香港人的幫助下,工運領袖韓東方,呂京花,趙品潞,李進進等人也一樣離開了中國大陸。因此讓工人去送死民運精英逃亡海外這樣張口就來的結論無疑十分偏頗。

另外,雖然部分工人積極參與了89民運,但我們仍然要看到當時參與運動的工人比例和學生相比,仍然是少數。1990年在香港出版的《工人起來了──工人自治聯合會運動1989》就提到,全國有參與民運的城市當中,工人參與的比例不足全體工人的百分之十五。換言之,這場運動的主體仍然是學生,故學生相對來說是討論六四的主體。但即使如此,港台並沒有遺忘當年的工人們。比如香港人出錢出力的黃雀行動也營救過不少工人領袖,如前文提到的韓東方,呂京花,趙品潞,李進進等人,並沒有偏袒學生。

此外,香港中大學生報就多次為工人抱不平,認為工人沒有受到足夠關注。「對於八九民運,鏡頭總是對準學生,然而參與民運的,還有其他群眾和工人。運動中期,在學生的協助下,一些工人聯合起來,成立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下稱工自聯)。工自聯曾嘗試號召總罷工,逼使政府答應學生的訴求。此外,他們也有自己的廣播站,協助宣揚運動。戒嚴令實施後,工人們更跟市民一起組織敢死隊,每隊逾百人,駕著大大小小的汽車、單車,一方面號召群眾加入,另一方面以設置路障、以堆起人牆等方式擋著軍隊前進,曾成功阻止軍隊進城。」香港獨立媒體也刊登過《八九六四,毋忘工人》,台灣中央廣播電台今年初還刊過一篇《前仆後繼攔阻戒嚴部隊 工人兄弟們代價產重》。

換言之,由於客觀原因,工人的關注度較學生低,並不等於工人完全無人問。港台仍有不少仁人志士多次發文悼念工人。市長此處張口就來的結論是極為荒謬的。

如前文所講,市長的目的又一次暴露了,他試圖用胡編亂造的結論來證明這些學生和民主運動領袖們還不如中共,試圖來為中共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來辯護。你們都不如中共了,憑什麼批評中共?

市長兄後面也轉載過一些文章,其結論和邏輯基本不出以上兩種範圍。即所謂的學生利用工人啦,學生吃人血饅頭啦,工人才是運動主體啦,你們的說法都是錯的,偏頗的,都是被洗腦的。你們不懷好意不安好心都是虛情假意想搞亂中國啦,你們甚至還不如中共啦。筆者就懶得去一一覆述了,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他主頁觀賞。總之如開頭所講,市長此人本身的的辯論方法基本都是張口就來,胡編亂造,有意曲解,藉此來證明他的結論,即筆者在前文所總結的的「自由主義狗屁不通, 台灣一無是處,牆內雖有瑕疵但牆外更爛,黨國偉大復興令人驕傲,粉紅都是有追求有原則的好青年之類的。」他只是想找到任何機會,甚至創造機會,緊跟熱議話題,置入他的觀點罷了。

對於這類胡編亂造張口就來的復讀機,或許不理睬才是最好的方法。不過看他的同溫層將不理睬也歸類於自由主義,台灣香港人對他們的打壓,不禁莞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愛心哥不是廁紙

你們真的在為愛心哥鳴不平嗎?

1989年六四当中的工人和学生

7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