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奇葩年年有

發布於
修訂於

@大坏猫 在本站長期發表長文,但幾乎每一篇都有基本的事實錯誤,有時候我有空就去指出來,大部分時間也懶得理他。他今天又發表了一篇雄文,《中國歷史認爹大作戰》,又犯了基本的歷史事實錯誤。他原文講:

「总体来说元朝的本土化程度极低,低到统治者普遍不通汉语,需要翻译的地步;而且元朝这个政权,汉人的参与度也不高,只能在基层打杂,上层基本上都是蒙古贵族和色目人狗腿子们的天下。」

這種明顯的低級錯誤我當然看不下去,就隨手引用了香港教育學院方駿博士的研究,指出元朝上層也有非常多的漢人官僚。

「事實 上,元代有相當多的漢族人在各級官府擔任高級職務,其中不少是正職。這點我們可以從 下面的例子清楚地看出。

元朝的中央政府機構裡,中書省總理行政。其最高長官為中書令,「典領百官,會決 庶務」(宋,1976)。自元世祖忽必烈始,這一職務由皇太子挂名兼任,通常他所做的只 是月初到中書省衙門具敕而已。因此,中書省的實際長官是正一品銜的右、左丞相。他們 「統六官,率百司,居令之次」(宋,1976)。右、左丞相之下有從一品的「貳丞相」平章 政事,正二品的「副宰相」右、左丞和從二品的參知政事。上述大僚統稱為「宰執」。元 代擔任「宰執」的漢族人為數不算少,僅擔任右、左丞相和平章政事的就有‥右丞相史天 澤;左丞相賀勝、賀惟一;平章政事王文統、趙壁、史天澤、張惠、宋子貞、張易、葉 李、張九思、梁德珪、王慶端、賀仁傑、李孟、張珪、章閭、劉正、王毅、敬儼、賀惟 一、丁好禮、樂實等人(宋,1976;王,1992)。

樞密院在元朝「掌天下兵甲機密之務。凡宮禁宿衛,邊庭軍翼,征討戍守,簡閱 t 遣,舉功鄔 x,節制調度,無不由之」(宋,1976)。其最高長官名義上是一般也由皇太 子兼任的樞密使,但實際長官是知樞密院事(從一品),副以同知(正二品)、副樞(從 二品)、僉院(正三品)、同僉(正四品)、院判(正五品)各數員。蒙古統治者防範漢 人,曾屢鈾么矢之禁,但即使如此,仍有相當多的漢族人在樞密院擔任高官。其中擔任院 中最高職的就有‥知院賀均;同知李孟、李保保、劉哈剌不花、魏賽因不花(劉、魏兩人 均為取有蒙古名的漢人);副樞趙壁、史天澤、陳祖仁、吳元珪、石珪、李稷、商挺、張 文謙、王約等(宋,1976;王,1992)。值得指出的是,至元七年(1270)和二十八年(1291) 同知、知院之職先後設立前,樞密副使在樞密院的地位僅次於由皇太子兼任的樞密使。所 以中統初年擔任副使的趙壁與史天澤在院中的實際地位是很高的。

至於「掌糾察百官善惡,政治得失」的御史臺,也有一位漢人(賀惟一)任御史臺首 席長官御史大夫(從一品)。而御史臺的第二號人物御史中丞(正二品)則有近二十位漢 人擔任。他們包括張起嚴、魏初、崔娖、楊居寬、李稷、琵思廉、何容祖、張雄飛、張 宴、劉哈剌不花、耿煥、董文用、董士珍、董守簡、張珪、何瑋等(宋,1976;王, 1992)。

在地方上,秩從一品的行中書省,「掌國庶務,統郡縣,鎮邊鄙,與都省為表裏」 (宋,1976)。其首長是從一品的丞相、平章政事,正二品的右、左丞,以及從二品的參 政。漢人封疆大吏中擔任過行省丞相之職的有史天澤、高興、賀惟一、方國珍、張士信等 人。至於平章則多過幾十人。計有張惠、高興、琵鵬飛、董士選、王伯勝、呂天祺、史 格、何瑋、高昉、姚瑋、史弼、劉國傑、賀仁傑、曹立、趙訓、張箤、高家奴、周全、李 珩、游顯、劉整、張文謙、李德輝、洪君祥、洪寶寶、張驢、粱子中、商暠、宋阿重、李 好文、劉哈剌不花、孫德謙、張禧等。元末尚有李思齊、孔興、王宜、王信、方國瑛、方 國珍、方明善、李克彝、申容、劉益、郭雲、張士誠、陳友定、張思道、張普、張士德、 馮德等十多人(宋,1976;王,1992)。

從以所列舉的例子,人們不難看出,在元朝各級政府衙門擔任高級官職的漢族人是 相當多的。事實上,在《元史》、《新元史》、和《蒙兀兒史記》所作傳的八六四名三品。以上的官員中,漢族人佔了四零九位,即總數的百分之四十七(王,1992)。不僅如此, 漢人在元朝官府裡做正職的,除了上面所列舉的在中書省、樞密院、御史臺及行中書省擔 任高官的漢族大僚外,在六部中任職尚書的,亦俯拾皆是。綜合來看,漢族人在元朝各級 政府不僅任職顯要者甚眾,而且擔任正職者也為數不少。由此可見,所謂「元朝各級官府 的高級官吏,必須由蒙古人或色目人擔任,漢人最多只能做到副職」的說法並不是元朝淚 實的準確表達。我們這樣說同元朝存在著嚴重的種族歧視的事實並不矛盾。」

很明顯,我引用的史料只是針對他「这个政权,汉人的参与度也不高,只能在基层打杂,上层基本上都是蒙古贵族和色目人狗腿子们的天下。」這種明顯錯誤的結論,指出漢人官員幾乎佔了一半。

但萬萬沒有想到,這位常常嘲笑某些動不動就封鎖不同觀點人士的台灣人的奇葩,惱羞成怒之下反手就折疊了我的評論,並給我扣上了一個給滿洲國和汪精衛洗地的帽子。


我都覺得蠻意外,我都沒提到國滿洲國和汪精衛一個字,他是怎麼跳針過去的?又怎麼得出一連串以上結論的?

然後他轉過頭還寫了一條評論罵我,公然指鹿為馬,把我沒說過的話塞到我嘴裡並痛罵我極端反中國,反華急先鋒之類的,試圖把一般的史實爭議延伸成為民族矛盾,反共與親共的矛盾。他說「然后他转过头来,说蒙元对于中国的殖民统治不是中国的亡国史,还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

關鍵是我原評論清清楚楚,在這裡一個字沒提過蒙元到底是不是中國的殖民統治,祇是打臉他基本歷史事實錯誤罷了。估計他也覺得這樣公然栽贓陷害不妥,還是要臉,就把這條評論刪除了,我祇留下了原文一小段。大部分其實都在用大義名號罵我漢奸賣國賊,沒來得及screenshot,十分可惜。

看了以上這些操作,實在是讓人哭笑不得,奇葩年年年有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中国历史认爹大作战

4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