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台灣文藝界真的要親綠到底嗎?觀《返校》和《國際橋牌社》之感悟

發布於
修訂於

網路流傳一則小故事,不知真假,權且博諸君一笑。一向以筆代刀,言辭犀利把國民政府批判得一無是處又頗為親共的魯迅先生去世以後,中共終於得以獨掌大局,一統大陸,而那個他誓死批判,恨之入骨的國民政府亦終於敗退台灣。之後有人問毛澤東,「魯迅先生若果活到現在會怎樣?」毛澤東回答:「要麼閉嘴,要麼在牢裏面繼續寫。」我年少時曾經因為這個故事莞爾,也暗暗敬佩當時魯迅先生所代表的那一批痛斥腐敗威權的國民政府的文藝界人士所展現的文人風骨,千古風騷。可年紀漸長,讀的歷史越多,越發現歷史往復循環,真相往往令人難以接受。共產黨掌權後其獨裁的雷霆手段比之國民政府有過之而無不及,固然有一如既往,堅守原則的少數人轉而批評共產黨,如儲安平先生。可亦有當年表現出與獨裁政權不共戴天的文藝界人士卻極為熟捻地轉為讚揚歌頌新的獨裁者,如郭沫若,能恬不知恥地寫出「毛主席塞過我親爺爺」的詩篇,而這群人似乎才代表著絕大多數。於是我常常暗自想,魯迅先生之所以表現得那麼鐵血正義,是不是因為他批判的那個獨裁政權既沒有拔掉他的工作,讓他繼續在大學任教,還給他為數不少的掩口費,其親人家眷能一如既往的過著優渥的生活,他才這麼肆無忌憚呢?若換上毛共上台,先開除公職,再被動嫖娼,脅迫家人,監視居住的手段一出,讓你在社會中完全無法正常生活,魯迅先生還是否有那個骨氣,在獄中繼續批判呢?我不知道,但他當年的戰友們卻大多選擇了閉嘴,歌頌新的惡龍。

這個曾經在大陸發生過的故事,似乎正在台灣重複。台灣經歷過戒嚴時期,所以國民黨長期一黨獨大,以訓政之名行威權統治。在當時的環境下,民進黨為台灣的民主自由確實貢獻良多,而文藝界人士亦不可避免地同情在野,批判在朝,這都無可厚非。可民主進步黨已經兩次執政,第一次的陳水扁已經砸掉所謂的”清廉“的招牌,第二次的蔡英文已經有了操控媒體,管制言論,轉向威權的痕跡了之後,台灣文藝界似乎停留在戒嚴時期,仍然以各種方式為民進黨搖旗吶喊,甚至不惜以不符事實,嚴重誇張的方式去描繪當年國民黨的威權統治。

比如去年大火的《返校》這部遊戲和電影,把學生和老師抄寫和閱讀「泰戈爾詩集」等禁書視為戒嚴時期的嚴重罪行,甚至因此被處決的故事脈絡就完全屬於捏造了。且不說電影中展現的「泰戈爾詩集」等書在台灣從來都沒被查禁過,就談談當時看禁書根本不至於被處決,甚至也不用判刑坐牢。比如一生被查禁的作品接近百本的作者李敖,作為禁書的撰寫者而非閱讀抄寫者,都從來沒有因為寫禁書而被判刑坐牢。李敖生平兩次入獄,第一次是因為曾想偷渡大陸以及幫助台獨人士被揭發,第二次是私事無關政治,和他寫的禁書,看的禁書根本毫無關係。而另一個也非常有名的雷震其實也並不是因為「自由中國」雜誌批判了國民政府和蔣介石,宣揚多黨制衡的思想,而是因為他本人親自參與組建中國民主黨且任秘書長,要反對國民黨的統治而被入獄。換言之,雷震的入獄也和言論毫無關係。影響力如此之大的且有親共傾向的李敖和資歷深厚的雷震,作為禁書和禁刊的創作者,都從來沒有因言入罪過,更何談幾個名不見經傳的學生和老師呢?當時的環境下,確實有非常多的書因為各種莫名其妙的原因被查禁,但只要不是跟中國共產黨或共產黨思想有關的禁書,基本上仍然在民間流傳,也基本沒人在意,情況和今日的大陸較為相似。比如金庸的「射雕英雄傳」也曾被查禁,但改了個「大漠英雄傳」的名字,仍然堂而皇之地到處發行。可見,當時因為閱讀和抄寫所謂的「禁書」就被處決簡直不可思議,當時真的會被處決的只會是和匪諜和中共有牽連。可遊戲和電影的創作者無視這一點,而搞了個莫須有的,也絕不可能發生的故事來批判白色恐怖,委婉讚揚民進黨的為民主的努力簡直讓人感覺莫名其妙。不知道是不是主創人員知道,今日之台灣,如果真的拍出戒嚴時期抓親共者甚至匪諜,大多數台灣年輕人還會心裡暗爽,鼓掌叫好而達不到批判國民黨,消費戒嚴時期而委婉為民進黨選舉助攻的目的呢?

再比如今年年初播出的「國際橋牌社」,看名字就知到是在模仿美國政治劇「紙牌屋」。可沒有學到「紙牌屋」裏的爾虞我詐,政治圈裏無人無辜,無分黑白,不辨好壞的深度思想性,而又一次再不可避免地立場先行,為李登輝這種身在國民黨心在綠營的人,和陳水扁這樣的國際認證的大貪污犯塗脂抹粉,把他們塑造成聖人一般的人物。絲毫忽略如今被台灣主流民意唾棄痛恨的黑金政治,地方勢力,就是李登輝藉著改革的名義搞出來的,以鞏固他的權力。該劇還把保衛台灣,參與823砲戰打退中共的郝伯村塑造成一個頑固透頂,戀棧權力的反派人物。更把民進黨人物塑造成完美無缺,為國為民的公正偉人形象。把政治黑暗的爾虞我詐,搞成正邪分明,英雄大戰反派的荷李活商業模式。其格局立意比之美劇「紙牌屋」差了簡直十萬八千里。這其中,難道不是台灣文藝界人士腦中的親綠慣性作祟?還是如某些網路留言笑稱,這部劇本來就是民進黨投資的?

台灣文藝界不參考當年國共大陸時期的鬥爭歷史,不警惕勇士屠滅惡龍會變成更大更狠的惡龍的現象,一味的親綠貶藍,未來只會自吞惡果。現在掌握各項權力和資源,說一不二的是站在檯面上的綠營民進黨,而曾經一手遮天的黨國國民黨已經快被打得爬不起來了,時空背景已經大大改變了。文藝界不思監督如今的掌權者,而頻繁以各種方式來翻歷史傷疤尊綠貶藍,檢驗在野黨,真的正常嗎?真的合適嗎?你們真的不怕真正的創作自由會被權力一點點侵蝕,還是你們就期待被權力包養,喊一句蔡主席賽過我親阿嬤就能吃香喝辣的日子呢?我不知道答案,歷史循環往復,不斷重演的規律恐怕是擋不住的,是宿命吧。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