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鶴焚琴

社會觀察員 人群  采風在田野 江濱  法哲學和社會理論  社會理解者 沙門  文化保有者 醫士  意見提供者 學者  法治篤信者 律師 

【法律文書】許漫玉案選編原稿


(太初庚子冬月十五;藏歷鐵鼠冬月十五;希吉來歷一四四二五月十四)(臘月廿一之二)

再審申請人許漫玉訴被申請人海南益威藥業貿易有限公司及海南省社會保險服務中心勞動和社會保障行政管理兩案

[要點提示]

  1. 生效法律文書的既判力,不限於判決主文和判項內容,而包括與判決主文和判項內容具有密切關聯性的裁判說理。後訴法院在審理案件時,應當充分考慮並尊重前訴生效法律文書處理結果,準確識別本案訴訟標的。
  2. 勞動仲裁是勞動爭議糾紛解決機制之中民事訴訟的前置程序,但其並非行政訴訟的前置程序。未經勞動仲裁,並不影響勞動行政案件的處理。
  3. 勞動行政部門在處理社會保險事務的相關程序中,具有認定是否存在勞動關係的職權。

[案例索引]

一審:海南省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瓊 01 行初 37 號、38 號行政判決(2019 年 1 月 14 日)

二審: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瓊行終 299 號、300 號行政判決(2019 年 5 月 21 日)

再審: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行申 3765 號、3766 號行政裁定(2020 年 11 月 30 日);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行再 507 號、508 號行政判決(2020 年 12 月 22 日)

[案情簡述]

再審申請人(原審第三人)許漫玉。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海南益威藥業貿易有限公司。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海南省社會保險服務中心。

2000 年起,許漫玉在益威公司處工作,雙方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2008 年 2 月 1 日,雙方首次簽訂《勞動合同書》,合同期限一年,約定:勞動報酬按公司工資規定方案,益威公司按國家規定參加社會保險。2009 年 2 月 1 日,雙方再次簽訂《勞動合同書》,合同期限自當日至 2010 年 8 月 31 日,同樣約定:勞動報酬按公司工資規定方案,益威公司按國家規定參加社會保險。合同期滿時,許漫玉要求益威公司與其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益威公司拒絕,遂引發第一次勞動爭議。

第一次勞動仲裁和民事訴訟,許漫玉請求確認其與益威公司存在勞動關係並判令益威公司應與其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2012 年 4 月 25 日,海南省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2)海中法民一終字第 329 號民事判決判決:限益威公司在本判決書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與許漫玉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同時確認許漫玉與益威公司從 2000 年 8 月到 2010年 8 月 31 日存在勞動關係。

該判決作出後,益威公司仍未與許漫玉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遂引發第二次勞動爭議和第三次勞動爭議。

第二次勞動仲裁和民事訴訟,許漫玉請求判令益威公司向其支付相應工資。2015 年 12 月 21 日,海南省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5)海中法民一終字第 2442 號民事判決,維持海南省海口市瓊山區人民法院所作(2015)瓊山民一重字第 1 號民事判決:參照同時期海南省海口市最低工資標準,限益威公司向許漫玉支付未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自 2010 年 10 月 1 日至 2011 年 8 月 31 日期間的二倍工資及自 2011 年 9 月 1 日至 2013 年 3 月 31 日期間的工資。

第三次勞動仲裁和民事訴訟,許漫玉請求益威公司支付經濟補償金並補繳社會保險費。2017 年 8 月 31 日,海南省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7)瓊 01 民終 1635 號民事判決,維持海南省海口市龍華區人民法院(2016)瓊 0106 民初 10388 號民事判決:駁回許漫玉的訴訟請求。一、二審法院認為,一、在益威公司向許漫玉發出通知後,許漫玉未能在合理時間內與益威公司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致使雙方勞動關係於 2013 年 3 月 31 日終止。許漫玉主張益威公司支付經濟補償金,不符合《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之規定。二、許漫玉訴請益威公司為其補交社會保險,不屬於人民法院的受案範圍,許漫玉應依照規定向職能部門申請辦理。三、許漫玉申請仲裁時未主張確認勞動關係,而其在訴至人民法院時增加了新的訴訟請求,請求確認雙方之間自 2010 年 9 月至 2013 年 3 月 31 日存在勞動關係。該項請求未依法經過仲裁前置程序,應予駁回。

而後,許漫玉以第二次勞動仲裁和民事訴訟中海南省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海中法民一終字第 2442 號民事判決為依據,向社保中心申請追繳益威公司應為其繳納的社會保險費。2017 年 9 月 25 日,社保中心作出《限期申報補繳社會保險費通知書》,告知益威公司其存在未按規定申報且未繳納社會保險費的欠繳行為,限定其及時辦理社會保險費補繳申報。2017 年 11 月 17 日,社保中心作出《補繳社會保險費核定結果告知書》,告知益威公司應為其職工許漫玉補繳的社會保險費數額,並要求其足額繳納。益威公司不服,遂訴至人民法院,請求撤銷通知書和告知書。

[審判觀點]

一審法院認為,根據《社會保險法》第五十八條、第六十三條、《社會保險費征繳暫行條例》第十二條之規定,為職工繳納社會保險費是用人單位的法定義務,如未依法繳納,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有權核定社會保險費數額,要求用人單位補繳。本案中,海口中院業已生效的(2015)海中法民一終字第 2442 號民事判決確認益威公司與許漫玉之間自 2000 年 8 月起至 2013 年 3 月 31 日期間存在勞動關係,其中 2010 年 9 月至 2013 年 3 月益威公司未為許漫玉繳納社會保險。社保中心根據許漫玉的申請,作出《限期申報補繳社會保險費通知書》和《補繳社會保險費核對結果告知書》,認定事實清楚,程序合法,並無不當。判決駁回益威公司的訴訟請求。

益威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審查的是社保中心對益威公司作出通知書和告知書是否合法,爭議焦點是許漫玉與益威公司自 2010 年 9 月至 2013 年 3 月 31 日是否存在勞動關係。本案中,根據海南高院查明的事實,許漫玉在 2010 年 8 月 31 日勞動合同期限屆滿後未再向益威公司提供勞動,即許漫玉與益威公司之間沒有實際的用工關係。而且,許漫玉雖起訴請求確認其與益威公司自 2010 年 9 月至 2013 年 3 月 31 日存在勞動關係,但因未經仲裁前置程序,該訴求亦經海口中院作出的(2017)瓊 01 民終 1635 號民事判決予以駁回。因此,社保中心認定許漫玉自 2010 年 9 月至 2013 年 3 月 31 日與益威公司存在勞動關係,證據不足,其作出的通知書和告知書應予撤銷。二審判決撤銷一審判決和案涉的通知書及告知書。

許漫玉以本案二審判決與前案生效民事裁判結果相互矛盾為由申請再審,請求撤銷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

再審法院認為,本案審查焦點系該行政行為作出的事實依據是否充分、法律適用是否準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七十條規定,生效的人民法院裁判文書或者仲裁機構裁決文書確認的事實,可以作為定案依據。本案中,儘管 329 號判決、2442 號判決、1635 號判決等裁判文書未在判項中明確表述,但從其裁判說理內容中可以明確得出結論,即許漫玉與益威公司自 2011 年 9 月 1 日至 2013 年 3 月 31 日期間存在勞動關係,邏輯清晰,並無歧義,足以認定。社保中心根據前述法院裁判文書認定的事實認定雙方存在勞動關係,作出本案行政行為,理據充分。

關於益威公司所提 1635 號判決中,許漫玉起訴請求確認其與益威公司自 2010 年 9 月至 2013 年 3 月 31 日存在勞動關係的訴求被駁回,證實雙方不存在勞動關係的主張。經查,1635 號判決系因許漫玉該訴求未經勞動仲裁前置程序而駁回,即 1635 號判決是因為程序問題將許漫玉的該訴求予以駁回,而不是經實體審理後發現不存在勞動關係而駁回。故益威公司該項主張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關於社保中心在作出本案催繳社會保險費決定程序中能否直接認定雙方存在勞動關係。本院認為,社保中心在作出本案行政行為中能夠直接認定雙方存在勞動關係,理由包括:1. 社保中心系根據前述生效裁判作出的認定,於法有據;2. 現行法律關於社保部門在行使該項職權時並未規定需先經仲裁裁決程序,故社保中心在行政管理過程中對勞動關係予以直接確認,作出處理決定,屬於其職權範圍,並不違反法律規定;3. 社保部門經審查直接作出處理決定符合行政效率的原則,也與《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社會保險法》等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的立法目的一致。另外,《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於勞動行政部門在工傷認定程序中是否具有勞動關係確認權請示的答覆》(〔2009〕行他字第 12 號)中認定,根據《勞動法》第九條和《工傷保險條例》第五條、第十八條的規定,勞動行政部門在工傷認定程序中,具有認定受到傷害的職工與企業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係的職權。該答覆亦能佐證本案行政行為的合法性。二審判決認定社保中心作出通知書和告知書證據不足,實際上已否定了前述生效裁判的既判力,依法應予糾正。再審判決撤銷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

[釋法評析]

一、確定生效法律文書的既判力範圍

為了節約司法資源、避免重複訴訟,自羅馬法至現代的各個法域,均發展出內容不同的既判力制度。在我國法下,既判力法的條文依據包括:民事訴訟中《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四十七條第一款、第二百四十八條,刑事訴訟中《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六十三條第二款第(六)項和第(七)項、第二百六十四條、第二百六十六條。而在行政訴訟中,《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零六條規定,「當事人就已經提起訴訟的事項在訴訟過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後再次起訴,同時具有下列情形的,構成重複起訴:(一)後訴與前訴的當事人相同;(二)後訴與前訴的訴訟標的相同;(三)後訴與前訴的訴訟請求相同,或者後訴的訴訟請求被前訴裁判所包含。」依據本條,在前訴審理過程當中,或者前訴法律文書已經生效之後,相同的當事人不得就相同的訴訟標的向人民法院再度提出相同的訴訟請求;否則,因其構成重複起訴,人民法院會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六)項,裁定駁回其起訴。然而,禁止重複起訴的這種情形僅是既判力所能涵蓋的較小範圍。

司法實踐當中,產生疑難的,則更多是對法律文書之中、判決主文之外內容的挑戰。當事人可以通過變更訴狀內容,來規避「當事人相同」「訴訟標的相同」「訴訟請求相同」等禁止重複訴訟所必須的法定要件,以達到反復挑戰生效法律文書效力的目的。本案中,前案的三次民事審判已經順利地解決了勞動糾紛,然而其中一方當事人再度提起行政訴訟,試圖挑戰生效法律文書中,對於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關係的認定。二審判決在審理過程中,以實際用工關係取代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關係,事實上否定了前案生效民事判決的效力。後訴的行政判決與前訴的民事判決之間,產生了矛盾。

面對此種情形,為了維護司法權威和法律關係的穩定性,人民法院在適用法律時,應當適當擴大對既判力範圍的認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七十條規定,「生效的人民法院裁判文書或者仲裁機構裁決文書確認的事實,可以作為定案依據。但是如果發現裁判文書或者裁決文書認定的事實有重大問題的,應當中止訴訟,通過法定程序予以糾正後恢復訴訟。」依據本條,生效法律文書中的既判力範圍,可以不限於判決主文和判項內容,而包括與判決主文和判項內容具有密切關聯性的裁判說理,特別是前訴法院在裁判說理中作出的事實認定和相關的法律評價。本條末句規定,生效法律文書所認定的事實有重大問題的,須通過法定程序予以糾正。換言之,可以通過審判監督程序糾正。前訴法院生效裁判的既判力,對後訴法院的審理範圍產生遮斷效力;後訴法院即便有所疑慮,也不能徑直下判,而必須通過法定程序先行對前訴生效裁判予以糾正,以避免直接在前訴與後訴間產生矛盾。對於無法「糾正」的,後訴法院應當充分尊重前訴法院的處理結果,以統一司法適用。

二、準確識別行政案件中的訴訟標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行政案件,對行政行為是否合法進行審查。」對行政行為進行司法審查,需要考慮行政主體及其許可權範圍、行政行為的作出程序、事實根據、法律依據、具體內容及合理性。對此,《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明確規定了人民法院能夠判決撤銷或者部分撤銷行政行為的六種理由,「行政行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決撤銷或者部分撤銷,並可以判決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為:(一)主要證據不足的;(二)適用法律、法規錯誤的;(三)違反法定程序的;(四)超越職權的;(五)濫用職權的;(六)明顯不當的。」本案中,二審法院認為,本案審查的是社保中心對益威公司作出通知書和告知書是否合法,爭議焦點是許漫玉與益威公司自 2010 年 9 月至 2013 年 3 月 31 日是否存在勞動關係;並以原行政行為乃是依據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而作出,屬於證據不足,據此判決撤銷。

後訴法院在審理案件時,應當充分考慮並尊重前訴生效法律文書處理結果,準確識別本案訴訟標的。本案審理的是行政行為是否合法,而非已經由前訴判斷過的勞動關係是否確實存在、前訴實體處理結果是否足夠合理。勞動爭議並不屬於本案的審理範圍。本案的兩造,分別是益威公司和社保中心,訴訟標的是社保中心向益威公司作出通知書和告知書,要求其補繳社會保險費。本案的訴訟標的並非是(而前案的才是)許漫玉和益威公司之間的勞動關係。本案的審理應當圍繞被訴行政行為的合法性進行審查,應當尊重行政機關的初次判斷,儘量保持司法的謙抑和自製,而非簡單地認為無實際用工關係便可直接否定法律的擬制規定。

本案行政行為的事實根據是人民法院的生效法律文書,進而,若要審理行政行為賴以為其基礎的事實根據,則本案爭議自然轉換為,生效法律文書是否足以證明勞動關係存在?不過,答案非常明確,生效法律文書足以證明這一點,因為《證據規定》已經賦予生效法律文書以很強的證明力。二審法院以缺乏實際的用工關係為由,認定作出通知書和告知書證據不足,即是認為前訴生效法律文書作為證據的相關性、真實性、合法性存疑。所以,二審判決所歸納的爭議焦點不僅僅動搖了前案的生效法律文書,亦違反了證據法、《證據規定》。二審法院超越本案管轄範圍去處理勞動爭議,罔顧前案生效民事裁判的既判力,顯然屬於適用法律確有錯誤。如果前訴處理結果確實屬於證據不足,則應當啟動審判監督程序予以糾正,而不能徑直作出與前訴相矛盾的判決。對此,本案再審法院認為,從 329 號判決、2442 號判決、1635 號判決等裁判文書的裁判說理內容中,可以明確得出結論,即許漫玉與益威公司自 2011 年 9 月 1 日至 2013 年 3 月 31 日期間存在勞動關係,邏輯清晰,並無歧義,足以認定。社保中心根據裁判文書所認定的事實,認定雙方存在勞動關係,作出本案行政行為,理據充分。

三、勞動仲裁前置對訴訟程序的影響

勞動仲裁,是勞動爭議糾紛解決機制中民事訴訟的前置程序。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七十七條第一款和第七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二條和第五條,勞動爭議一般以勞動仲裁為前置;勞動爭議案件經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仲裁是提起訴訟的必經程序。《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發生的下列糾紛,屬於《勞動法》第二條規定的勞動爭議,當事人不服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的裁決,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一)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在履行勞動合同過程中發生的糾紛;(二)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沒有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但已形成勞動關係後發生的糾紛;(三)勞動者退休後,與尚未參加社會保險統籌的原用人單位因追索養老金、醫療費、工傷保險待遇和其他社會保險費而發生的糾紛。」

但是,不屬於勞動爭議的糾紛,並不受仲裁前置約束。《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一條規定,「勞動者以用人單位未為其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能補辦導致其無法享受社會保險待遇為由,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而發生爭議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此類情形是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損害賠償之訴,勞動關係並未發生爭議,因此屬於勞動仲裁前置的例外情形。《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七條規定,「下列糾紛不屬於勞動爭議:(一)勞動者請求社會保險經辦機構發放社會保險金的糾紛」。此類情形是勞動者與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之間的糾紛,並不涉及勞動關係,當然亦不適用勞動仲裁前置。

即便屬於勞動仲裁前置的情形,人民法院在處理當事人新增加的訴訟請求時,也並非一概以未經勞動仲裁前置為由,裁定駁回該項起訴或者上訴。此時,人民法院應當審查該項訴訟請求與訟爭的勞動爭議之間是否具備不可分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1〕14 號)第六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勞動爭議案件後,當事人增加訴訟請求的,如該訴訟請求與訟爭的勞動爭議具有不可分性,應當合併審理;如屬獨立的勞動爭議,應當告知當事人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

就此可以明確,勞動仲裁,並非行政訴訟的前置程序;未經勞動仲裁,並不會影響勞動行政案件的處理。未經仲裁前置程序,只影響前案的勞動爭議結果,而不能影響到行政訴訟中法院所作出的行政行為合法性判定。對此,本案再審法院認為,1635 號判決是因程序問題將許漫玉該項訴求予以駁回,而非經實體審理後發現不存在勞動關係而駁回。原告或者第三人提起行政訴訟前,如果未申請勞動仲裁或者提起民事訴訟,人民法院無須中止行政案件的審理,從而可以加快勞動行政案件的處理,以便更好地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另外,本案所涉勞動爭議的結果已由人民法院三份生效判決所確認,如果讓當事人就確認勞動關係另行提起勞動仲裁,已無實際意義,反而徒增訴累。

四、勞動行政部門的勞動關係確認權

勞動行政部門在處理工傷保險事務的相關程序中,具有認定是否存在勞動關係的職權。《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於勞動行政部門在工傷認定程序中是否具有勞動關係確認權請示的答覆》(〔2009〕行他字第 12 號)中認定,「根據《勞動法》第九條和《工傷保險條例》第五條、第十八條的規定,勞動行政部門在工傷認定程序中,具有認定受到傷害的職工與企業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係的職權。」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湘行終 1181 號行政判決,依據該《答覆》,確認勞動行政部門在工傷認定程序中具有勞動關係確認權。

勞動行政部門在處理社會保險事務的相關程序中,同樣具有認定是否存在勞動關係的職權。據該《答覆》的邏輯,依據《勞動法》第九條、《社會保險法》第七條與第八條、《社會保險費征繳暫行條例》第十八條、《社會保險稽核辦法》第五條之規定,勞動行政部門在社會保險費征繳程序中,也應當具有認定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存在勞動關係的職權。這也符合《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社會保險法》《社會保險費征繳暫行條例》《社會保險稽核辦法》等法律法規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的立法目的。而且工傷保險作為社會保險之一種,並無反對意見能支持「該項勞動關係確認權不能適用於範圍更廣的、已包含工傷保險的社會保險」的假設性觀點。

(庚子戊子丙午。諸行無常、諸漏皆苦、諸法無我、涅槃寂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