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543 

论如何吃屎

Wangmian

屎就是屎,字面意思的屎,中文叫屎、英文屎特、文明点叫大便、低幼点叫bǎbá,都是动物排泄物的俗称。由于是食物经消化后剩余的残渣,所以人一般不吃自己的屎。吃别人的。城里人可能不知道,我上初中的那所乡镇寄宿学校,是标准的丛林社会。会混的学生,在英语课上当着实习女教师的面手淫,旁人只得把目光移开,以示无意冒犯。

人民贼

Wangmian

固知人民之所谓,非谓彼元元生民。元元生民者,举天下人而称之。人民者,日本名指之西渡,仁人志士之所溺,而窥神器者之所用也。豺公禽羊,自谓羊而羊亲之。狐子牧羊,自谓虎而羊畏之。人民者,先豺公之谓而后狐子之谓也。豺公之谓以禽之,狐子之谓以牧之。其禽其牧,以亲以畏。

旧事重提

Wangmian

前年写过一篇介绍纪录片《死灵魂》的推送,同时发到了知乎。很快,两个平台都将该文举报删除。因为当时文章在知乎略有反响,被删后我又单独写了一篇回应发在知乎,不料随即也被删除,就没再理会。最近看到一个截图,有人在2010年感慨十年前的网络开放多了,别人回复道,等再过十年,你还会发出相同的感慨。

武汉必胜

Wangmian

前日,武汉政府官微发布了一条微博如下。想了想,武汉必胜、中国必胜——类似话语,一个月来实已见过不少。我当然相信,武汉会胜,中国会胜。因为那毕竟是瘟疫,不是核武原爆、彗星撞击。瘟疫自然退去——同历次瘟疫一样——多数人活到疫后,「战胜了瘟疫」。

翻墙的三个步骤

Wangmian

图源https://www.zybuluo.com/JunQiu/note/1262033直连环境下,你的数据会被墙识别阻断,而无法与世界网建立通信。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境外服务器作中介(节点),数据经加密传输到中介,再由中介与世界网连接。此过程中两个要素,即加密和节点。

信息时代奴隶制

Wangmian

一整风到来前,延安的报纸早已裁撤几尽。御笔新题的《解放日报》,此时成为中共中央喉舌报纸,取代了在南方不为毛泽东掌握的《新华日报》的地位。同时,「分层保密」的新闻原则也随之确立。其逻辑是,既然人有贤愚之分,那在对其知情权的分配上就不能不设高低之别。

一次大陆选举投票记

Wangmian

有感于今次香港区议选举港人投票热忱,我重想起大学里参加某届区人大代表选举的经过。三年前,学校所在区级人大换届。学校通知各学院设投票点,分别组织同学参加投票。我以时为班长,被提前叫去学院开会,安排投票事宜。事宜主要一件:两位候选人,某甲是政府机关干部,某乙是我校一名教师。

永远站在鸡蛋的一边

Wangmian

一位网友在之前推送下留言说:“可是这两天暴力对抗愈演愈烈,有市民被火烧,日本游客被勇武者不分青红皂白殴打,最后被毁坏的各处公共设施,勇武者会出钱出力负责修缮吗?”不得不说,在墙内,留言已是难能可贵的温和了。但可能囿于墙内生态,本身仍然是偏颇的。

我们坚持什么,我们反对什么

Wangmian

本文原为今年六月四日所写,当夜墙内管控远出预料,未能如时发布。最近想到,便发Matters,以为备份。忘了具体哪本,应该是《卡拉马佐夫兄弟》里一段,大意讲儿子跟他老子争辩,说:我的原则很简单,我要明辨是非对错。老子听到就觉好笑,讥讽道:是吗,你都能明辨是非对错了。

君不见夹边沟,古来白骨无人收

Wangmian

本文为去年中作,秒发秒删。近期因为引用,墙外重发,用于备份。文中所用骸骨图片来自一篇“重返夹边沟”的网络博文,侵删。可能你已经听说过了王兵,或者那部著名的《铁西区》。但我还想再介绍下这位中国最勇敢的导演。王兵,1995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