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民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希望为没有话语权的边缘人群发声者;致力于改善民权民生,做些实事

关于改良与革命论辩之我见

莫之许:启蒙自由主义在八九后主要残留在民运异议等更具有反对意识的群体之中,但从来没有像保守自由主义那样“浮出水面”,只是在网络空间里保持着隐约的存在,饶是如此,也在社交媒体时代掀起了一场口炮党与公知的论战,可以看看我这一篇关于撕裂的回顾:


改良革命争未休

http://zhanlve.org/?p=4336

我:我个人的观点是,应该坚持手段渐进和目的激进彻底并存,不放弃一切可能的穿针引线,不惜于政治妥协以取得阶段性成果;但不能被改良束缚住理想与最高追求,相反,渐进与改良应是作为进一步革命的预备。如果改良中思想言行与最终革命相悖,但利于公民社会成长,完全可以暂时容忍,到成熟时扬弃、取精去粕

这并不是在两派之间和稀泥。我跟双方也都不熟没必要顾忌什么,而是就事论事。

革命不是一蹴而就的,往往有改良和启蒙做铺垫。中国清末至中共建政的历史就是改良革命再改良再革命的历史,改良在革命前。法国大革命和俄国革命前面也有改良和启蒙,改良和革命当然有矛盾,但是客观上前者却铺垫了后者实现

虽然一般改良不如革命彻底,但也并非一概如此。也不是改良了就不能再革命了。而且21世纪,革命和改良很难完全区分开。例如非暴力不合作、和平示威游行,就是以改良的方式行动,但内容诉求完全可以是革命的。

而且没有在缝隙中穿梭的安排,怎么可能一下革命?埋设爆破炸药还需要提前安排而不是凭空炸响

我是一直对许志永、曾金燕等社会运动人士非常敬佩的,敬佩的就是他们的行动力及背后的勇气。做事既重要又不易,怎么赞赏都不为过。

他们播撒的种子可以变成秧苗,也可以作为火焰。但没有他们的启蒙和伏笔,就不可能凭空出现革命。而在极高压之下,只有以改良方式宣扬委婉的思想,才有做事的空间和前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