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民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希望为没有话语权的边缘人群发声者;致力于改善民权民生,做些实事

第三世界新冠疫情的隐忧和长期化的危机

發布於

本文于4月27日发表于《三策智库》:

《第三世界疫情失控 敲響新冠危機長期化警鐘》

http://www.senstrat.com/Article/s484.html

     第三世界新冠疫情的隐忧和长期化的危机

    最近几周,欧美国家高烈度的新冠疫情已有得到遏制的迹象,每日新增感染数和死亡数较高峰时期明显下降。意大利、德国等国已开始部分解除封锁,美国特朗普政府也在酝酿复工。但同时,第三世界的印度、印尼、巴西,以及非洲多国,疫情却愈演愈烈,新增感染者数量惊人。这些人口众多、政府社会控制力差、医疗基础薄弱的国家,将给世界抗疫进程带来更大不确定性,全球抗疫形势将会更复杂、更不明朗。如果这些欠发达国家的疫情不能真正得到控制,新冠危机在全球范围将呈长期化趋势。

    暗礁之危--第三世界疫情表面和缓背后实际的凶险

    新冠疫情起于中国,恶化于欧美,但最难让人放心、隐患最大的,却是疫情前期并不严重、甚至表面看起来几乎没什么疫情的(中国之外的)第三世界国家。

    2月份,中国的冠病病例每日以千人迅速增长,新加坡冠病也呈规模性爆发,而与中新经贸、人员交流频繁的印尼,居然数周未报告一例疫情。直到3月2日,才确诊第一例新冠病例;3月上中旬,意大利、西班牙疫情急剧恶化,美国形势也严峻起来,以上国家均有五位数的病患,而拥有近14亿人口的印度同期只有两位数的新冠患者,直到4月病例才大幅增加;非洲在2月至3月全大陆也只有少数输入性病例,各国本土都鲜有疫病案例,俨然一片“净土”。

    这都是不正常的现象。因为如新加坡、澳大利亚疫情的严峻,已经证明炎热的气候并不能阻止疫情大规模爆发;亚非拉这些欠发达国家均有大量人口且与中美欧等各疫区来往频繁,不可能“恰巧”自动免疫或者幸运躲过疫情;相较于欧美的感染人数和感染率,这些欠发达国家如此之低的数字,不符合基本的概率和逻辑。

    那么这些欠发达国家感染人数“如此之少”,真正原因也就很明显了:它们缺乏检测的能力和意愿,并不是真的病例极少,只是大多数病例未被检测而已。换句话说,这些欠发达国家的疫情已相当严重,虽然还不一定像最近的意大利、美国和3月份以前的中国那样的高致病率,但也远远高于已统计的数字。

    这样的状况十分令人担忧。它不仅表明实际上有许多新冠病毒患者正在遭受病痛折磨而不能得到救治,还意味着病毒正在几乎不受控制和监测的到处传播。无法监测病毒传播路径和范围,自然极大阻碍了针对性的预防和隔离,这远比欧美和中国等地相对有迹可循传播的危害大、烈度高。

    这些国家之所以没有对国民进行普遍的检测,不仅有客观上的技术和资源问题,还有主观上对于检测的消极。对这些发展中国家而言,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比防疫更为重要。如果积极检测并测出真实疫情,势必需要大规模的封城、隔离、停工停产。这对于经济脆弱、社会保障水平低下的国家将是灾难,也会动摇各国执政集团的统治。因此,出于“保增长、稳就业、促发展”的考虑,印度、印尼、巴西及其他许多亚非拉欠发达国家均对检测和防控疫情持相对消极态度。另外,这些医疗条件差劣的国家平日就有各种疫病流行,新冠疫情夹杂在其他流行病中不被患者和医疗机构觉察,也是不易确诊的客观原因。

    但疫情并不因忽视而停止传播。随着疫情进一步蔓延,这些国家已无法再置之不理,只好开始有限的检测和防控。截止4月23日,印度新冠病例已激增至20471例,当日新增1486例;印尼病例为7418例,新增283例;南非3465例,新增165例;而检测覆盖较广的巴西,已多达45757例,当日新增2778例;墨西哥9501例,新增729例。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国家公开统计上的每百万人感染人数,均远低于欧美国家,如印度每百万人仅15人感染,印尼是27人,而美国则是百万人中有2571人感染,意大利是3123人,西班牙更是达到4549人。两印等国显然不是什么上天眷顾,而是检测覆盖率依旧极低造成的。依据病毒在检测条件充分国家的感染情况推算,许多欠发达国家冠病早已泛滥成灾,实际病例远高于统计数字,疫情在部分第三世界国家实际上已趋于失控。

    第三世界国家疫情失控的多重原因

    疫情在部分第三世界国家的失控,还表现在这些国家社会控制力差,无力进行严格的封城及其他隔离措施。两印、拉美、非洲许多面临疫情侵袭的国家,均位列“失败国家”前列,其共同特征就是无法提供足够的公共服务、不能对领土实行有效管理。而抗击疫情最需要的,正是实行令行禁止的管控措施、提供医疗援助、积极为失业者发放救济金和实物保障等。无法做到这些,也就意味着根本没有应对疫情的能力。

    在印度,高达90%的非农业工作者为非正规部门工作,这意味着他们得不到国家法律和制度的有效保护,游离于国家社会福利保障之外,一旦失业就面临着温饱不继的危险。而高流动性的职业性质,也让“封城”等措施难以实现且代价沉重。印度总理莫迪下达“封城令”后,大批印度国民流浪街头、衣食无着,许多国民因交通不便被迫步行返乡,滚滚人流更加剧了冠病蔓延。而巴西不仅面临政府管制失败的危机,执政的极右翼总统博索纳罗本身对停止经济活动、管控社会等举措也很消极,于是发生了贩毒集团发放救助物资、呼吁居民防疫的咄咄怪事。而在墨西哥,同样出现了贩毒集团主导社区抗疫的情形,足以说明这些第三世界国家政府的社会管理与公共服务供给多么失败。

    此外,这些欠发达国家普遍较高的人口密度和居住密度,居住环境的简陋甚至肮脏,都加剧了病毒传播的风险。在肯尼亚,许多贫民窟里的居民几十人挤在一个帐篷或板房中,完全没有任何隔离措施。而他们除了贫民窟又无处可去,自然极大的加大了病毒大规模传播的风险。而印度、孟加拉国、尼日利亚、印尼等国同样如此,只要有一人染病,整个人口稠密的贫民区疫情就会“爆炸”。而医疗条件极端简陋下,根本无法有效控制这样的爆炸式疫情,更不要说治疗了。新冠很可能像埃博拉病毒那样,横扫这些贫困社区,致命性虽不及后者,但高感染率足以令这些贫困区域处处哀鸣。

    做好疫情长期化的准备

    不要被这些欠发达国家公开的疫情数字迷惑,实际上冠病在这些国家已是大流行。由于检测覆盖率低、诊疗水平差、隔离措施难以充分执行、基本公共卫生和防疫条件恶劣,除中国之外的多数第三世界国家将面临疫情长久的肆虐,并有“倒灌”到已控制疫情国家的危险。这也意味着世界各国互相“封关”的措施将继续,国际交通恢复正常遥遥无期。

    中国专家张文宏警告,世界疫情有可能持续一到两年;英国卫生机构也传出高级官员的说法,英国疫情可能会持续到明年春季。对于第三世界的各欠发达国家,既没有中国的管控能力,又没有发达国家的物质基础尤其医疗条件,根本无法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新冠肆虐一到两年是完全可能的。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会有大批民众染病和死亡,这些欠发达国家本已脆弱的经济会遭受进一步破坏。这是很可怖的情境,却又是不得不面临的现实。

    国际合作与医疗援助迫在眉睫

    第三世界新冠肆虐,已控制疫情的国家并不能独善其身,除了疫情“倒灌”,在全球产业链上的发达国家及中国等国,都会承受其他欠发达国家经济崩溃带来的连锁危机。因此,无论出于道义还是现实利益,国际社会合作抗疫、发达国家积极向欠发达国家提供医疗援助和经济援助,是必须且迫在眉睫的。当欧美的疫情得到进一步控制,欧美国家就应该派出更多专家和医疗队伍前往亚非拉各国参与防疫,中国也应该尽一份力。各国团结合作,早日遏制疫情,对世界各国都是有百利无一害。

    虽然夏季炎热的天气并不能彻底杀灭新冠病毒,但很可能减缓疫情的传播,而下个冬季疫情则可能卷土重来。各国应趁夏季部分开放经济社会活动,恢复社会活力。同时,各国应加大科研力度,争取研制出新冠疫苗和特效药物,早日结束这一世界灾难。

    此外,本次疫情也从反面证明,第三世界许多国家政府急需改善施政,提高社会治理能力、扩大公共服务,改善医疗、住房、就业条件,增强应对包括疫情在内各种突发公共危机的能力,走出“失败国家”的泥潭,为未来未雨绸缪、防范未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