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民

中国大陆人,流亡海外者。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希望为没有话语权的边缘人群发声者;致力于改善民权民生,做些实事。尽绵薄之力推动思想启蒙和社科常识普及,愿为建设平等与民主自由法治的中国奋斗终身。一个呼吁关注和改变中国精神卫生体制者;反抗校园暴力、网络暴力者,抗争10年,维权两年,现流亡海外,坚持抗争,希望通过努力让中国不再有人被欺负,也不再有人欺负人

关于所谓“入关学”问题的一点评论

这“入关学”是多么荒谬的价值观,居然这么多人追捧。

所谓“入关学”,简单说就是认为中国体制和社会文化不被西方接受,是因为自身弱小;只要强大了、战胜美国甚至整个西方了,自然就会被西方顶礼膜拜。

这就是国际关系领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赤裸裸的法西斯,只不过以幽默和调侃语气作为掩护。但无论以什么掩护都是法西斯

在这些人(姑且称为“人”吧)看来,“中美必有一战”,当今国际关系就是零和博弈,中国必须用各种手段打垮西方、征服西方

他们拿满清和明朝的关系,类比中国和西方/美国的关系,认为自己被西方认为是“蛮夷”是不可改变的,除非从经济、军事、外交各领域战胜美国。

他们觉得,只要“入关”了,也就是对美国实现了征服(至于怎么征服是另一回事),美国就会皈依中国现行的体制和文化。

如果这真的实现了,那才是世界人民的大灾难


他们根本不明白民主、自由、人权为何物,不理解普世价值基本的意义。作为既得利益阶层,他们不考虑中国底层民众的疾苦,或者说他们知道民众疾苦但认为那是美国造成的(呃……)。所以,他们认为只有“入关(即进攻西方和西方影响的区域)”击败和征服西方,才能够让自己的价值观得到全世界认同。他们眼里没有道理只有强弱、没有黑白只有胜败


这套论调的创建和完善者,使用满清入关做比喻,我看不是巧合。这就是满遗野蛮后代为骨干传播的论调,将东北那种胜者为王、不择手段、阴险歹毒的文化应用于国际关系,绑架中华对抗西方。

所以,满清余孽没有除尽、满遗流毒没有清洗是大失败,他们将当年野蛮的丛林思想遗留下来,并且荼毒着当今的文化界、学界、舆论界


在他们眼里,曾经的国耻和现在西方的打压,就是他们野蛮征服逻辑的动因。他们不考虑发端于西方的民主政治、现代人文科学本身的先进性,不辨析价值观本身的正误,而是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美国/西方强大,所以才有话语权、所以才被国际普遍认同。因此他们也认为,只要中国强大了,中国的模式也能普适全人类,包括独裁下的一切丑恶

在他们眼里,国际上不认可中共政权残酷的政策,就是因为美国主导了全球秩序,所以中国什么事都错。他们并不反思中国现行的体制、社会结构的恶,或者他们作为既得利益者感受不到人权被践踏(甚至觉得是在“安居乐业”),或者他们明知社会不公却故意推卸给西方,总之把责任都归于西方的“不接纳”,将政治博弈异化为文化征服方面的较量


这些人把认同西方普世价值的都打成“华奸”,;认为官方软弱(官方是软弱但是原因和他们想的恰恰相反)。

这些社达工业党还喜欢夸大成就,例如把五月风暴的一个支线因素夸大为主因。

他们觉得中国不跟随西方文明才是独立自主,他们试图以当今中共和中国传统共同发酵出的文化与秩序自立于西方、取代西方


而且他们中一些人重点强调,不是或者不仅是要从实力上征服西方,更重要的是以中国现行制度、主流文化、舆论方向取代西方,将中国模式推向世界,让西方和整个世界都认同中共及其祖辈政权的专制统治、维系专制统治背后的那套价值观、逻辑、话语体系。

这就是将文明重霾化,将鞑虏满清统治遗毒和中共独裁恶佞播撒全球


关于“入关学”,这篇回答做了详细解释,不懂的可以看看。

不要以为这套理论只是口嗨,它背后反映的是中国既得利益群体的政治倾向,反映了他们试图绑架全体国人对抗西方、维持甚至扩大其既得利益的企图。国内有识之士和国际上,也应该警惕中国右翼社达极端民族主义的兴起和壮大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9737298/answer/928575398

我一直自认为有强烈的民族情感,但绝不认同这种右翼社达既得利益阶层的民族主义,对这种试图转移国内矛盾、维系独裁统治、还想让低人权的野蛮体系祸害世界的言行,深恶痛绝。

我的观点是一贯的,爱国主义与民主主义不仅不应该矛盾,本来也就不矛盾,维护国家利益与推动人权和普世价值完全可以并行、相互促进,而绝不是对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