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

一个自认年轻的人,喜欢写作、喜剧和炒饭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umaleiyang

【诗】渡口

在matters上得到的所有奖励,最近又几乎被我全数支持了出去,这提醒我该发新文了。于是想到这首《渡口》,写于两年前的七月,我想仍未过时。席慕容的渡口,蔡琴的渡口,也是我的渡口。

分割世界的渡口


渡口

让你懂得的夜晚并不多,就像快乐
不总是乌龟在慢道超车,谁知道
兔子的美梦有多美,你吃不到的甜葡萄
还数不清,坠亡的星星也数不清,
永恒朝九晚五地覆灭,打卡钟为谁哀鸣
谁浑不知情,埃斯梅拉达在格子间里
佝背,心里惦记她无情漂亮的宝贝
夜越来越叵测,地铁越来越静默
她想到故园的灯火便哭了,
你知道小城故事多,却不知道
戏剧在消费升级中沉没,
你只想赶快找到猎人,找到经验的树桩
然后再不挪窝。太难了!投机起跑线
太难了,进入缘分的摇号
赌中下一片页岩气太难了,
我们这些没有技术的人还可以欢笑吗?
赌咒不生效,我们还可以愉快地生儿育女
坟墓祭扫吗?哪一朵鲜花愿接受
我们血脂超标的鲜血?哪一位上帝
能原谅我们自诩清澈的浅薄?
可是不能输啊,不能重复甲午的屈辱
我们不能输啊,卖身的条约不签
(“24个月后您将节省出一部iphone!”)
还有没有半两粮票能让我们吹嘘
精明的合理?还有没有戴尖帽的富人
供我们嘲笑有产的下作?
我的朋友,你比这夜更安静了,
你大气不敢出,偷摸的曙光把你吞噬了,
希望是最害人的东西,我们手挽手
挺过黑暗,为争看黎明拔刀相残,
飘扬的五星旗原是投降的白旗,
充血的眼底满是红色的鬼影。
再会了朋友!把虚荣的压力放一边
我和你送别,明日你我隔山海,
便不是互撕的狼豺。就把这恨
都别进襟袖,别进襟袖。

2018.07


1 人支持了作者

我会待在你的国门外,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向我敞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