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

一个自认年轻的人,喜欢写作、喜剧和炒饭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umaleiyang

伟大的


不害怕了。

这吃人的狼孩

不养也罢,

何况腐坏着

你眼见他滴落的泪珠

孵化批量的蛆虫。


我们看得到黑暗的时空

黑暗也阅读我们;

鱼群永远大睁双目

不安地追随水流

但彻夜不眠的是我们;

十年又十年

腐坏越发大张旗鼓,

你别加入广大沉醉者

我也不。


伟大的还在城楼上、在学校、

不可说事件后

缓缓招手的雕像;

园子里青草绿了

但它们的歌声是红色的,

红的不是血,是收割机的商标

冰冷的金属浴着漆

时左时右地层叠。


你挑水

你也淋湿身体;

河水里蛆虫嬉戏

但阳光有时是干净的;

我们少喝些水、多晾晒

不听青草的歌,

也许有一天

我们也时常是干净的;

河离我们很近

河水倒映黑色的影

我们干净地走过去

没什么了不起。


2020.05.06

疯人继续在蔚蓝的莫比乌斯海浪中航行

画:什么前浪后浪,都是一代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