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5 articlesIn total 44934 words

书评《伊斯兰在亚洲》

曰耳又

总结一下优点:1、涵盖的冷门国家较多,比如中亚等国(如乌兹别克斯坦)的伊斯兰运动。2、伊斯兰女性的消费和政治参与角色都有涵盖;并不像其他的书一样只看政治参与。即便有些地方显得很突兀,但想要走遍世界难免走马观花。3、讲到了一些比较具有争议性的伊斯兰群体,比如尊崇“新”先知的Ahmadiyya派。4、点明了沙特政府如何赞助了近年来圣战不断的愤怒青年,由此引火上身。5、引用了当下最新、且有意思的学术论点

书评<<吃佛:從一座城市窺見西藏的劫難與求生>>

曰耳又

希望佛教与亚洲人能在亚洲长存。也希望藏族人能自豪地在西藏生活,无论说什么语言,信什么宗教。

天文星相学的现代化进程

曰耳又

最近在读一本关于埃及天文学/星相学的书,名为《灯塔与观象台:奥斯曼晚期的埃及伊斯兰,科学以及帝国》,出版于2017年,作者为历史学家Daniel Stolz。其中记载道,1737年,一位大马士革的学者 Abd al- Latif al-Dimashqi 记录了他周围市民的新风气:...

“新中国”、“新印度”中的女性

曰耳又

印度农村女性有为自己争取恋爱自由、性自由的现象,但整体上还是在一个时而宽松时而严格的种姓制度中飘零。如果有问题,除了政府的法律机构,她还可以申诉当地的一些非官方”执法“人员,而别人也可以启动他们的非政府人力资源。社会整体上没有一个大方向,但私人问题也就可以有许多出其不意的发展。”被囚禁“的对立是”解放“,但要论”妇女“”解放“何止是脚上的镣铐那么简单?

禁忌的花草

曰耳又

恰特草在美国也是被禁毒局禁止的;当然不乏移民偷偷进口、甚至种植。如果你生下来的地方从来就没有恰特草,又怎么会觉得大自然的东西是毒品?《本草纲目》里面没有记述它不是因为它有兴奋剂的作用,而是因为出生于湖北的李时珍根本没机会接触到。

师兄换琴了

曰耳又

如果有平常心,什么都不需要太着急。毕竟地球已经自转了这么多年,不同背景的人也不曾相识。

美学

曰耳又

他们的阿拉伯社会可能从来没有出现过波澜壮阔的法国大革命,所以表达起特权思想也非常不顾忌“下层”的反感。他们倾慕的对象一直是有着精英血统的战士,美学上也就一直模仿那样的说话口吻和文学表达。有一句几百年前的阿拉伯诗,大意:「啊,我那无用的的父亲,你为什么没有给我留更多家产?」我读后差点没呛着,随即啧啧称奇。一些现象居然没太多变化。

档案馆往事

曰耳又

我们坐着小突突车到大门口,看到门卫。我准备上前去填写“我是何人”等手续。Vikas看到那唯一门卫周围被一些比我们看上去还不正经的人围绕着,缠着他诉说什么纠纷。他顺势径直往前走,也没解释,我惊讶之余硬着头皮跟着他一起往前走,佯装我们是根本不需要入门手续的人士。居然成功得走到了前庭花园区。

野性

曰耳又

音乐节声势浩大,但那些头牌的国际电子音乐人这下怎么飞进去?。当时音乐节引起非议的原因之一是举办地点如果在海岸城捷达,那离穆斯林朝圣圣殿太近,有辱斯文。随即改到了首都。即便如此,也有很多阻碍。当时有很多反战男士嘲笑沙特,讽刺说沙特完全开禁了,对于性工作和派对这样的“haram”行为完全不管了。

中年女人

曰耳又

从前有一家人在三线城市的十字路口 开卡拉OK歌厅 女儿小万很懂得上下打点,思路活跃。某天启程厦门,创业。开宠物店,做得不错,又开奶茶店。结识了许多狐朋狗友。小万的妈妈,一位中年的阿姨感,受到了青春的刺激 加入了大陆南方特有的博弈与赌博。激动人心,春心荡漾。

白人问题出现在了哪?

曰耳又

那么我何时开始在意种族这件事?可能因为高中时发生了一件震撼三观的事。老师中很多属于不婚主义。稀有的是,有一对夫妻教师,女的来自美国,教数学;男的来自英国,教电脑课。英国男老师留长发,骑摩托,据他说在北京拿摩托证相当费劲。女的某一天决定自己爱上了经济学和知识论的男老师。

伊斯兰世界·窃窃私语

曰耳又

与此同时,阿联酋执政者学习如何管理文化冲突。(底层)劳作的人也可以合理化一些额外的付出,比如很方便去麦加或者发布虚荣视频炫富;算是双赢。但美国普通人在金融危机之前不晓得自己“落后”。部分有钱有势的沙特继续利用美国人民的无知,在美国进行一种方式的洗钱,在阿联酋洗另外一种钱,美其名曰 Islamic finance。

南亚伊斯兰教及父权制

曰耳又

<<Jinnealogy>>一书涉及当今时代跨文化关系:时间、伊斯兰教和生态思想,无论是横向还是纵向。其方法论包括通过记述民族志,探索南亚一些的重要遗址。作者Taneja认为,Firoz Shah Kotla 等热门遗迹中的人与精灵关系告诉我们:“伊斯兰教...

嫩花巷子小贝勒

曰耳又

小贝勒不打仗,在嫩花巷子里主要负责吃喝玩乐,以及带着非洲各国甚至全球的男游客吃喝玩乐。偶尔也有像我这样的女游客,更是把自己的舞蹈技艺也用上来讨好。我和他因为他的哥们邀请路过的我到店前喝咖啡,之后顺理成章地相遇。

我的外婆

曰耳又

因为外婆这一代大陆女性,我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即便体制整体在走向历史虚无主义,大陆女性权益常常落空,但从外婆的身上能看到女性在大时代中所需要的小幸福。

聲の形

曰耳又

当时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骄傲,后来看了动画片《聲の形》,也是关于有听力障碍的人如何和普通人做朋友、玩在一起的坎坷。我简直就是片里的那个男主角,觉得很牛气,但也看不到自己的缺陷,到最后做事太极端导致社交也有障碍。而有听力障碍的姑娘不希望被解救,她只是想要朋友。

美丽的华人

曰耳又

以前的我,被西方自由主义气氛熏陶后,也希望帮助“低端人口”成为更好的人。疫情期间也曾偶尔为那些接连倒闭的中餐馆感到忧心。可是也慢慢看到,那些帮助中餐馆的人也有自己的目的。

我的师兄

曰耳又

协作与双赢

亲历黑命攸关与美国枪支文化

曰耳又

白人男子后来上门道歉,说自己是不小心打的,还保证要修复墙壁。他住的地方是街角,房子的另一侧是便衣们会使用的大街。被子弹打中的墙,他修了一半,修不下去了,选择把自己check in到戒毒所。上一辈人的Facebook没有记录他进戒毒所的后续,只是叙述中强调自己的不安情绪以及人遇事不应该激化矛盾的基本主题。

变现

曰耳又

一些人的成败真的不完全是靠干努力, 还需要跨越自己的限制。

小琵琶,小qanun

曰耳又

有人说丝不如竹,竹不如肉,唱得远比说得好听。

回顾世纪初以来的北京音乐

曰耳又

从那时开始,不同于主流mandopop的音乐的“产业蛋糕”整体变大了。GALA也确实达到了他们当时的一个愿望:喜欢音乐的人更多,世界更加斑斓。一个在美国长居多年的北京阿姨居然给我看了“国风音乐人”霍尊的视频,让我深受启发。音乐的创新没有因为我的离去而停止转动。阿姨也称赞他的坚持:不接受公司的指挥,有自己审美与底线。

开罗看车人

曰耳又

对较新的地段位于一座岛上,名为Zamalek。画廊遍地,艺术家随处可见,是很多埃及文艺青年喜爱的游乐场所。但风格属于当代艺术;与手工艺品没什么直接交流,像是一种文化“双轨制”。我第一次和别人提到我会去看画廊的时候,那人直接问我,你会去那里喝酒吗?可想而知,“那边”对于“这边”老开罗人来说是更“世俗化”的。

牺牲

曰耳又

看到网上的笑话,说:俊美的男子应该和二十几岁的貌美姑娘在一起,还是两套房子的富婆在一起?

美国国庆有感:记2016年投川普的孙氏

曰耳又

故事始出北京。上个世纪60年代,孙氏夫妻领养一女,孙氏。18岁时考上P大,成为邻里的骄傲。攻读理科。毕业与其对象刘氏回家。刘氏没有北京户口,孙氏父母对临将到来婚事感到非常心痛。孙母于是乎天天使唤刘氏,令其端茶倒水。孙氏曾与同学说起自己被领养的故事。

女性华工在非洲的灰色生活

曰耳又

旅居非洲的见闻 并非亲历

非洲灰色经济发展略考

曰耳又

在非洲旅行数月, 我得知拥有这样的技术和自由拍摄空间的人屈指可数。可这并没有妨碍我了解当地的性工作产业。

雕塑与行为,艺术的代价——Ana Mendieta

曰耳又

罗马之于美洲大地被殖民的历史,Ana Mendieta不可能不知道。她读书很广泛,涉及人类学和前现代文明。而她获得这个经费的原因,或许也和她的拉丁化的名字有关。她可能没想到,美洲感到她背叛了“母亲”。

印度学与启蒙主义(三)

曰耳又

现如今,人体的价值通过基因和器官移植等手术已经可以很顺利地等价交换。虽然很多人会道貌岸然地抨击当下的局势,但这类技术并不会被全盘禁止。一位美国女科学家坦言说,现在需要提问的已经不是(基因克隆、人类基因编辑)会不会发生,而是什么时候发生。我所处的人文学界并不直接切入这类敏感话题,虽...

印度学与启蒙主义(二)

曰耳又

最近美国经常有关于种族与种性压迫相似性的讨论与对比。但很少有人说其实其他地方也有类似于种性但其中由于诸多历史原因,没有那么明显的自上而下的压迫。比如说,埃塞俄比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也不吃彼此煮过的熟食。诗人D. R. Nagaraj在1992年的时候写了一本对比甘地与不可接触者现代化之父Ambedkar的书。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