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126 

突然想要接纳孤独感的一个下午

TeaforTwo

“发现自己的旧相识选择了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这种体验,每个人都会有。

无题

TeaforTwo

I have got over you. 分手很久后,我终于有了这样的感觉。我知道有的爱情是一种本能。心理学上有个术语叫“移情”,transference。这个术语在中文里翻译得还不错,见字知意。这个词,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有人在第一眼见到另一个人之后,就立刻被吸引。

我在抖音上投放了人生第一支视频,并给它买了热度

TeaforTwo

4月21日,QuestMobile发布《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春季大报告》。报告指出, 2020年3月抖音月活跃用户数达到5.18亿,同比增长14.7%,月人均使用时长为1709分钟,同比增长72.5%。我也是抖音月活中的一员。在2018年以前,我还是一个对短视频的“奶头乐”嗤之...

特殊教育观察 | “老师,好烫。”

TeaforTwo

小白能感到那是一口滚水,并产生了生理性的保护反应——吐掉它的冲动。但他没有,他咽下那口水,眼泪汪汪地转过头,小声对我说:“老师,好烫。”上周日,我犯了工作以来第一个低级且可怕的错误。前几周,班上新来了一个小朋友。他刚上一年级,个子小小,白白净净,我叫他小白。

教育观察 | 为何温柔无用?

TeaforTwo

奇怪的是,温柔很多时候正是强大的代名词,有时却又是软弱的表现。周日晚上,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身为打工人的觉悟,我正收拾东西打算赶快回家。这时,老板突然走进教室,开始播放一节课程的教学录像。另一个同事接起一个电话:“外卖到了是吧,一共多少份?

小吴特殊教育观察 | 悲悯与偏见同在

TeaforTwo

上篇《找工作日记》记录了我在特殊儿童辅导中心的一次面试经历。面试结束后,我没有选择直接辞去在大学的行政工作,而是选择周六日在辅导中心兼职,并从此开始了一周工作七天的,昏天黑地的日子。辅导中心主要收两种孩子:ASD(自闭症症)和ADHD(注意力缺陷与多动障碍)。

找工作日记

TeaforTwo

前几周,我去上海一个叫做“小海豚注意力训练中心”的机构面试心理咨询助理的职位。作为刚毕业的学生,我的信心和锐气都在一场场面试中被消磨殆尽了。有时会埋怨自己如何如何在大学时不够努力,但我同时也觉得,玩耍的时光是值得珍惜的。可我也不是每一天都在谈恋爱、喝酒,和朋友谈心。

我的一个中国

TeaforTwo

今天的阳光特别好。下午我出门是时,发现楼下的空地上多出了一个小花园,也不知道是哪家搭出来的。四周用木桩围成一个近圆形,种了好几盆玫瑰。很美、很有心思,那一瞬间我觉得生活很安逸,安逸到容得下这些花花草草。楼下多出来的小花园 我在街上走了没一会儿,手机就叮咚响起,是新闻推送:湖南有商...

与众不同的后浪 | 精神病院儿童病房的孩子们

TeaforTwo

2019年,我在精神病院实习。昨天是5月4日青年节,我们都看到了b站讲给中年人、歌颂新时代的《后浪》。这部片子说的是这一代年轻人,让我回忆起我在精卫中心封闭儿童病房(10~17岁青少年居多)里的所见所闻,觉得很感慨。第一天进病房时,我对那里充满了好奇。

心理学系的一二三事-如何挑选合适的咨询师?

TeaforTwo

我想要写一个系列,与各位分享心理学系的大小事。还请大家多多拍手点赞,我会继续放送来自这个科系的神奇经历。第一篇想要教各位如何挑选合适的咨询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服务提供方的处境。我们学校心理学系有几种人出现的频率比一般科系高:长头发的男生、gay、lesbian、抑郁症患者以及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