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白

粗通汉语,英语,法语,精通呓语

论“人血馒头“一词

發布於

我对譚惠芸這篇悼文之质疑似乎引起了社区内许多成员的争论,争论焦点和内容都有许多许多。限于时间,我希望在这里展示其中最为尖锐的一个:“人血馒头”究竟作何解?

1.两类观点

港台的朋友听见该词纷纷表示不解,坚持认为“人血馒头”应该做本意理解,用维基百科的话来概括就是:

“革命者流血牺牲而不获群众理解,他们的鲜血反被无知迷信的人做成人血馒头去医治痨病。”

这类观点,@Bun此文有更加详细的描述。

但是,一个词语是有发展过程的。在内地互联网,“人血馒头”一词已被广泛用于谴责“以人命为工具进行利己活动”的行为,例如互联网公司百度在魏则西事件后,屡次被网民指责”吃人血馒头”(见图);最新事件是,这种用法被用于指责利用崔雪莉自杀事件炒作以获取流量的自媒体。

读者可自行搜索”百度 人血馒头“


此类用法已被维基百科收录。

受该文影响,利用他人的不幸来使自己获利的行为被称为“吃人血馒头”

2.语言是如何发展的?

很明显,“人血馒头”的后一种用法是有大众热度支撑的,但@Bun认为“「中文互聯網廣泛使用」不是真理。就算中文互聯網廣泛認為一加一等於三,說一億次也不會讓此命題為真。”

问题来了,语言的新含义是如何发展出来的?难道冥冥之中有一套真理指示着词语变化吗?当然不是。据笔者了解,语言发展除了“说不清、道不明”的自然演变之外,确实存在某些机构进行人为规范与干预,例如法兰西学术院(Académie française)一贯坚持法语的纯正性,在CD-ROM通行全球的情况下,造出法语词cédérom。但毫无疑问的是,语言发展始终以自然演变的力量为主,因此“人血馒头”的新用法既然有大众使用,这种新用法再实然意义上就已成为该词的一种内涵。

3.“人血馒头”的新用法违背了鲁迅原意吗?

并没有。“人血馒头”的原用法固然着眼于斥责冷漠群众、歌颂革命,但这一切之出发点都在于革命者的牺牲,在于一条鲜活生命的消逝。新用法依然围绕着生命,从人本主义角度发展了“人血馒头”一词:生命就是生命,它本身就是目的,不应该成为任何一种谋求利益的手段。百度卖血友病吧是这样;利用名人自杀进行炒作、获取流量是这样;利用对周同学身故的悼念这类朴素情感做政治动员、将人之常情转化为导向警察的负面public sentiment,进一步煽动派别仇恨、破坏公共理性,也是这样。

文化是持续演变的,承载文化的词语自然也在演变。民国时期创造的名词,延续至今,在时间的淘洗中脱去了,或者说是超越了原先的语境、意义升华至更高层面,其实是鲁迅作品生命力之旺盛的体现。就像孔子的《论语》等经典在后世不断受各代儒者批注、解读,孔子那一时期的具体历史语境被化解,最后衍生出几乎完全不同的宋明理学;如果秉持原教旨立场,拒绝对词语以及词语所承载之文化进行任何新解读——它其实没有生命力了,无须任何讨论。

4.一些启示

促使我写下该文的是@張潔平香港,一場不明不白的死亡(修改版)的评论:


於是我們在各自的世界裡越陷越深——這幾乎是一場內戰,而每個人都在經歷著截然不同的經驗。

我们之间的沟通隔阂似乎如此之大,已经大到不经摩擦与反思就不自知的程度。就像关于周同学身故的看法里,身处内地的我们所使用的“人血馒头”一词挑起了如此激烈的情绪,而这类情绪淹没了更有价值的讨论。

但是,无论如何,理性的沟通交流总是正确的方向,而matters社区一定是其中的一份积极力量。

安息吧!天國不用抗爭

人血饅頭出世百年後,已經被泡到連劊子手都不認得了

香港吃人血馒头进行时。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