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白

粗通汉语,英语,法语,精通呓语

悲观的想法:我们根本不能好好对话

好吧这又是一则政治话题帖子

根据是否亲中来做立场划分,墙外社区的意见几乎势同水火,于是很多人在问”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对话“。如果“好好对话”的定义是不骂脏话,那确实值得研究——比如磨练沟通技巧啦,修身养性啦。但这种无法调和的立场,从根本上说,我想并不能被沟通技艺所化解,因为它是被各自所认同的利益所决定的。

换言之,两方的利益冲突已经大到无法调和的地方,是存在性的(existential),本质上是”你死我活“的。

写这贴是在思考内地和香港的撕裂,究竟是应该更多归因于微观层面各派势力的操作失误(比如修例),还是中西方对抗的大势所趋,后来仔细想想,恐怕还是后者。

习近平上台之前,西方普遍认为加入全球市场经济会催生中国内部的资产阶级,继而引发民主运动,但这一点迄今为止是被证伪了,引发“中国崩溃论”和”中国威胁论”比翼齐飞的奇观:前者说中国因为没有西式制度,迟早要完;后者又说中国要用邪恶力量侵吞世界了。问题是,中国都要完蛋了,哪来的本领侵吞世界?

这种证伪还对这种普世思维产生了威胁——没有民主制度居然也行。香港作为自由世界在中国的前哨,之前对中国内地是一种带着同胞温情的理解:“虽然你现在很落后,但我们是同胞,你会变得和我一样发达”。可证伪一旦成立,西方的反应是围堵和打压,那么自我定位为西方的香港身处中国前,太近、太小,反应自然是”Hong Kong is not China“,翻译一下就是”啊你不要过来“。在这种对抗模式下,香港不会从中国的强大之中获得一丝一毫的喜悦,感受到的反而是一种存在性(existential)的危机。这种危机不是复杂政治斡旋能够根本化解的,但确实能够被愚蠢的政治操作激化(比如修例),或者持续恶化;对于中国内地而言,中东、东欧转型失败尸骨未寒,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又脏又乱还差,最近的政治改革似乎还是在学习中国的威权模式(尽管民主传统太深厚,导致很难学成,详见Modi thinks he is Xi Jinping, but protests show India is not China),因此和平演变无异于将整个国家和民族推下深渊,这远比特权阶级、毒奶粉、华为251这些体制阴暗面要重要的多。

用大白话说,这已经进入了”你死我活“的对抗,这种对抗在实力见明显分晓之前,本质无解。

不过,这意味着沟通显得没有必要了么?我觉得也未必。尽管陷入对抗,但从对方的视角里,双方都能看见各自的阴暗面(尽管很多时候都有攻讦式的夸张),这又无异于是有利于自我反省的。

唉,看吧,看吧。同是中国人,同是华人,就这么陷入生死存亡的利益博弈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