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白

粗通汉语,英语,法语,精通呓语

宗教灭绝与信仰自由:极端思潮的殊荣同归

新疆问题最近被讨论得很多,墙内外有两种取向的极端思潮很是相映成趣

墙内的是恐穆派。对于伊斯兰教的不满情绪在内地互联网事实上已是心照不宣的基调,而恐穆派则意图将这种情绪推向极端,而官方反制措施可参考百度搜索引擎对“伊法治国”、“畜穆惊心”等关键词进行搜索限制。总之,这群人想把“恐怖袭击”与“灭教”绑定在一起,认为解决恐袭的最终方案就是对伊斯兰教进行宗教灭绝。

墙外的是恐共派。去极端化措施确实有自由主义原则,但在提不出解决恐袭问题与新疆发展问题之alternative的情况下却又为了批评而批评,将“去极端化”与“灭教”绑定在一起,认为对信仰自由的去极端化干预都是一种宗教灭绝的体现。

纽约时报的曝光在内地的圈子其实并未掀起多大波澜,毕竟大家的mindset不同,信息关注点也不一样。例如这段信息其实恰恰说明中共解决问题的导向并不极端化。

《纽约时报》继续指出,习近平讲话中有几段话令人惊讶,他对官员们说,不要歧视维族人,要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权利。他警告说,不要对维族人和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汉族人之间自然存在的摩擦做过度反应,并拒绝了想在中国彻底消灭伊斯兰教的提议。

在与社区成员讨论的时候,@DING对此提出异议,认为共产党就是要灭绝伊斯兰教,论据如下

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国家民委副主任汪锋:「为什麽提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呢?这一条是不能丢的这一条是我国宪法规定了的,有了这一条,就使反革命分子不能说我们消灭宗教我们就主动。」
青海省委统战部长冀春光:「我们一再强调全面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强调加强宗教工作只是为了争取信教群众和逐步限制以至最后消灭宗教」。
来源是已解密的官方文档:<彻底肃清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张国声同志在统战工作上右倾投降主义的思巴想影响,坚决贯彻党的统一战线工作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针!>《民族宗教工作文汇集1949-1959》,页432。

不过,非常有意思的是,这本已解密的“《民族宗教工作文汇集1949-1959》”无法被证明是正式出版物,搜索引擎抓取到关键词反而都是来自法轮功色彩网站对这本书的引用。

最后倒是搜出了豆瓣对这本书的扒皮

值得我注意确实他里面内容似乎来自《民族宗教工作文件汇集1949-59》这样一本似乎是政府文件的书 这十分值得我奇怪 于是检索了一下 这本书在中国知网和谷歌学术以及国家图书馆馆藏中都搜索不到 (大意的开始) 于是当时判断这本书并不存在 好玩的是其中几段在检索后都来自这样一本书《1959 拉萨!》
这本书非常神奇 如何神奇我之后会介绍一下 尤其是这本书并不是官方文件 而只是一个叛国红二代写的zd洗地书 只出现在09年后的轮子运营的网站 对于一个国家历史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本文倒不是在于为正在新疆发生的事情摇旗呐喊,认为“怀柔手段”失败,就应该走“强硬路线”,例如前莎車縣委書記王勇智提到的。复杂问题的解决方案不应该被简化为“怀柔”或“强硬”,我更愿意将其归因为“经济决定论”思维的转型。习之前的中共,无论对疆还是对港都有这么一种思维,那就是“经济发展就万事大吉”,这其实是秉承了内地改革开放以来的一贯思路——政治合法性来源于绩效。只是新疆和香港都有各自的特殊性,经济以外的问题多之又多。如果只看经济,甚至是将所谓的经济简化为“GDP数字”,忽视收入分配等一系列微观因素,更忽略了经济之外的一系列意识形态因素,最后只会导向“管制失灵”,于是我们就能看见新疆暴恐与香港内乱。这种根源于“经济决定论”的管制失灵,因为“管的少”,看起来自然是怀柔的;而积极管制的导向,因为涉及的层面必然更加宏大复杂,也就容易被视为强硬。

最后的最后,这篇水文的最终目的在于宣扬:“少谈些主义,多解决问题。”当然,这不是说“提不出alternative就闭嘴”。只是,如果是真心维护信仰自由,真心为了新疆同胞的福祉,又何必走极端呢?

前莎車縣委書記王勇智

新疆漢人談新疆集中營

評《新疆漢人談新疆集中營》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