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7 篇作品累積創作 76659 
楚天白

有民主及言论自由很可贵,但面对批评选择拉黑才是可笑

其实通常而言,我不是很喜欢理会这种字里行间都是意识形态的作者(如下图)。因为我100%确信写出这种东西的人,如果生在大陆,一定会成为帝吧出征的一员;生在美国加州就是ANTIFA的先锋,生在美国德州就是持枪抗议的大红脖。

楚天白

科学与政治:新冠疫情的医学科学反思

编前语:这是一份《科学哲学》的课程访谈,围绕着“科学家/医生/公共卫生官员的职责边界”,对医学科学在疫情中的贡献与不足进行反思。尤其关注医学与政治的纠缠,涉及的事例包括武汉地方当局在疫情初期瞒报、美国CDC长期指示无需戴口罩等等。访谈报告要求1500字以上,可能是身边同学都很健谈,全部加起来差不多接近8000字了。

楚天白

谈谈国徽,以及国徽背后的情感

最近香港要立国安法。除了大字报式的檄文,matters里有一种很受共鸣的论调:在5、6月份我会尽力向身边的朋友解释运动的来龙去脉,但国徽泼墨之后我又感觉自己像吞了块屎一般,10月之后我就开始装聋作哑,直到matters上...

楚天白

反修例反出了个国家安全法

Two Sessions 2020: Beijing will announce resolution for national security legislation for Hong Kong to proscribe secession, foreign interfer...

楚天白

动动手,你也可以验证中国疫情数据是否可信

事情是这样,matters之前有篇文章在论证中国的疫情数据“完全不可信”。虽然评论区有人说作者的论证方法就是搞JB笑,但毕竟咱也不大了解各种炫酷的模型参数,所以咱也不敢吱声。而现在我之所以敢写这篇文章做驳论,也是因为我自己动手简单算了一个反驳点出来。

楚天白

他们说我是小粉红、公知、极左、新纳粹,所以我是谁?

我认为,如果说武汉和中国要为全球疫情负责,只能说明这两者是美国抗疫不力、内部党争甩锅的受害者。他们说我是小粉红。我认为中国大陆的防火墙终究是要倒塌的,温室里养不出参天大树。他们说我是公知 我支持中大学姐岳昕在深圳为工人维权。他们说我是极左;还有人说我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被境外势力蒙...

楚天白

生命的现场:从清零到解封,我的武汉见闻

编前语:武汉解封将近半个月,整个中国也渐渐复苏。除了冰冷的统计数字、治理能力反思与公共卫生教训,疫情总要给人们的生活留下一些感性的记忆。官方的标准化宏大叙事令人疲惫,一些自诩为自由派的笔者也无法克制地在个人见闻里掺进同样令人疲惫的普世价值。

楚天白

没有人比方方更懂人类命运共同体

编者按:转载文,出自公众号2020倒数日记。与之前套用方方视角针砭美国时事的诙谐恶搞文不同,这篇文章代表了我个人与身边年轻朋友对方方最真实的看法。学业繁忙,无笔力撰文自述,遇见自认为好的文章也就转来看看,给大家参考吧1作...

楚天白

如果“美国舰长被解职”发生在解放军内部会如何?

最近出了一档事:美国海军中的一名舰长,因为曝光舰上的感染状况,而一度遭到海军部的解职。为了看看matters里的自由派朋友会如何解读这事,我转了一篇与方方日记神韵相通的文:吹哨人遭迫害-你们是否听到了人民的怒吼。目前看到的解读,一共有两类 一类是学理型的解读,个人从其中收获很多。

楚天白

吹哨人遭迫害!你们是否听到了人民的怒吼!

我来了。我是芳芳·菲克纽斯 。这是我的美国疫情日记 第七篇 当下的美国,如同一艘泰坦尼克号。沉没,是她唯一的宿命了。没救了。我为何这样说?因为一个国家是否还有希望,要看他是如何对待最底层的人民,以及如何对待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