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0 篇作品累積創作 78005 

域外观察者的魔咒:或是纵情去爱,或是纵情去恨

楚天白

看见一段非常有洞见的想法,觉得对新疆问题的讨论很有启发性 莱茵行宫伯爵的想法 - 知乎最近认识了一位在华的厄瓜多尔左翼人士,对中国爱的深沉,他接受过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采访,在节目当中还称赞了连花清瘟胶囊。他的朋友圈封面是玻利瓦尔,内容除了日常生活,主要就是对中国文化以及中拉交往的肯定。

三年以来的政治倾向变化

楚天白

老红脖竟是我自己.jpg三年前现在感觉整体上还是更左了,中间地带更多了,但民族主义层面着实是大幅增长了(都怪美国人整天挖灯塔,一定是美国人的锅)

所谓的“武汉肺炎”:美国人如何看待以地名命名病毒

楚天白

最近读病毒学的一些书,看到有种病毒叫做「辛诺柏病毒」(Sin Nombre),会引发流感症状,并造成肺部感染,死亡率也很高,初期时高达70%,目前仍然有35%。但让我产生兴趣的是这个描述——这个病毒一开始并不是叫做「 Sin Nombre Virus」,而是「四角病毒」,来自美国...

有民主及言论自由很可贵,但面对批评选择拉黑才是可笑

楚天白

其实通常而言,我不是很喜欢理会这种字里行间都是意识形态的作者(如下图)。因为我100%确信写出这种东西的人,如果生在大陆,一定会成为帝吧出征的一员;生在美国加州就是ANTIFA的先锋,生在美国德州就是持枪抗议的大红脖。很喜欢@伙们 的评论:我没来过贵国,也正是因为不了解贵国,...

科学与政治:新冠疫情的医学科学反思

楚天白

编前语:这是一份《科学哲学》的课程访谈,围绕着“科学家/医生/公共卫生官员的职责边界”,对医学科学在疫情中的贡献与不足进行反思。尤其关注医学与政治的纠缠,涉及的事例包括武汉地方当局在疫情初期瞒报、美国CDC长期指示无需戴口罩等等。访谈报告要求1500字以上,可能是身边同学都很健谈,全部加起来差不多接近8000字了。

谈谈国徽,以及国徽背后的情感

楚天白

最近香港要立国安法。除了大字报式的檄文,matters里有一种很受共鸣的论调:在5、6月份我会尽力向身边的朋友解释运动的来龙去脉,但国徽泼墨之后我又感觉自己像吞了块屎一般,10月之后我就开始装聋作哑,直到matters上我也是这样,有时我会表现得像个小粉红替共产党辩护,有时我又会...

反修例反出了个国家安全法

楚天白

Two Sessions 2020: Beijing will announce resolution for national security legislation for Hong Kong to proscribe secession, foreign interfer...

动动手,你也可以验证中国疫情数据是否可信

楚天白

事情是这样,matters之前有篇文章在论证中国的疫情数据“完全不可信”。虽然评论区有人说作者的论证方法就是搞JB笑,但毕竟咱也不大了解各种炫酷的模型参数,所以咱也不敢吱声。而现在我之所以敢写这篇文章做驳论,也是因为我自己动手简单算了一个反驳点出来。

他们说我是小粉红、公知、极左、新纳粹,所以我是谁?

楚天白

我认为,如果说武汉和中国要为全球疫情负责,只能说明这两者是美国抗疫不力、内部党争甩锅的受害者。他们说我是小粉红。我认为中国大陆的防火墙终究是要倒塌的,温室里养不出参天大树。他们说我是公知 我支持中大学姐岳昕在深圳为工人维权。他们说我是极左;还有人说我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被境外势力蒙...

生命的现场:从清零到解封,我的武汉见闻

楚天白

编前语:武汉解封将近半个月,整个中国也渐渐复苏。除了冰冷的统计数字、治理能力反思与公共卫生教训,疫情总要给人们的生活留下一些感性的记忆。官方的标准化宏大叙事令人疲惫,一些自诩为自由派的笔者也无法克制地在个人见闻里掺进同样令人疲惫的普世价值。

没有人比方方更懂人类命运共同体

楚天白

编者按:转载文,出自公众号2020倒数日记。与之前套用方方视角针砭美国时事的诙谐恶搞文不同,这篇文章代表了我个人与身边年轻朋友对方方最真实的看法。学业繁忙,无笔力撰文自述,遇见自认为好的文章也就转来看看,给大家参考吧1作为公众号第一篇正式文章,不是什么宏大叙事,而是从讨论方方开始,虽然没有美感,但是相当应景。

如果“美国舰长被解职”发生在解放军内部会如何?

楚天白

最近出了一档事:美国海军中的一名舰长,因为曝光舰上的感染状况,而一度遭到海军部的解职。为了看看matters里的自由派朋友会如何解读这事,我转了一篇与方方日记神韵相通的文:吹哨人遭迫害-你们是否听到了人民的怒吼。目前看到的解读,一共有两类 一类是学理型的解读,个人从其中收获很多。

吹哨人遭迫害!你们是否听到了人民的怒吼!

楚天白

我来了。我是芳芳·菲克纽斯 。这是我的美国疫情日记 第七篇 当下的美国,如同一艘泰坦尼克号。沉没,是她唯一的宿命了。没救了。我为何这样说?因为一个国家是否还有希望,要看他是如何对待最底层的人民,以及如何对待英雄。那么这个国家是如何对待这个国家底层的流浪汉们呢?

疫情之下,国际民间舆论对中国的态度总结

楚天白

转自知乎,欢迎补充国际舆情共识:中国人乱吃东西搞出病毒,把我们害惨了!温和派真君子流:病毒面前,天下一家。即便是中国人搞出来的,大家也不要怪他。温和派伪君子流:没错,中国人搞出了病毒,中国人把大家坑惨了。但是恨是放在心里的,不是放在嘴上。不可以说中国病毒哦,这是种族主义!

芳芳的美国疫情日记

楚天白

美国疫情日记 第二篇 作者:芳芳·菲克纽斯 今天的纽约是空城一座。天气不见转暖的迹象,透着刺骨的阴冷。今天一位护士朋友发来一张照片,我吓得不敢打开它看: 护士朋友近乎崩溃地哭着对我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人的尸体被装进尸体袋中,草草地扔进冷藏车。

反对双标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支持平等与多元

楚天白

之前有篇文章”当普世价值沦为双重标准“收获了一定的讨论热度。在讨论中,我发现了一些更有价值的观点,在此稍作整理,或许能够稍微补充这篇看着爽、实际不是特别完善的杂谈。(1)结合具体议题“群体免疫”预计感染60%的英国人口,按照1%的死亡率来算也是天文数字。

当普世价值沦为双重标准

楚天白

批判型公知视角总是充满着对个体的关怀,例如:“1%的死亡率对于个体而言,就是100%”“我不在乎群体免疫,我只在乎小民安危”“国情或许有所不同,但对生命与人权的尊重要求永远相同”然而我看见大多数平时持这种视角的媒体在英国采用“群体免疫”政策时并没有用一如既往的公知视角去评判,而是...

国际公卫专家困惑:武汉肺炎英文论文又快又多,可为什么没用于疫情控制?

楚天白

采访 邸利会(知识分子主笔) 受访 张作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资深终身教授)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诗酒会” ● ● ● 公共卫生是 “通过社会的有组织努力来预防疾病,延长寿命和促进健康的艺术和科学”(Acheson,1988;WHO)。

是谁在意淫要台湾输出口罩了?

楚天白

很久不上matters,翻了几篇口罩争议帖,核心议题都是“台湾的口罩自己都不够用,需要保障内需。”:報告兩岸同胞-這裡沒有口罩!;要台灣賣口罩給中國,你知道台灣過去都還要跟中國買嗎?这么浅显的道理显然是无法引发争议的。毕竟满足内需乃是天经地义。

在香港街头说普通话被路人谩骂之后

楚天白

前几天考完试,去香港转了一圈。在历史博物馆门前的小广场休息聊天的时候,突然有个中年人操着粤语向我们骂骂咧咧了起来。当时我没反应过来,只感觉到他的神色非常不友善。后来女友一脸无奈地向我翻译,他叫我们翻大陆,说博物馆只要10港币的门票是给大陆人福利,没有香港,大陆早就完蛋了。

孙中山先生看见今日之国民党,会开心吗?

楚天白

国民党败选,@用爱心说诚实话评论说:“孙中山应该很开心,因为他的梦想在台湾实现了,孙中山先生的梦想可不是国民党万寿无疆。” 那个年代,民族的救亡图存和民主交织在一起,国父搞“三民主义”不代表他就将民主置于民族之前 比如他为了北伐统一大业,手起刀落,拉拢军阀干掉了湖南省的联省自...

为什么中国模式与中共无关

楚天白

@DrunkenMarxist启发了我很多思考,这些思考大概可以独立开文了,就有了此文。什么是中国模式呢?我想可以简要概况为“集中力量办大事”/“以威权换效率” 这套模式契合的是中国几千年来的文明传统,与中共无关。甚至可以说,中共之所以能将国民党取而代之,就是因为中共契合了中...

戒烟、意志薄弱与自我欺骗

楚天白

从哲学角度阐述戒烟的小文章,或许能为想戒烟的朋友提供一些启发1. 引言戒烟通常是一个医学、心理学与社会学相关的话题,但其背后的哲学预设也不可忽视——自我与自由意志。吸烟是一个与人性、与自我深度交融的活动,以至于吸烟本身构成了自我的一部分,因此戒烟便成了剥离旧的自我、创造新的自我的挑战,也是对人性本身的挑战。

悲观的想法:我们根本不能好好对话

楚天白

好吧这又是一则政治话题帖子 根据是否亲中来做立场划分,墙外社区的意见几乎势同水火,于是很多人在问”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对话“。如果“好好对话”的定义是不骂脏话,那确实值得研究——比如磨练沟通技巧啦,修身养性啦。但这种无法调和的立场,从根本上说,我想并不能被沟通技艺所化解,因为它是被各自所认同的利益所决定的。

韦伯、马克思与现代性:《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书评

楚天白

其实这是一份作业。唉,只有在作业要求的硬性规定之下,才会认真读书、做笔记、写写书评。既是分享,也希望多多讨论和指正吧。1.内容概述 该书致力于研究禁欲主义的新教伦理如何通过影响经济伦理而促进资本主义的诞生。全书开头的导论部分首先指出了资本主义劳动组织方式的核心特点是“...

纳粹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

楚天白

将近一百年过去,纳粹德国的历史细节在大众脑海里逐渐模糊,但作为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符号却仍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不同阵营各取所需。作为符号的纳粹真是人类的宝贵遗产啊(滑稽)

灯塔黯淡了:从“圣母不是针对你”看普世价值的衰退

楚天白

@DrunkenMarxist马兄的一篇文章很能扩展视野:昂山素姬, 羅興亞人, 新疆, 克什米爾, 聖母不是針對你,列举了一系列有违普世价值的案例。依我的理解,是借以论证美国对新疆、香港的干预是出于维护普世价值的需求。不过,我的思考是:真正的白左圣母是人类的宝贵财富,也值得敬佩。

“与建制派划清界限”的自我剖析

楚天白

开这帖的直接动机是@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同志的天马行空谈文革提到了我,认为我之前“内地同胞应该与香港建制派划清界限“这篇文过早定论,有些悲观。因此想专门谈一谈“割席论”的预设,相当于做一个自我剖析 预设1:决定大政方针是分层的——决策精英、市井小民。

抗议之花即将结出果实

楚天白

六月以来的抗议示威已经持续半年。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背景使“无组织示威”成为可能,示威者成功"Be water";香港的特殊背景则催生了黄营内部的“不割席”共识,用共同的意识形态立场消解一切分歧。这两个特点使运动获得了极大的动能(大规模集结)与势能(经久不衰)。

从华为事件看到更多

楚天白

此标题是回应一篇口水文:从茂名游行看到更多 为什么说这篇是口水文?虽然事件时效性强,但叙事角度实在是老生常谈:抓住大陆发展模式所必然产生的一个阴暗面(决策机制不够民主,媒体不够透明,警察执法缺少问责 etc.)所导致的个体福祉被迫牺牲于集体利益,进而将某个具体议题扩大化,攻击大陆的发展模式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