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红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夏至日,阿红的一些思考和醒悟

2020年5月27日摄于北京

五月底,在全国疫情即将过去的日子,去年年底从百度辞职的湖南舍友再返京,清理自己在京几年的物品,人际关系,以及些许的记忆碎片。

好家伙,刚来没几日,北京新发地疫情反复,我这位舍友像是被困住,逃走不了了。他倒心态好,“我这时候进京,有种1911年进宫当公公,1949年加入国民党的味道”……我们笑笑便作罢。

午间一起吃饭,他说很快要去新加坡,可能这一别便是永别了。我笑笑,等我有机会去跑新加坡马拉松,或许还有谋面的机会,只是中不中签,就难说了。

他便赞许我,几句。恰到好处。

我们吃完饭,刷碗,便各自午休。

我犹记得,2020年1月10日,在与同事同乘地铁时聊到,每个人只能陪同另外一人走那么一段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使命要去完成,万不可强求自己与别人多走一片刻,也大可不必因为某人的离开,肝肠寸断。

硬着头皮,去走那些你选择的路。自是成年人,便有责任,有义务,承担,负责,不管筚路蓝缕,还是彳亍独行,自是历史的必然。

时值2020年,北半球日照最长的一天,在经历四五月份的些许挣扎后,我再次又返回来到matters,或许这里的社区气氛有些微变化,也许是我内心评判的价值取向发生了变化……都没事,我觉着,回来就好。

经历过疫情,我们也算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了不是。

我工作因接触财经商业和科技公司较多些,最近京东和网易赴港二次上市,美团点评市值超过万亿港元,拼多多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创始人黄峥财富仅次于马化腾和马云……商业故事里的斗争,研究起来或许更有意思。

收集资料的时候,看美团创始人王兴在与张鹏、陆向谦对话聊天时,都讲到一个趣事,“清华大学的老乡会上,我问学长学姐人生的意义是什么?”,除了引来一阵尴尬的哄笑之外,那种成大事者的气质油然而生,或许他这样的人,就因为如此简单的行为举动,就足以看出,格局二字。

黄峥自不必说,好的技术能力给了他结识后来网易创始人丁磊的机会,后续成为段永平门徒,与巴菲特共进午餐……都是能力加身。有次偶然机会注意到黄峥的个人微信公众号,其谈到关于经济,关于资本和保险的说法,真不应该是一个简单的技术男,所能够思考到的深度。

可能还有很多人,在成为王兴和黄峥的路上。

但在每一个人眼里,这个世界所呈现的精彩与斑驳五彩之处,应该各不相同。有人灯红酒绿,酒池肉林;有人996,谋福报……疫情当前,少读一些新闻,毕竟那些虚伪的数字,造假成本那么低。倒不如多让内心宁静,去练拳击,去学驾驶,去走在路上,去写作,去厨房做菜,去父母姐妹家……人生何其短,正所谓热爱生命,珍爱生命,敬畏生命。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