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4 篇作品累積創作 53019 
阿红

疫情籠罩下,一家臨街小超市的命運

7月28日摄于北京国贸小区门口有一家草根“福万家”超市,最近日子不大好过。约莫是去年10月左右的样子,“福万家”还仅仅是一个面积不到十平米的“袖珍”超市,因为区位优势实在太好,小区北出口小铁门左拐十来米就是,买包烟、食盐或者啤酒,抑或是其他,都很方便。

68
阿红

似夢又非夢

近来精气神欠佳,好像是做梦多的缘故。说来可真是奇怪,夜不够长,我年纪也没到“上了年纪”的说法,梦倒不少做。昨夜甚至一梦串了仨。昨晚入夜酣睡,大概是凌晨四五点模样,梦到我们家那块平整好了的土地,十年前的模样。

阿红

虛情妄愛:我也曾一度在愛情中找回自信

2019年12月8日摄于海外感情事,总难与人说。心中千般念想,压着内心总是痛楚难当。无关对错,却总计较,时日固久,捎带内心平息些,妄念着公正写出平静的文字来。《红楼梦》只大概读过,尤其怜悯贾瑞,父母早亡,爷爷多以暴力对待,虽好色风流,但终因风月宝鉴而亡。

86
阿红

未曾想夢中又遇你

3月22日摄于北京望京多睡会觉,便能有机会多做那瞬间的梦。不开窗户,卧室闷热。开了,行人匆忙和轰着油门收垃圾的车交织着声音,断开了美梦的时长。分开月余,你虽常出现我眼前,也曾面面相对,纵有千般言语,终结总是无言与尴尬。

58
阿红

與我們截然不同的故事

5月24日摄于北京国贸在liker.social平台上,一个陌生的台湾男子,说了这样一段吐槽的话。“我想两岸的人,都有各自的生活轨迹,不是身在其中的人,很难述说是种什么感受。在台湾,我们很习惯于那种威力蛰伏在外的情绪,很...

阿红

在牛角尖上起舞

5月摄于“山城”重庆刚刚过去的七月前半,对于中国股市和股民来说,是个在未来多年以后,会被多次提起的日子。就像2015年一样,大盘屡创新高,随便一个人选支股票,蒙着眼都能赚钱。但,每次牛市来了,总有人赚到盆满钵满,总有人妻离子散,甚至跳楼身亡……从无例外。

阿红

觀影《喜喪》:有兒有孫子的,却沒個來看你的

《喜丧》剧照山东枣庄某村庄,泥巴房,一位84岁的老人。老伴走得早,独身一人拉扯六个孩子到大。儿女们各自成家都住进城里,独留她一人守在乡下。老人每天都会拜菩萨,保佑子女们平平安安。子们女平平安安,老人却因为得了脑血栓倒下了。

阿红

2020年過半:要一直放在心底,那些當時決定出發的原因

5月1日摄于山城重庆过去半年时间,疫情常伴左右。工作多了时间,生活多了口罩。当疫情完全没有要结束的当口,唯有一闪即逝的生命、用时间和健康换取的工作、最大的健康财富、良好储蓄习惯带来的平稳度过危机的能力,以及爱所爱的人才是重中之重。

28
阿红

寫在出生10000天的當口:還有勇氣從頭再來

宇宙大爆炸后,空间、时间开始有了维度,如此物体便有轨迹可循,开始有未来,有过去,有记忆。花儿有衰落,河水有涨有枯,运动生损耗,记忆生忘记。时间便有痕迹。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我们记着的,不小心忘记的,丢失的,紧紧握着的,都...

阿红

讓更多人用上Google,是我一個小小心願

3月15日摄于北京今早刷matters,看到朋友@steverdevin ,发布了一篇题为《为什么我拒绝使用百度》的文章。读罢,便引我回想起,于今年3月23日,Google退出中国之际,说服一位朋友使用上Google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