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每個人都會有不堪回首的髮型黑歷史

香港人趕著這兩天剪髮,因為理髮店星期四就暫時關閉,之後重開也要最少打一針才可以光顧。

道理說極都不通,市民心裡有數,今天就不說事情有多荒謬,我倒是想回憶一下關於剪髮這回事。

不知道我的讀者們,在多少歲時第一次去理髮店?是從小已到理髮店理髮,還是由父母操刀,剪成冬菇頭?

印象中,我直到高中後,才第一次到理髮店(!),之前都是由篤媽操刀,小時候是菇頭,後來留長頭髮後其實比菇頭更易剪,篤媽就是修剪一下長度,再為我剪一個平平的瀏海。不過這個平瀏海,有時篤媽也不知故意還是想等久一點再剪,間中就會把我的瀏海剪得極短,大約只蓋住三分一的額頭,為我留下了非常大的心理陰影面積。

不過小時家裡窮,而且同學都比較樸素,也不會嚷著要去理髮店,所以依然把命運交到篤媽手上。後來初中時,女生都流行「曱甴鬚」,就是兩邊幼幼的兩條長瀏海,那就好了,不用再怕把瀏海剪太短,加上上學都綁馬尾,所以很好打理。

後來到了高中,我找死地厭倦了自己的馬尾頭,跑去剪了個不及肩的髮型,那個年代沒有負離子直髮甚麼的,我的頭髮又天生有點曲,剪短後曲得更過份,形成了一個堪稱黑歷史的Ω頭。然而,歷史是沒有任何教育意義的,我的髮型黑歷史又豈只一宗?

後來上了大學,我多數都是綁馬尾,又或是戴帽(懶惰的人直到現在也喜歡戴帽),到大學畢業前去做了個負離子直髮,看起來才稍為時髦了點。

到開始出來工作,錢多了,身也痕了,染髮電曲都試一試。直到認識篤公那天,我頂著的就是一個他形容為「爆炸頭」的曲髮,那時還有新認識的人以為我是喜愛夜蒲一族呢!可想而知我又再自找了黑歷史。

在稍為吸收了教訓後,直到現在,我都是披著直長髮。頭髮曲了就買直髮膏回來自己弄直,有時無聊就自己剪剪瀏海(也有失手時啦,原來怪不了篤媽),後面的頭髮也是自己剪,試著也不是太難,還可以節省金錢和時間,另外就是可以避免上髮型屋。

其實我的性格就是不太喜歡跟陌生人打交道,上髮班屋如果遇上熱情的髮型師,有時候也是一陣尷尬。還記得有一次在髮型屋,職員邊為我洗髮時邊跟我說話,我慣性地張開眼看她,發現她的鼻孔正向著我,而且裡面有東西快要掉下來!然後我就駝鳥式地合上了眼,真正眼不見為淨。

不知大家又有沒有關於剪髮的有趣故事?

回憶起以前的髮型,既是想當年了,下一次就來寫寫有關記憶力的故事吧。


#篤姐生活 #剪髮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